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芳草萋萋兆河清

眼前是碧波荡漾的湖水,岸边是青青芦苇在随风摇曳;大片的湿地上杉树林立,鸟儿上下翻飞呼朋引伴……在浓浓春日中,笔者感受着兆河带来的诗情画意。

兆河北接巢湖,南通长江,全长34公里,流域面积1138平方公里,是安徽省庐江县境内贯通南北的重要河流。

“兆河又变美了。”从小在兆河边长大的庐江县盛桥镇金城村村民陈强海感慨,来河边散步、钓鱼的人又多起来了。在陈强海的记忆里,儿时的兆河水清鱼肥,两岸林木茂盛。可随着经济发展、人口增加和城市化的推进,兆河被污染成黑臭河,让沿岸居民苦不堪言。原本美丽的河流成了一笔生态“负资产”。

事实上,兆河的治理已持续了近5年,但末端截污、硬化河道、清淤疏浚的传统治理方式收效甚微,水质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内河治理最怕治了污、污了治,反复不断。”庐江县水务局局长盛安坦言,水体污染在水里,但是根源在岸上。要根治污染,必须统筹兆河流域的山水林田湖草各相关要素系统治理。

生态是发展之本。在新的治理理念指导下,兆河摈弃了传统的工程治理方式,转向系统治理、生态修复,退堤还河、退塘还湿,构建可呼吸的生物多样性水生态系统,逐步恢复河流的自净能力,让河流从混凝土的渠道中解放出来,重新恢复河流的生命力。

兆河能够顺利实施全流域统筹治理,得益于2015年庐江推行的“多规合一”改革。多规合一将全县各类城市规划落在了一张蓝图上,并成立治水办,将涉及水务治理的众多部门归口管理,实现了从各自为政到“一龙治水”的转变。

规划统一和机制转变,让兆河治理更加顺畅。随即,包括兆河在内的全县4条重污染水体被列入“治理清单”,要求各有关镇和职能部门到今年底消除劣V类水体,力争达到Ⅳ类及以上水体标准。

兆河的此轮治理,采用控源截污、内源治理、生态修复、景观提升的技术路线,从源头上治理。通过拉网式的管网排查,共清理203个排水口,解决361户用户错接乱接问题,截断了每天4多万立方米的污水直排。

芳草萋萋、鸟语花香、鱼游蛙鸣,如今走在兆河两岸的湿地公园,随处可见一家人在水边休憩游玩。

庐江县副县长叶秀介绍:“兆河人工湿地工程没有刻意地人为雕饰、造景,而是保留了湿地的原生态。”用现有鱼塘、坑塘及湖滩地在不同的水深处分别种植了挺水植物、浮叶植物和沉水植物,通过植物带的优化配置,构建一个具有生物多样性、一定水质净化能力和美丽景观效果的人工湿地生态系统。

种植芦苇、香蒲、水菖蒲等根系发达,对污水成分吸收能力强的植物,增加湿地基质的透水性,与周围环境的原生动物、微生物等形成各种小环境,将氧气传输至植物根区,形成特殊的根际微生态环境,达到净化水质的目的。在面积近2000亩的表面流湿地区,工程在原有野生水生植物基础上,新栽植微山红莲、白莲、太空莲、建莲、睡莲、芦苇、香蒲、鸢尾等30余种500余万株水生植物,废水从湿地表面流过,绝大部分有机污染物的去除依靠植物的根、茎上的生物膜来完成。

庐江摈弃固化河岸的传统模式,转而建设生态河岸和湿地。于是人们看到,水泥岸边被拆除,种上了垂柳、杉树树等本土树种;在水中也种上了苦草、红树,还铺上亲水栈道供市民散步。

水泥岸堤拆除后,能否确保防汛安全?经过反复论证,答案是肯定的,整治后的河道不但扩宽,而且两边的绿带空间具有“渗、滞、蓄、净、用、排”六位一体效果,在大洪水来临时能够发挥治蓄与增强排涝的功能。

“政府市场齐发力,引资引智相结合,群众满意最关键。”叶秀说,兆河治理,除了生态修复理念的创新,更重要的是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把政府从环境治理者变为服务购买者和监管者,实现治水的可持续。

 

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