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2015 > 最美一线职工

堤防管护的创新先锋

——记湖北省汉江河道管理局堤防遥控割草机研发人王大恒

在湖北省汉江潜东、潜汉堤段分界处,只见湖北省汉江河道管理局堤防科负责人双手紧握小型遥控器,左右手大拇指时不时切换着按钮,不远处的一台“机器人”在遥控器的指挥下,迅速左右冲击,来回旋转,伸展自如……原来,这是该局天门分局职工王大恒研制的遥控割草机器人在堤坡上现场展示除杂草的情形。
    今年6月,湖北省汉江河道管理局与相关制造机构合作,将遥控割草机进行生产试用,同时成立专门的工作团队将该产品推向社会,服务社会。
    研发来自于爱岗敬业
    堤防遥控割草机研发人王大恒1996年进入湖北省汉江河道管理局天门分局工作,先后在该分局多祥、多宝、蒋场等基层管理段工作。他是个无线电爱好者,懂机械、勤动脑、擅动手,遇事爱琢磨。参加工作以来,不断学习,刻苦钻研,于2013年获得水利部“全国水利技术能手”表彰。
    多年来艰苦的基层工作环境不仅磨砺了王大恒的意志,同时也激发了他探索创新的热情。堤防日常的植被除杂,常常采取喷施甲黄隆化学防治的方法来根除阔叶草。尽管喷施除草剂采用了比较先进的打药泵来喷雾,但是仍需要职工们手持喷杆在堤防斜坡左右来回扫射,一路下来,脚走肿了,手臂也酸软了,刺鼻的药物也容易大量吸附身体。
    王大恒开始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化学除杂喷雾车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了。他利用物理力学知识计算出一个12米宽排喷杆所需要的拉力,巧妙的设计,成功解决斜坡除杂喷雾问题,不仅速度快,而且喷雾均匀没有遗漏。除杂喷雾机的使用深受大家好评。王大恒面对工作中的困难不畏缩、不逃避,积极面对,想办法化解管养工作中的难点,这正是爱岗敬业的直接体现。
    创新来自于直面挑战
    王大恒平时爱研究各种技术,也喜欢和单位同事探讨工作中的难点问题,不断追求突破的王大恒又萌发了设计遥控割草机的念头。
    特别是每到炎炎夏日,看到同事们总是头顶烈日手拿镰刀或身背较重的割草机除杂,酷热难耐,王大恒研发遥控割草机的想法就更加强烈。于2013年底,他花了5000元做出了一个简单的遥控割草机底盘,仅仅是能够接受遥控的行走,什么功能也没有。
    天有不测风云,一次测试中遥控底盘冲下堤坡摔个粉碎,5000元化为一堆破烂,妻子也勒令他到此为止,面对挫折也只有暂停研发。在研发过程中,他深知自己知识和技术上的欠缺,工作之余的时间,全部用来学习了解冷僻的电子技术,直到摸通摸透。不久,新的设计方案出炉了。他软磨硬泡做通家人的思想工作,终于获得亲友团给予1万元的资金支持。
    很快,获得大量的实际参数后,新底盘做好了,测试良好,底盘获得成功。王大恒同志信心倍增,单位同事也为他而感到高兴,并拍了些测试视频传到分局qq群里的职工观看,并征求大家意见,大家纷纷点赞表示支持,局长也给予了鼓励。
    接下来的设计中,割草机的割草刀又遇到了麻烦,采用电传动的方案因为效率太低而宣告失败。关键时刻,王大恒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割草刀具完成了第一代遥控割草机的研发。经过试验,割草效果还不错,不过缺点也很明显,牛津类的软性草割不彻底,其功能完全适用堤防除杂还很有一定距离。
    成功来自于不懈努力
    创新是打破传统,挑战未知。2014年4月,天门分局召集“智囊团”为王大恒出谋划策,同时决定对他给予资金上的支持,帮助他进一步改良机器。
    大家的建议给了王大恒很大的启发,单位的支持给了他进一步挑战的信心。重新调整后,他又继续开始寻找灵感,一个最简化却很巧妙的设计终于化解了一系列的难题,使用3个软轴传动,用支架固定打草头,实现了理想的效果。
    很快王大恒做出了二代样机,满足了堤防斜坡除杂要求,效果令人振奋。
    接下来的改进与测试中,王大恒发现当遇到杂草过密的地方,汽油机存在动力不足,长期处于高负荷工作状态,负荷加大、功耗加重就很容易损坏汽油机,需要改用大马力汽油制动。天门分局了解情况后迅速投入资金,为他改良机器提供了资金保障。
    王大恒只要一有闲暇时间,就会在他的“试验室”――岳口段汉左桩号192段面,对机器进行各种测试,经过多次的测试和各种零部件的不断改良和更换后,一个采用15马力汽油制动,割幅宽度1.2米,最大作业速度达10公里每小时,遥控距离200米。且具有低重量、低底盘、易于操作、轻便灵活、携带方便、成本低的斜坡地甩绳式遥控割草机最终稳定下来。
    王大恒的创新成果既是个人努力的结果,也包含着组织的关心和领导的关爱及所有支持者的热情鼓励和无私帮助。王大恒刻苦学习,勤于钻研,勇于创新,用扎实的工作和坚持不懈的努力谱写一名水利工作者的爱岗敬业精神。

文章作者:李兵红 杨中会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