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二十二年清河梦

——记临海东塍镇岭根村退休干部王义耕

“王义耕、王义耕,当过小乡长,早晚河道整治捡垃圾,村民各个都表扬……”如今,在浙江省临海市岭根村的街头巷尾,时常能听到孩童们传唱着这样一曲歌谣。

今年90岁高龄的王义耕老人曾先后任桐峙区金坑乡、包山乡等乡乡长,1995年退休在家,但人退心未退,1996年起,王义耕自发开始护河行动,一干就是十八个年头。

凌晨6点多,王义耕起床走下楼来。村里人起得早,儿媳妇已经热好了早饭。稀饭、包子,几个小菜还有一些鱼干。从乡长岗位上退休的他对于现在的生活已经十分满意,唯一让他揪心的就是村口的几条溪流。

岭根村村内有庄溪、山皇溪、法洪溪穿村汇流至康谷溪,是牛头山水库的源头支脉,但这些溪流多年没有清理,水面垃圾很多。老人寻思着,岭根是历史名村,来此的游客很多,溪流里的垃圾会严重影响村容村貌,而且村里的水直接流到牛头山水库,会影响很多人的吃水用水。

“这事马虎不得!”王义耕老人的倔脾气一下上来了,必须义务把好这个关。

天微亮,王义耕老人套上高筒靴、操起竹竿网兜与撩钩耙就出发了。先是沿着溪流向下游的方向巡查,只要见到水面有漂浮的垃圾,他都会用网兜捞出,丢进路边的垃圾桶;而遇到一些腐败的杂草和动物尸体则用撩钩耙至岸边,有时还需要挖坑掩埋。

上午走下游,下午走上游,老人每天要穿着套鞋,沿河趟水两公里。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老人从不言辛苦,甚至连他自己也不记得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趟水到底趟坏了多少高筒靴。

有一年,他组织了一组十多人的志愿队,来帮忙清理河道你的垃圾。当这组志愿队来到连山桥的西坑时,大家都愣住了。污泥垃圾搅成一团,志愿队里的小青年你推搡我我推搡你,谁也不愿意下去。“噗”只听一声,王义耕老人打着赤脚第一个带头跳入溪坑,其他人受到鼓舞也纷纷跳了下去清理垃圾。大家连干五六天,终于完成了连山桥区块的清理,村里人送来补贴,王义耕拒绝了:“为村里办点事,是应该的。”

看着老王一把年纪了还不计报酬地义务劳动,村里人赞他“好河长”、“好党员”,也都不好意思往溪水里丢垃圾了。

义务当河长并不是轻松的事情,但王义耕有自己的绝招。

王义耕意识到一个人苦干并不是长效之计,要想办法提升村里人的护河意识,同时呼吁更多人参与到护河的队伍中来,才能让村里的河道长久地清澈下去。

2014年3月,看见皮蛋厂前的小河里有很多烂皮蛋,王义耕清理完河道里的烂皮蛋就执拗地找皮蛋厂老板娘理论。听着老河长的指责,皮蛋厂的老板娘一脸淡然,压根就不承认扔皮蛋的事情。不过,这难不住老河长。在当乡长的时候,老王就以擅用广播做宣传而出名。没顾上吃饭,他又匆匆赶往村广播室,开始播报今天的第一条新闻:“各位村民,今天下午清理河流时,发现河里有垃圾,有烂皮蛋,这样子河流很不清洁。”广播的通报非常委婉,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宣传的效果立竿见影。一播报完,就有孩子成群结队地去河里看看是不是有烂皮蛋。

当然光凭宣传和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2013年8月,在东塍镇和村两委的支持下,王义耕组织了三支护河队。一支是由村里党员组成的党员先锋队,一支是由热心群众、回乡大学生、保洁员组成的青春护河队,还有一支是由村小学学生组成的红领巾义务宣传小队。除日常河道保洁外,三支护河队也经常开展垃圾清理行动。队员们不论男女老幼,一旦发现有人往河里乱倒垃圾都会及时劝阻,并把信息汇总给王义耕。他除了上门当面劝导,还会利用村里的广播对这些乱丢乱弃污染河道的行为进行曝光。“自从护河队伍扩建了,河里的垃圾真的少了很多。”王义耕老人时常逢人就笑呵呵地说。

眼下,镇里用王义耕的名字命名了刚刚成立的护河团,护河团下设巾帼护河队、红领巾护河队、青春护河队、民兵护河队、夕阳红护河队、大学生村官护河队,对镇区内所有河道进行长期、持续地清理、维护,实现河道的长效清洁。老河长很欣慰也很开心,他说:“党和政府有那么大的决心治水,说明我这么多年的义务劳动是值得的,我没有辜负党和国家的期望!”

 

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