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以河为贵”兴靖安

靖安,位于江西省西北部,是“五河一湖”之修水水系的源头之一,境内干流北潦河、北河总长度205公里,总流域面积1415平方公里,雨水丰沛;森林覆盖率达84.1%,是江西首个国家级生态县,也是全国首批河湖管护体制机制创新试点县。

问及靖安为何被选为江西两个河长制试点县之一,靖安县水务局局长王仕钦直言,“不是被选,是我们县主动申请的。”

在靖安申请河长制的申请报告里,三点申报理由清晰列出:一,九龙管理的河网急需龙王;二,河长救水不如河长护水,要主动保护;三,生态旅游县“5A”验收标准首条就是“以河为贵”,靖安正在开展的水生态文明建设的主要载体就是河湖。

据说,这三点理由,很是让省水利厅的领导们会心一笑。江西绿色崛起的水责任,水利厅的领导们始终揣在心里。江西河长制区别于别处的核心就是保护优先。2015年底,省委书记、省长主动提出担任省总河长、副总河长。规格最高、覆盖面最广、体系最完备的河长制在江西全境铺开。2016年8月,江西全境纳入首批统一规范的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河长制全面推进,打响美丽中国“江西样板”攻坚战。

党政同责 一龙管水

“多龙管水”无人管事。

河湖是流动的,水的问题表象在河湖,根源在岸上。河湖管护创新,要抓住“牛鼻子”。

河长制首先要解决谁来当家长的问题。王仕钦说,年年治水,年年反弹,根本原因是体制不顺。涉水部门10多个,“环保不下河,水利不上岸”是长期尴尬。“多龙治水”好比一个家庭人人都是家长,家长们一团和气也好,互不买账也罢,到头来都是落个“无人管事”的下场。事没有人管,问题就会越积越多,

靖安直面体制顽疾,全县编织起一张覆盖河湖的责任网:县委书记任总河长,设县、乡、村三级河长,配巡查员、保洁员,合力治水。此举得到省水利厅罗小云厅长的高度认可,他说:“河长制组织体系核心是党政同责,统领九龙,合力治水。”

靖安河长制实施方案经过县、市、省、国家四审,是慎重,更是责任心的高度体现。

思路开阔 模式翻新

靖安河长如何治河?

把河道当街道管理,把库区当景区保护,是开阔思路也是具体方式。一河一策;构建“1+2+3+市场”管护模式;县乡村组联动,形成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巡河保洁制度;创建“靖安县河湖办易信群”,推行“互联网+河长”监管模式,易信晒河,高效处理问题。

动员大会一结束,靖安县总河长田辉迅速组织21家职能部门开展治河行动,目标:垃圾不落地,污水不入河,黄土不见天。

之后的“清河行动”,严管、勤查、联动、重罚,及时清理,露头就打。关停14家采砂厂,成功拍卖4个点的河道疏浚砂石收益权;关停木竹加工企业200多家;陆续拆除违章建筑、养殖场等共计12.7万余平方米。

绿色经济 成就双赢

为什么治河?

江西治河的终极目的,是在有效保护良好生态的同时,将生态优势转化成经济优势,走一条生态与经济双赢的路子。

在靖安县宝峰镇走访,镇副河长罗杰饶有兴致地谈及宝峰两大优势。其一生态,森林覆盖率89.3%,北河33.5公里穿镇而过,地广人稀,空气清新,有三个依山傍水的河滩地。其二文化,禅意深厚,是马祖道场及舍利安放地,民宿文化丰富。河长制的实施如同一场及时雨,成了宝峰经济强大的助推器。

宝峰治河,雷厉风行。上游一家投资100多万的竹木加工厂,投产半年,因工艺不符,对北河水质造成污染,被果断关闭;靖发化工企业曾是宝峰税收的重要来源,因未处理废水,威胁水的安全,被叫停。

宝峰治河,真金白银。300万元完善城乡垃圾一体化处理设施;150万建设11个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站;69万巡河保洁费用;40万配套扶助转型做民宿板块的创业乡民……

河长制推行不久,香港新和源到宝峰,投资3.8亿在北河沿途的渣滩地块打造禅意养生养老项目。汉辰公司紧随其后,计划投资3个亿在洋螺洲打造养生养老休闲区,盘活了宝峰一个“僵化项目”。之前,该项目因投资方担心环保设施达不到标准,且没有长效体制管水而搁置项目。

在宝峰,不仅是养老休闲项目,绿色食品公司、旅游地产公司、医药生产集团等纷至沓来,为宝峰经济插上腾飞的翅膀。河长制带来的生态红利也体在村民悄然饱满的钱袋子上。镇上的肖峰饭店,以前因河水污染,饭店生意平淡。自从实行河长制后,水生态环境改善了,饭店年纯收入由往年的1万多元增加到10万多元。

不只是宝峰“用生态钓到了经济大鱼”,靖安其它乡镇,都尝到了河长治河的甜头。下半年,由省水利投资集团规划投资的北潦河流域生态保护和综合治理项目,即将在靖安拉开大幕。

思路一新天地宽。当生态系统质量提升,绿色产业体系建立,百姓安居乐业,收获更多的经济获得感,谁还会愿意破坏自己心中的桃花源?挥手自兹去,流金淌银来。正是阳春三月,可人的河水,浩然成势。

 

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