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2015 > 最美一线职工

洪湖岸边“水总管”

——记湖北四湖管理局向晋贤

在洪湖岸边,向晋贤有一个外号——“水总管”。因为他管水有力、护水有功、治水有绩、爱水有情,有人说他是有情有义的真汉子;有人说他是软硬不吃的老怪物,面对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向晋贤淡然一笑,却又掷地有声:“我做人做事只求无愧于心,无愧于生我、养我的母亲湖。”

排忧解难的管水人 

2003年,向晋贤调任洪湖市四湖管理局局长。在乡亲们眼里,这个洪湖渔家的后代,出息了,升官了。向晋贤说:“我不是官,就是一名水总管。”

到任第一天,站在洪湖围堤上,时年41岁的“水总管”放眼望去,5045平方公里的调蓄湖泊被围网隔得支离破碎,他的心情也如这湖面一样不平静,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压在心头:2003年正值农村税费改革过渡期,市级水费被取消,局里人头经费尚待落实,职工们人心浮动,正常的管水护水工作受到严重影响,有的管理段还出现了屋空门锁人走的现象,管理的涵闸无人开启,堤防及湖面被侵占严重,水生态恶化。

向晋贤通过广泛调研,写下了《洪湖市四湖管理局的职能、作用、困难和问题》的专题报告,呈送相关部门,为职工生活生存呼吁。

他的真情和真诚换来的是上级领导的理解、群众的信任,经费得到落实,人心得到稳定,工作也恢复正常。

向晋贤管水,眼里不是只有水,他注重管水的人和制度。只有好的队伍和铁的制度,才能管出一片好水。

洪湖四湖局高峰时人员达184人,人头多、编制杂、专业队伍少。2008年,向晋贤积极推行改革,精简人员51人,减轻了单位负担。又通过建章建制理顺了管理秩序,通过学习培训提高了专业水平。

他一改过去的粗放管理为精细管理,辞退了聘请的代管代养人员,让职工自己管理自己养护;变季节性管理为常年性管理,将管理职责细化到每一处堤段、涵闸、剅口,把管理要求分解到每一个科室和责任人,建立起四湖局、管理段、责任领导管理网络。

刚直不阿的护水人 

小时候,向晋贤的理想是当一名军人,考上师范后,儿时的梦想已很遥远。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十年后,他也像一名军人一样,热血沸腾地打响保护水资源、水生态和水利工程之战。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渔民在洪湖水面围网养殖,最高峰时,水面被占超过70%,“芦苇丛丛望无边,水草青青把湖盘”的自然景观几近绝迹,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竹竿和围网,昔日的洪湖水“浪打浪”变成了“竿打竿”。洪湖水生植物资源因超限圈养日益枯竭,投肥养鱼致使水体质量下降,湖水经常发臭。

他撰写了长篇调查报告,论证洪湖拆围的可能性,提出工作建议。终于,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共同呼吁下,2005年起,湖北省拨出专款,全面启动洪湖拆围治理行动,在三年内拆除保护区内30万多亩围网,从而使洪湖劫后重生,水质也得到大幅提升。

在护水的斗争中,向晋贤可谓软硬不吃。一次一位私营业主从国外引进了一种淡水鱼,向晋贤了解到这种鱼以吃腐殖物为食,不管是投养的饲料还是排泄物都会污染水质,马上登门进行劝说、制止。对方先是委托熟人上门说情,被向晋贤当场回绝后,又亲自上门,送上一笔价值不菲的礼物,并许诺,只要向晋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来有了利润,还可以分红。向晋贤说:“我不能出卖良心收钱,污染水质祸害的是国家、是子孙,这笔账我还算得过来!”。还有的经营承包人为了达到目的,往他家里打威胁电话、发恐吓信,甚至有人持棍子冲闯办公室,但这些都没有让他退却,他对同事们说:“我们这也是在作战,作战就要有勇气,不怕流血。”

务实清廉的治水人 

洪湖市依水而兴,却也曾饱受水患之苦。过去,洪湖围堤堤身单薄矮小,有的堤段浪坎脱坡,安全隐患严重。下内荆河河道因流水冲刷造成的脱坡达60多处,特别严重的地方已崩裂至群众住房。洪湖围堤上的54座大小涵闸和下内荆堤段的165座涵闸所管,设计标准低,每到汛期,防汛人员提心吊胆。

向晋贤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针对四湖流域体系工程,他怀揣《加强四湖流域洪湖区域水利工程建设的请示》跑荆州,下武汉,上北京,反映水利工程现状,争取项目,行程达20多万公里。为了节约经费,他每次跑项目都坚持住在小旅馆,吃盒饭或者快餐。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4年下内荆河防洪排涝工程建设开工,2008年洪湖围堤项目工程建设、四湖总干渠子子贝渊入湖口疏浚改造工程建设也相继开工。整治后的堤防、河道、涵闸等水利工程设施,经受了2004年、2010年两次大水的检验,湖区人民群众对洪湖围堤和下内荆河堤的整险加固工程拍手称好,赞口不绝。

向晋贤爱水,特别爱洪湖水。每每黄昏时分,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和爱人一起登上围堤望水。每逢此时,妻子就会打趣:“这水才是你的亲人。”他知道妻子话里的含义,正是家人十年如一日的理解、包容,才让他全身心地投身到治水的事业中。向晋贤平时最看重大哥,但是当大哥要求把他儿子安排在二级单位工作时,向晋贤却回绝了:“大哥,我是农民的孩子当穷家,如果我违反规定给自己侄子安排了工作,我就说不起话,当不好这个家了。”

向晋贤就是这样,他把单位当家,把职工当亲人,把湖泊当作呵护的儿女。那万顷碧玉、鱼肥水美的洪湖水,就是对他最好的回报。

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