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 防汛抗旱

鏖战“暴力梅”

——武汉抵御入梅连番强降雨纪实

□本报记者 杨珺

武汉关水位刷新历史同期最高水平,一周水位速涨近1米;162处渍水点遍布三镇,奢华别墅区成孤岛;湖垸民堤多处出险,雨夜万人大转移……2016年,疯狂的“暴力梅”袭击武汉。

面对巨大汛情考验,武汉市水务及相关部门众志成城,把抗洪救灾作为头等大事,动员一切力量奋起抗洪抢险救灾,努力把灾害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

1998年以来最艰难的时刻

2016年开春,长江武汉段持续上涨的水位,就让武汉市防汛部门觉察出了异常。1月到3月,武汉关平均水位均超过历史同期0.59米到1.6米,4月平均水位超过1998年同期1.8米。进入5月,水位稍有下降,但仍为历史同期最高。

入汛第一天,武汉市立即召开专题会议部署防汛排涝工作。4月起,武汉市水务局组织人员,对全市主干网箱涵进行清淤,共疏通管涵渠2700公里,检修了大型泵站12座。5月,武汉市防汛部门正式启动24小时防汛值班制度,同时针对非法砂码头盘踞长江岸线、阻塞河道、影响行洪等情况,关停沿江砂码头122个,确保主汛期行洪安全。

入梅翌日,暴雨应景来袭。当日上午,武汉国家站1小时降雨量已达86.1毫米,创今年以来武汉站降水量新高,同时也是全国省会城市新高。然而,这只是“暴力梅”带给武汉的首场“下马威”。

6月27日,武汉开启梅雨期第二轮强降雨序幕,武汉市气象局连发5道暴雨预警。一周内,武汉关水位迅速上涨近1米,武汉关水位已达到该站自1865年建站以来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7月1日,举水河新洲区凤凰段水位达到33.35米,超过保证水位0.24米,引发举水凤凰西堤溃口。溃口宽度达到近70米。7月4日,武汉市临江大道青山区政府后侧长江边一倒口湖发生6处管涌。而此地,距长江边只有400米远,这6处管涌一旦扩大,后果不堪设想。7月6日,武汉市召开防汛排涝应急救灾新闻发布会,宣布武汉市防汛救灾工作从防内涝转为全面抗洪。

内外告急,武汉市正面临自1998年以来最艰难时刻。

临危不乱全市戮力抗灾

暴雨一轮接一轮,险情一处连一处。面对罕见暴雨肆虐,武汉全市上下戮力同心抢险救灾,努力把灾害损失降到最低。

7月3日上午,青山区河道堤防管理所人员在巡查时发现,倒口湖中出现鼓水冒泡的管涌前兆,堤防管理所迅速上报并严密观察。4日中午,湖中出现翻砂,经专家现场勘查,确认为管涌险情,且呈现管涌群特征,必须立即排险。

险情就是命令。青山区防汛指挥部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组织抢险队伍。千余军民迅速集结。

4日下午14时,青山区水务局、园林局100余名员工组成抢险突击队率先抵达,并迅速启动铺路、打桩、砂石调运等各项工作。下午17时,武警青山中队25人、青山区公安局保安大队80人也加入抢险……

5日晚10时,在经历了34个小时艰难抢险后,倒口湖围堰工程合拢,管涌险情得到基本控制。

强降雨和上游洪水使长江武汉段水位不断上涨。散居在长江天兴洲上的280多位村民急需转移。

从2日傍晚开始,武汉市基层干部与民兵开始上洲,挨家挨户组织村民整理物品、有序转移,拉网式巡查确保不漏一户、不落一人。武汉公交集团紧急调用6台公交车,帮助天兴洲上所有村民携打包物品转移至城区。

江城武汉,众志成城,全力抗洪,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确保城市安全!

防大汛的弦依然紧绷

7月8日,连续多天被泡在暴雨里的武汉,终于迎来了难得的晴天,然而,全市防大汛、抗大灾的弦,依然紧绷。

据最新天气预测据测,受副高外围暖湿气流、高空低槽东移影响,武汉市近来将迎来新一轮强降水过程,并伴有雷电大风等强对流天气,雨量80毫米至120毫米。18日至20日,副高再次加强西伸,武汉市又有一次暴雨天气过程,雨量100毫米至200毫米。

对此,武汉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强降雨使汤逊湖、南湖等湖泊调蓄空间严重饱和,新一轮降雨可能加重这两个区域的渍情和灾情。而届时,南湖水位将大大超过周边道路和水位,东湖高新以及洪山区部分地区的渍水深度也将超过上一轮降雨,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面对即将进入的“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武汉市防指要求,下一步还将从最不利情况出发,24小时应急除险、严防死守;采取各项措施,千方百计腾出水库和湖泊库容;对现有渍水,加紧抽排;强化巡堤,确保堤防水库安全;对尚未出现险情的堤段要强化驻堤巡查,尤其是重点堤段和发生过历史险情的重要部位,安排专人值守、不间断巡查。全力以赴应对外洪内涝,做到雨不停、水不降、人不撤。

 

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