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防汛抗旱

决战向阳圩

——长江设计院专家组指导昌江抢险侧记

□本报特约通讯员 秦建彬 刘丽 郑雁林

6月19日深夜,一辆车疾驰在暴风雨里,雪亮的车光穿透重重雨幕,由武汉奔向江西鄱阳而去……

夜深,雨烈,车内长江设计院副院长谢向荣眉头紧锁,焦急万分,与随行的其他三位同事商讨,一定要尽快摸清鄱阳县出险的水库概况、险情严重程度、有无人员伤亡等信息。

他们四人受国家防总调遣,赴江西指导防汛抗洪任务。此刻的江西省昌江全线超警戒,主要水文站点显示超警戒2.84~3.4米。

据江西水文局初步分析,昌江渡峰坑以下河段洪水为二十年一遇,上游洪水约五十年一遇。沿线各地圩子堤防险情不断,当地百姓生命财产安全正遭受严重威胁。

作为国家防总江西工作组组长的谢向荣,是长江设计院副院长,教授高级工程师,院防汛抢险组组长;来自长江设计院的另外两位专家分别是:杨哲江,水利规划院防洪减灾部副主任,高级工程师,长江防总办中下游堤防专家库成员,多次参加防汛抢险任务;余胜祥,施工处导流设计室主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院防汛抢险专家组专家,工程导截流设计技术经验丰富。

400多公里,雨猛、路不熟,当日晚上8点从长江委出发,抵达鄱阳县已是20日凌晨2点。

第二天早上,获悉2座小水库已跨,加之路不通,损失不大。昌江高水位,堤防多处出险,请示国家防总后,任务由指导水库抢险改为指导堤防抢险。

此时此刻,向阳圩子、中州圩子、碗子圩子……管涌、散浸、脱坡险情不断。累计发现30余处险情,灾情严重,形势严峻,江西省启动防汛Ⅳ级应急响应。

谢向荣率队的国家防总工作组与赶来指导鄱阳县防汛工作的江西省防总副总指挥、省水利厅厅长罗小云汇合后,经过简单讨论,立即赶往出险堤防指导应急除险。

现场查勘发现,出险的形式主要以管涌、散浸为主,少量圩堤出现脱坡险情。管涌应急处置措施一般用袋装粘性土或袋装砂做围井打压,中间回填砂砾石。管涌群除了上述措施外,需要用粘土培厚堤身。

工作组在检查过程中,发现有的管涌险点,采用了粘土回填,立即要现场抢险人员采用砂砾石或砂卵石回填。不然,会因粘土回填导致清水不能渗出,渗漏点会转移到别的位置,造成新的险情出现。

20日晚7点20分,向阳圩堤溃口了!

堤內1.03万亩良田随即被水淹没,5600多人被迫转移。

与此同时,国家防总工作组与江西省市领导、武警水电部队等在10点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一致持续到深夜。

这一夜,注定无眠。

21日一大早,国家防总工作组兵分两路,一路是谢向荣副院长、防办黄奇处长等组成的专家组继续上堤防巡察;一路是杨哲江与余胜祥作为抢险技术组,协助拟定堵口复堤设计方案。

上午8点,江西省防总总指挥、尹建业组织会商,明确复堤堵口计划。

根据掌握的现场情况,向阳圩溃口面临道路狭窄大型设备无法进入、料场征地、当地砂砾石少需要外运等困难。

经工作组与省防办和武警二总队商讨,决定采用10t以下的自卸汽车从缺口两侧同时进行粘性土料填筑,迎水侧采用石渣料或块石料护坡。原堤顶宽度3~4米,为施工方便,封堵段顶宽拟定为6~7米。为满足填筑强度要求,间隔一定距离设错车道。

堵口复堤方案得到江西省防办的批准。21日下午1点,向阳圩子堵口战役正式打响。

22日,谢向荣与江西省防总领导一起查看了向阳圩溃口,听取了当地古县渡镇救灾和排涝的现场汇报,昌江水位逐渐退出高水位,险情得到有效控制,至晚上22点,昌江水位退至警戒水位以下。

23日上午,中央媒体采访报道团赴滨田河溃口抢险联合指挥部采访。谢向荣组长首先向媒体记者介绍了国家防总江西工作组指导防汛抢险的工作情况,他说:“从这次鄱阳县向阳圩决口险情处置来看,灾害应急预警机制发挥了比较明显的作用,无人员伤亡。”下午,国家防总工作组、省防办、新闻媒体一起查看溃口淹没区受灾情况、堵口现场,并到滨田河溃口抢险联合指挥部、武警水电部队前进指挥部了解情况,听取汇报。

24日12点04分,历经47个小时连续鏖战,堵口成功合拢!顿时,凝聚着所有人智慧与汗水的新堤之上,红旗招展,欢声雷动。

此时,国家防总工作组中的两位专家已于1天前,投入到江西省防洪风险隐患排查的繁重工作中去了。

 

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