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2015 > 最美一线职工

烈日下的“及时雨”

——记湖北南漳水利局易尚红

阳光如火,大地如炙。高温36.5度,湖北南漳如一个巨大的桑拿房。

8月的一个上午,南漳县水利局副局长易尚红刚开完县抗旱工作紧急会,便接到武安镇葫芦潭村书记黄永明的求助电话:“听得到水泵里呼噜噜的响,出水却小得很,不知道咋回事。稻子正扬花灌浆的时候呀,要水啊!”

易尚红说:“莫急莫急,我们马上来!”接罢电话,她小跑着上了车,连忙往武安镇赶。

现年47岁的易尚红毕业于武汉水利水电工程学院,从事水利工作近30年,是南漳县有名的水利专家,遇到这种急事,基层干部第一个想到的是她。

连日来,南漳县持续高温少雨,全县累计平均降雨量46.2毫米,与历史同期相比偏少五成左右,有45座小型水库低于死水位、3100多口堰塘已经干涸。葫芦潭村是湖北省有名的绿色食品“葫芦潭贡米”之主产地。有稻田1400亩,灌溉水源通过红岗泵站取自云台山水库北干渠。红岗泵站为南漳县唯一一座全县扬程最高、单机装机容量最大的低压管灌泵站。

中午时分,车到达葫芦潭村。此时,烈日当空,火辣难耐。易尚红下了车,爬山坡、穿荆棘、走田埂,汗流如雨也全然不顾,迅速奔向该村一组的低压管灌田间放水口。

她心里急,走得快,没注意脚下的路,被一棵荆棘绊倒,右手被划了一道血口子,她不顾疼痛,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村书记黄永明和村放水员及几个村民在出水口等着。易尚红走近放水口,蹲下身子,查看闸阀。这是一处综合放水口,纵横着4条管道,装有4个闸阀。放水员用大扳手一一松了闸阀,一阵呼噜噜的水声响起,出水口却只慢慢地流出一缕细细的水线。

这是怎么回事?大家研讨起来。云台山工管局局长范德教说:“不是水源不足的问题,我们云台山水库的北干渠现在是按设计流量满负荷向下游供水,每秒5立方米的流量,完全能保证这里的水量。”

“这肯定是灌溉无序造成的,不能4个闸阀都同时打开。”易尚红说:“泵站是按轮灌设计的,只能一茬一茬地灌。”她看了一眼大家,最后将目光落在村书记身上,轻声问,“大家是不是着急要水,都希望把自家的田灌满,把每个分支的闸阀全开了?”

黄永明点点头,那几个在场的村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易尚红让放水员拧紧4个闸阀中的3个,再松开余下的一个。随着放水员的最后一个松闸阀的动作,“哗——”的一声,一股带着凉气的水哗哗地从水管流向布满裂纹的稻田。

“出水了,出水了,我家的稻子不愁收了!”村民们沸腾了,拍着手,欢呼着。

大家正高兴,一个中年妇女急匆匆地跑过来,边抹着脸上的汗,边说:“我们3组的放水口一滴水也放不出来,请你们快去看看!”

易尚红听了,说:“走!看看去。”边说边带着大家跟她走。

到了那里,易尚红见是一个单闸阀的放水口,松开闸阀,只听见呼噜噜的水响,不见一滴水出来。易尚红说:“这个是低压不足造成的,要安装排气阀。”

一个小时后,排气阀安装完毕,水哗哗地流出水来。黄永明一把握着易尚红的手,感激地说:“你们真是实实在在地为我们老百姓解忧啊,不知道怎么感谢好啊!”

“应该的,水利人嘛,干的就是水利的事情。”易尚红说,“黄书记,这个低压管灌的事情还是要注意一下,一是要科学调度灌溉,要安排专人渐次开闸阀,有序灌溉,确保灌溉水量。二是把多余的水蓄起来,放入下游的堰塘,保障每亩田都能用上水。三是要加强管理,严禁随便在低压灌上开口子,减小水量。”黄永明连连点头,在场的人都连连点头。

这时太阳越发暴烈,正是一天最威猛的时候,而易尚红一行还要赶往下一个抗旱点……

文章作者:尹小东 陈生双 秦见君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