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边城梦圆 水晏河清

——临沧推行河湖长制亮点工作走笔

伴着初冬的暖阳,驱车沿着崭新的二级公路在滇西南的大地上驰行,北回归线穿过的临沧坝子,三角梅开得正艳。蜿蜒流淌的南汀河,是临沧人民的“母亲河”,目之所及,两岸沙洲青青,丛竹婆娑,成群白鹭翱翔其间,仿佛一道流动的风景线,难以想象,“洪水浑流尧舜愁”曾是它的旧时写照。

为治理好“母亲河”,近年来,云南省临沧市围绕“建好堤、治好水、造好景”的总体思路,以城市防洪为重点,突出水环境整治,在保证河道行洪安全的前提下,打造河道水体景观,实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愿景。

南汀河的嬗变并非个例。自全面推行河长制工作以来,临沧在全市河湖库渠落实治理保护各项措施,并将其作为推进水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和抓手,如今,一幅水清河畅岸绿的美好画卷正在我国的滇西南边陲日渐呈现。

基层“河长治”力促水长清

每天,陈学锦的工作都从清晨的巡河开始。

“老陈,今天又这么早来巡河啦?”村民段朝青每天早上都会在送小孙女去幼儿园的路上遇见正在巡河的陈学锦。

五年前,陈学锦开始担任凤庆县勐佑镇勐佑村村支书兼主任一职,2017年6月,又成为乌马河的河长。乌马河是澜沧江一级支流罗闸河的分支,流经勐佑村河段长约4公里,是陈学锦的主要巡河辖区。

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老实巴交的陈学锦略显紧张,一个劲地抽着手里的水烟,当被问到“如何理解河长工作”时,一直话不多的他突然挺直腰板,操着浓重的滇西口音郑重答道:“河长就是要对河流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尽管平日村务繁忙,他仍坚持每天至少巡河一个来回。陈学锦说,村里居住在河两岸的百姓有112户,大伙的生活用水都来自这条河,因此自己肩上的担子不轻。

可当好河长并非易事。2017年枯水期,村民葛华在乌马河公共河道内的河滩上种植洋芋,将灌溉“肥水”直接排入河道,陈学锦发现后极力劝阻,但葛华表示,自己家中贫困,需种地维持生计,既然是公共区域,有地为何不让耕种?

陈学锦立马着手了解情况,几番沟通后,葛华终于答应将侵占河道的洋芋地迁出,接着,陈学锦又将其聘为村里的专职河道保洁员,不但解决了葛华家中的基本生活问题,也将“爱河护河人人有责”的理念深深植入了他的心中。

近年来,市民在主城区玉龙湖畔休闲散步时,发现河水变清了。“以前,沿村的河道大都被村民当成天然垃圾场,加上部分工厂排污,河水脏得不像话,现在连河里头的鱼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忙畔街道丙简村村支书周文华兴奋地说。

临翔区忙畔街道丙简村地处南汀河下游,离城区10多公里,周文华作为该村河长,责任辖区为沿村的3公里河道。每日巡完河,他都坚持以日记形式记录下辖区内河道的点滴变化。在周文华的日记里,详细记录着每天的巡河情况、处置措施,如遇到管理难题,他还会写上备注。“河道就在村委会旁边,我基本随时巡护,只要有垃圾,一定会第一时间清理。”周文华说。

“河长”不是官职,却肩负着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基层河长”不是何等大人物,却是让每条溪流华丽蜕变的背后“功臣”。

2389个乡镇级河长、3299个村级河长……如今在临沧,基层河长已成为一支治水护河的“主力军”。百姓们无不期盼着,能有更多像陈学锦、周文华这样的民间治水主体参与其中,让大美临沧的河更畅、水更清、岸更绿。

城中筑“绿岛”人水共相生

“这些年,临沧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了,城区里就可以看到各种珍稀鸟类,尤其在市中心的玉龙湖,还能看到成群的白鹭和黑天鹅……”如今,到玉龙湖畔看人工小岛上的白鹭在林间飞舞,赏黑天鹅在湖中嬉戏,已成为临沧市民茶余饭后休闲娱乐的首选。

玉龙湖公园,临沧市中心的核心景观,也是整个南汀河、西河两岸生态绿地建设的“龙头”,公园总占地404亩,其中水域占地200亩。园区内有广场、草坪、休息区、健康步道等齐备设施,还有黑天鹅、白鹭等珍稀动物在此安家。每到傍晚,周围市民们都会前来散步休憩,歌声、广场舞的乐曲声交相辉映,构成了玉龙湖公园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分。

然而,曾经的玉龙湖公园不过是临沧市北部一片荒草丛生的沼泽,因位于南汀河与西河的交汇处,加上并未采取科学有效治理,河道里的垃圾都聚集在此,俨然一座天然垃圾场。

2011年,临沧市委、市政府将改造此地列为改善民生的重大项目,明确了打造玉龙湖园区的建设项目,并要求在保证河道行洪安全的前提下,将水体景观与城市建设相融合,提升城市整体品位的同时,实现人水相融的生态美景。2012年7月,全临沧市民翘首企盼的玉龙湖公园终于竣工开园。

可建园容易,护园难。为守住城市中心这片“绿岛”,2016年起,临沧市以河(湖)长制为抓手,力推河湖专项整治,通过落实河湖“清四乱”专项整治、河(湖)长清河、水污染防治、入河排污口清理整治、“剿灭”黑臭水体等多项专项行动,为实现临沧“构筑生态高地”的发展目标打下了坚实基础。

不仅如此,记者日前漫步玉龙湖畔,还发现一处有趣景观,这便是被称为玉龙湖之“肺”的生物慢滤工程。只见呈阶梯式的水面上密密麻麻种满了睡莲、海白菜、菖蒲等绿色水生植物,乍看之下,与一块小型湿地并无二致。

据临沧市河长办主任马林华介绍,睡莲、海白菜、菖蒲等都是水生植物,不仅外型美观,还能有效吸收水体中的氮、磷等元素,具有净化水体、美化环境的作用,且这类植物治污成本低廉,可谓治污效果好,经济又环保。目前,该生物慢滤净水法已在临沧市不少区县得到广泛应用。

“以前,这里就是块荒滩,污水横流不说,味道还特别臭。现在河道变美了,建了人工湖,周围环境比原来好了上百倍,成了临沧最繁华的地段。实不相瞒,我家这附近的房子,近几年价格翻了好几倍,多亏政府河湖治理搞得好啊!”谈及眼前的巨大变化,今年65岁的吴启玉不由感慨万千,临沧“土著”的她,也成为玉龙湖前世今生的最好见证者。

良法促善治 护佑“母亲河”

良法是善治的前提。

2017年12月26日,《临沧市南汀河保护管理条例》颁布实施,此前,该《条例》已由云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审查批准。

“制定《条例》的目的,就是为了有效利用南汀河丰富的自然资源,促进南汀河流域山更青、水更绿、景更美、民更富,把南汀河沿岸变成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从而助推临沧全面奔小康,实现跨越式发展。”临沧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华松的话语字字铿锵,彰显出临沧人坚决治理好“母亲河”的信心。

南汀河,傣语意译为“弦琴”,故又名“弦琴水”,自古以来就是临沧人民的“母亲河”。她发源于临沧市临翔区博尚镇,全长311公里,于耿马县清水河出境注入缅甸的萨尔温江。作为一条跨国河流,南汀河地理位置优越,因而在临沧乃至云南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中都占据重要地位。

但据史料记载:古时南汀河因上游水土流失,泥沙淤积河道,致使地势平缓的临沧坝子段河床增高,雨季时常决堤成灾。建国以后,当地政府曾先后10余次对其进行截湾改道,加固河堤、提升泄洪能力等治理,但都治“标”不治“本”,“母亲河”一度病入膏肓。

近年来,临沧市围绕“建好堤、治好水、造好景”的总体思路,对南汀河展开了卓有成效的系统治理,但如何让“母亲河”健康永驻?寻良方,用重典,临沧人民用实际行动为“母亲河”系上“护身符”。2018年1月1日,《临沧市南汀河保护管理条例》正式施行。

仔细翻看《条例》手册,从资源保护与开发利用,到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再到河道管理与保护、河道采砂管理,虽寥寥数十页,却对南汀河的保护与管理工作进行了十分全面的梳理及相关责任的明确。同时,针对相关违反规定的行为,《条例》也给出了相应法律制裁手段,严重者将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治理保护好南汀河,不仅是造福临沧百姓,更是惠及中缅两国民生的大事!”马林华如是说,“通过制定河湖保护管理法规,我们把推进法治建设作为加强河湖管理保护的根本性措施,依法保护管理河湖,为我市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工作,提供了坚强法律保障。”

从不为人知的西南边城“秘境”,到拥有“中国十佳绿色城市”“国家森林城市”“云南最佳生态州市”等众多闪亮名片的现代化绿色之城——临沧,正在“母亲河”的悠悠碧波中复活传说里的“弦琴水”,有理由相信,这里祖祖辈辈的美好生态愿景必将在今朝河湖的盛世欢颜中逐一实现。

文章作者:张濛 方天兰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