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一池墨水变清水

——重庆市璧南河生态修复与补偿见闻

“是谁,让一池墨般的黑水,变成了透明的清水河……”一曲悠扬的《清水河》,唱出了璧南河魔术般的变化。这一变化,源自重庆市璧山区2010年开始的生态修复工程。在近日举行的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修复暨推动建立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工作会议上,重庆市所辖璧山、江津、永川签署了璧南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在全市率先建立了河流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让重庆成为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成为山清水秀美丽之地。

春日的璧山秀湖公园,一片绿意盎然。漫步公园,随处可见枝繁叶茂的树木、绿草茵茵的草坪、繁花点缀的栈道……站在明清建筑风格的秀湖水街远眺,映入眼帘的是高挑的飞角屋檐、精巧的楼亭院阁、高大的牌坊、巧笔勾画的彩绘以及潺潺流水。

“这里空气好,花草树木多,我们每天早晨都喜欢到这里散步。”公园附近小区居民李奶奶说,除了这座占地1500亩的公园外,璧南河流域还分布着观音塘、欧鹏、秀水湾等6处生态湿地公园。

“水清、水畅、岸绿、景美”的璧南河水利风景区,已经获批为国家水利风景区,每天前来观光游览的客人络绎不绝。

然而谁会想到,在上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作为长江一级支流、璧山区母亲河的璧南河却一度臭气熏天,淤泥成堆,十年九淹。“七十年代淘米洗菜,八十年代水质变坏,九十年代鱼虾绝代,沿河百姓不洗马桶盖。”璧山区当时流行的这首璧南河歌谣,道出了璧南河的过去。

“七八年前,只要提起璧南河,几乎没有不摇头的。”吴道藩说,那时穿城而过的璧南河几乎就是一个大粪坑,河道狭窄,岸边居住的10多万居民什么都往河里倾倒。河水像墨汁一样黝黑,河面上漂浮着垃圾和动物尸体,夏天路过会闻到一股股臭味,行人无不掩鼻而过,连在河里洗手都嫌脏。

为了改善人居环境,针对璧南河污染日益严重的现状,璧山区从2010年开始,通过采取“河内清淤、河外截污、外域调水、生态修复”的治理模式,对璧南河进行综合治理,并由此拉开了全区污染治理、水环境打造的序幕。从璧南河、璧北河、梅江河“三河”治理到镇街污水处理厂(站)建设,从每年新建改造2到5座水库到“一河六湖十八湿地”打造,从“中水回用”工程纵深推进到“海绵城市”试点花落璧山,一系列治理措施相继实施。

环境治理,资金投入是大头。为了璧南河水清河畅,璧山区采取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模式成功破解资金难题。近几年,地方政府利用土地融资收益和地方财政性收入,共投入30多亿元用于璧南河整治、水系联通、新建水库工程等。

在河流分类管理方面,将璧南河管理职责落实到相关责任部门。水利部门负责璧南河涉水工程建设,环保部门负责水域污染防治以及执法查处工作,市政部门负责璧南河沿岸绿化建设以及水上清漂保洁,旅游部门负责璧南河景区游客旅游监管等工作。为强化监督管理,在璧南河内建成了水上在线监测系统,全方位对水质进行监测,同时聘请义务监督员监督。

要想使璧南河永葆“最美”的风貌,璧南河流域仍需要河流上下游区县的共同努力。

为此,璧山、江津、永川三区签署了璧南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建立了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在此基础上,积极采取工程、经济、科技等措施,加强合作,增进交流,和谐发展、协力治污,共同维护璧南河流域生态环境安全,确保水环境质量达到水环境功能要求,且“只能更好,不能变差”。

据重庆市财政局局长封毅介绍,按照统一规划,全市将建立长江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各区县作为实施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的责任主体,承担流域生态补偿义务,行使受偿权利。补偿机制由流域上下游区县自主协商、自主建立,流域上游的区县承担保护生态环境的责任,同时享有出境断面水质改善带来利益的权利;流域下游区县对上游区县为改善生态环境付出的努力作出补偿,同时享有入境断面水质恶化的受偿权利。为确保重庆市的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顺利实施,重庆市还建立了促进横向生态保护补偿的激励约束制度。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璧南河流域推行了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在真金白银的政策扶持下,璧南河流域乃至全市流域生态保护必将留住一河清水、两江碧水。

 

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