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2015 > 最美一线职工

武引木兰女 征战水利忙

——记四川武都引水工程上的女职工

站在雄伟壮观的武都水库大坝上,远望碧波荡漾的涪江水,那一群不让须眉,和男士们一样打拼的特殊建设者——武都水库工程建设者女职工浮现在眼前。这群女职工占武都工地建设者的四成,被人们称为武引工地上的木兰女。

在尘土飞扬、机声隆隆的武都水库大坝碾压浇筑施工现场,巨型碾压重车推动着直径一米多的巨大铁磙,缓慢有序地来回滚动,沉重庞大的车身随着有节奏的“突突隆隆”的机器声,即使你站在几米远处,也可以感觉到全身上下巨大的共振。向车窗望去,才知驾驭这庞然大物的操纵者竟然是一个个花样女子。

武都水库大坝碾压施工,对操控者耐心和细心要求极高,必须不厌其烦地缓慢驾驶,匀速进退。所以,女子碾压班也就根据这一生理和心理特点应运而生。她们带着磨损褪色的白线手套,全神贯注地操纵着方向盘及各种挡杆仪表,时而前进,时而后退,横碾直压,稳健熟练。这些女机手们大都背井离乡,经过培训学习和刻苦钻研,很快掌握了技术,成为水库建设和保证碾压混凝土大坝浇筑和质量的中坚力量。

王莎莎,是到工地最早,碾压班里工作时间最长的同志。笑容甜美,言辞不多的她从贵阳老家来到武都水库工作长达7年,并且当时已是7岁女儿的妈妈。谈起女儿的时候,王莎的话开始多起来,脸上也出现淡淡的笑容。女儿出生那年,正是丈夫参加武都水库建设负责质量管理的第一年。孩子满月的第二天,丈夫便匆匆离家回到工作岗位。为更好地支持武都水库工程建设,孩子6个月大的时候,她就追随丈夫的脚步来到施工现场驾驶碾压机。她以工地为家,一边照顾丈夫和女儿,一边参加工程建设,几年如一日,毫无怨言。“女儿一直丢给二老照看,3岁以前,女儿看见爸爸就叫叔叔。”王莎打趣而又略带几分愧意地说道。

碾压机驾驶室和挖掘机、推土机一样,钢制顶棚和靠背,三面为透明玻璃便于观察四周。驾驶室内没有任何取暖制凉设施,用女工们的话说就是“夏天是烤箱,冬天是冰箱”。夏天由于工地上气温有时高至38、39度,烈日的炙烤,金属材料的吸热,玻璃窗的透光,加上发动机自身的热量,驾驶室温度可高达40多度。“夏天的时候我们没穿过一件干衣服,下车都能拧出水来,”女机手这样告诉我们。而冬天的时候,由于工地本身在山谷河口,平常温度就比其他地方低3-5度,平时吹小风,工地上就刮大风;外面过秋天,工地上就已是寒冬,她们驾驶室的座椅、靠背、门窗等都是冷若凌冰。因此她们穿得再多,也觉得周身冰冷,常常冻得手脸红肿,但她们没有一个人因此停班。其言行,其精神无不令人肃然起敬。

女子碾压班有10个人轮流上阵,4-6台碾压机同时作业。每人对口操纵一台碾压机,白班上12小时。为了赶时间,抓工期,她们连中午饭也在工地上或蹲或站,就地而席,花十几分钟囫囵吃下一碗大锅饭菜,就又开始上班。

其他项目的施工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年,而武都水库工程遭遇了“国内没有,世界少见”的地质灾害,经历了汶川特大地震,施工历时8年有余。由于施工产值和建设时间成反比,所以工地上的女工们工资并不高。但是,女工建设者们始终坚持不渝,“要是所有人都走了,这个工程丢给谁呢?那些渴盼用水的老百姓又丢给谁呢?”在采访中,很多女职工说,在她们心中,她们修的不仅是一座利民惠民的水库,更是与丈夫的一段奉献社会的爱心见证,“能和他在一起建一处工程,就是最大的满足。”说这话时,晓庆闪动的眸子开始有点模糊。

武引木兰女,征战水利忙。尘土染青丝,泥浆沾红装。人非男儿身,技堪壮汉强。比翼建水利,和谐谱华章。这是武都水库女职工的真实写照。不是男儿胜似男儿,立于男性建设者之林而更显飒爽英姿,经无数工程难题的考验依旧笑靥如花,她们就是当今武引的木兰女,也是水利工程建设中最动人的风景线。

文章作者:王素德 魏炜 高珣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