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生态观察

江西样板“河”为贵

江西,虽非河长制首创省份,却最早因实施河长制规格之高、体系之严,推进之快为全国水利系统所关注。江西省实施“河长制”一年多来,全省大大小小的河长们以“河”为贵,护水治水,身体力行,在水上、河边留下了一串串深深的印记。记者在“河长制”施行实地走访,感受着河长们的水心思、水“神通”和水愿景。

河长们的水心思

记者每见到“河长”,总要急切地问:实行“河长制”后有什么大不同?有什么大变化?

河长们并未拍胸脯,说大话,而是若有所思、各有侧重,但有一个共同点:水的心思重了。

江西省庐山市水务局河长办专职副主任黄孝明说:“戴上河长帽子后的市委书记严盛文来局里多了,每次来都要到河长办转转、听听、问问、坐坐,下乡时,少不了到河边走走看看,开会、谈话、调研都要了解一下河流河库的情况。”

乡长冷小明是北潦河靖安县香甜乡段的河长,他说:“以前关注的重点是农业,是项目,现在抓农业、抓项目,把出发点和落脚点转到水上来了。有事无事总要到潦河边逛逛,一段时间没有水的信息更会倍觉不安。”

江西省级“河长办”的同志说,鄱阳湖、长江江西段、“五河”自从省级领导担负河长后,领导们的水心思重了。

鄱阳湖省级河长、副省长尹建业在庐山市(原星子县)召开了鄱阳湖省级河长第一次会议,10个省级部门,4个设区市、14个县(市、区)的河长等约70余人参加会议。尹建业提的“大湖治理”很具体,包括“河长主治、源头重治、系统共治、工程整治、依法严治、群防群治”的“六治”方案,还有“强化交界水域联合执法、湿地日常巡查和候鸟监测、加快处置过剩采砂船、严格涉湖项目审批、加强排污重点企业监管”等五个很具体的重要措施。

修河是江西最干净的河,省级河长、省政协副主席孙菊生却并不轻松。他领衔“河长”后专程调研了修河流域,足迹遍布永修县云山水库、虬津垃圾中转站、修河湿地公园等一批偏僻和细微末节的地方,了解水库退养、固体废弃物堆放处理等情况,探求修河水清与“村级河长、岸线生态保护、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水生态保护及河岸整治”的内在关系。

饶河则不乐观,污染严重。省级河长、副省长郑为文在第一次会议上的“七大”措施就针针见血:排查污染源,摸清责任范围内每一个排污口、每一个污染源,掌握底数,建立台账;分析原因,针对色度、重金属、氨氮、总磷等不同污染指标,量身定做整治方案……

赣江是江西最大的河,河湖保护管理任务最重。省级河长、省委副书记刘奇想得长远,他强调赣江母亲河的地位,对鄱阳湖“一湖清水”的突出意义,对打造江西生态优势、生态样板的示范引领作用,表示“河长”不玩虚招、不放空枪、不走过场,明显把自己放到了风口浪尖上。

河长们的水“神通”

说“河长”们的水神通,无非两个。一为护水;二为治水。

乡级河长冷小明说:“专业化、综合性、长期性河流保护,是担负河长后的创新。”

靖安县香田乡有干流北潦河,石马水、渔桥水和南港水上游等3条支流,共长25公里。中型和小一型水库各1座,小二型水库4座,山塘24座。该乡筹集资金86万元,与本乡的江西净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同,由公司统一承包全乡环境和河流保洁工作。

冷小明介绍,新的方式下,政府出钱、出标准并由“河长”严格监督执行,公司承保全乡境内包括水面保洁,一年一包。公司属下的保洁员都是乡里乡亲,通过户访、推荐而来,识水性、爱环境、负责任。公司通过把河道划段、地面划块包给保洁员,按照面积和保洁难易程度,给每人1000-2000元的工资,负责垃圾的及时定期清理、收集、转运和处理。新的护水方式,为当地环境改善提供了强大助力。“洁水就要洁到源头洁到庭院,11名村级河长,11名库长,依托公司洁水,才更有普遍性、本土化,持续性。”冷小明说。

“河长”们的另一项水神通,体现在治水上。

庐山市(原星子县)具有30年石材开采、加工历史,现年创利润5亿多元的石材业,同时也造成了空气混浊、景观破坏、鄱阳湖湖汊水质污染等困境。白鹿镇石材管理办公室书记管兴元介绍:他管理的石材企业就有200多家,小企业128家,分布在交通要道和水边,不好看也不好管,这几年对偷排偷采业主罚巨款甚至拘留,仍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市委书记担任“河长”后,不啃下这个硬骨头难以治水。石材业禁不得,河湖水污不得,省市大力支持,庐山市痛下狠招,“建、租、并、关”并用。规划集中建设8000余亩的市石材加工产业园,采取先进科技集中取、排、治水;一般石材企业可建可租厂房,小企业自由组合,达到占地50亩后就可进入;无力、不愿组合或进入者一律关停取缔。现首批105家企业(363家加工点)整合成31家,今年11月全部进驻园区,年底园外加工企业全部搬迁关停。对已造成的遗迹,采取“清、堵、复”措施,清理现状,堵住新增,恢复绿色。李森林说,“河长制”把石材业的环境死路逼上了经济和环境双赢的活路。

河长们的水愿景

俗话说:胃口越吃越大,路子越走越宽,江西的河长们还有更长远持续的洁水愿景。

背靠庐山、面向鄱阳湖的庐山市,有286平方公里鄱阳湖水面,110公里鄱阳湖岸线。河长严盛平说:“大湖水清才是河长的目标”。

“大湖清污难于长河,需要沿湖各县一律实行严格的河长责任制,治沙、治污、治乱并举。”黄孝明说。眼下,“大湖变清”是庐山市面临的最重最特殊的任务。沿湖各乡村水面保洁员们,每天驾着大木船,载满甲板的垃圾桶,在漫长的湖岸线上,频繁打捞漂浮的垃圾。据了解,庐山市去年为一湖清水,要加大投入不算,还减少了4亿财政收入,但河长认为,一市与一湖,谁大谁小要算清,“河长”要立足庐山,放眼大湖。

联合执法,龙王管水让基层切实感受到了“河长制”的力度和效率。去年3月25日,庐山市联合执法,一次性平退与永修县吴城镇交界的非法圩堤3600亩。从2015年9月1日至今,联合执法,全面关停了白鹿大排岭瓷土矿区和沙山陆采水运矿区,对200多艘采砂船舶实行集中停靠。

过去的难题,如今迎刃而解,勾画出两县建立河湖管护综合执法队伍或专门机构的愿景,靖安县水务局局长王仕钦说:“若‘河长制’能在机构、职能、人员编制、经费上提供法律政策依据保护,河畅、水清、岸绿、景美不再是梦。”

 

文章作者:孙礼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