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2015 > 聚焦重点工程建设

高楼万丈平地起

今天的陕西,一个沟通汉江渭河两大水系,统筹陕南、关中、陕北三大区域,支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水利现代化格局已经形成。过去的五年间,该省累计完成水利投资803亿元,为构架陕西水利现代化格局、支撑水利大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截至目前,包括引汉济渭、汉江治理、陕北黄河引水在内的一批大型水利工程已陆续开工,无论是工程投资,还是开工数量,都在全国名列前茅。

“如果不是省委、省政府提早谋划,精心布局,狠抓前期工作,陕西很可能与国家提速重大水利工程建设这一重大机遇失之交臂。” 陕西省水利厅厅长王锋说。

高楼万丈平地起。陕西水利工程建设前期工作,其功当殊。

实干 铁棒磨成绣花针

时间的意义,远不能用长度来衡量。发展中的辉煌,艰难中的成就,让水利前期工作的正常刻度承载了沉甸甸的重量。

引汉济渭,是关系陕西可持续发展的重大战略性配置项目。2010年,陕西省政府紧密配合水利部、国家发改委和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开展调研,并及时协调解决与湖北省的问题,2011年6月省政府与湖北省签署了战略协议文件,湖北省对引汉济渭工程建设表示理解和支持,解决了可研审批中非常棘手的行政许可难题。

惟其艰难,更显勇毅。引汉济渭工程隧洞埋深世界第二、隧洞长度亚洲第一、隧洞施工综合难度世界第一,也是陕西省有史以来调水规模最大、技术难度最高、施工条件最苦、运行调度最为复杂的水利工程。省政府先后安排经费28亿元,全面加快了前期准备工程建设和移民安置工作。2014年9月24日,引汉济渭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正式获得国家批复。

去年11月24日,泾河东庄水利枢纽项目建议书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标志着这项安澜泾渭、富庶三秦的重大水利枢纽项目前期工作取得了历史性突破。陕西省水利厅抽调精兵强将组成前期工作班子,全力推进前期工作,组织对具有世界级技术挑战的东庄水库泥沙和岩溶等问题开展科研攻关,完成了项目建议书规划、工程和移民三大专题研究,使多年来影响立项建设的开发目标、岩溶渗漏和泥沙淤积三大关键技术研究成果达到项目建议书阶段研究深度要求。

早干 “生态绿轴”润关中

“加大引水工程建设力度,是解决陕北水危机的必由之路。”2011年,王锋在调研陕北水危机后特别强调,并预付2000万元前期工作经费。2011年12月8日,陕西省委、省政府举行引汉济渭工程建设动员大会,随着工程的加快推进,2017年将先期调水5亿立方米进入渭河流域,从而为黄河引水提供了最现实的水量置换指标。

为解决建设资金压力,加快项目建设进度,保证工程质量,延安市采用“BT模式”进行建设,与8家央企就BT建设内容、建设工期、回购款构成等问题进行了十多轮谈判,最终择优确定了具有水利水电工程特级资质的“中国水电十五局”承担BT建设。2014年12月20日,前期工作全面完成,主体工程全面开工建设,整体工程各项工作快速推进。

听闻渭河陕西段全线治理启动的消息后,原陕西省委书记、省政协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安启元显得很兴奋。从1999年开始,他先后9次和其他在陕全国政协委员一起向全国政协递交“综合治理渭河流域”提案,建议加强渭河综合治理,将渭河综合治理纳入国家“十五”规划。2005年《渭河流域近期重点治理规划》终于得到国务院批复,中央财政计划投入229亿元治理渭河,其中规划对陕西投资155亿元,这是陕西省历史上获得的最大一笔中央拨款。

作为陕西重大民生工程,渭河综合治理工程启动实施4年来,昔日的“下水道”变成了“生态绿轴”,成为人们休闲健身的好去处。

巧干 “货”比多家优者上

统一勘察设计、统一技术审查,将前期工作“打包”给具有甲级资质的陕西水利水电勘测设计研究院总承包,这是陕西在中小河流治理前期工作中的新举措,有力推动了中小河流治理的快速推进。截至2014年12月底,陕西省中小河流治理共完成241个项目,累计完成投资50.86亿元,综合治理河长1773公里。在数次中小河流治理绩效评价中,陕西项目顺利通过财政部、水利部绩效评价,被评定为优秀等级,走在全国前列。

小型农田水利重点县工程建设量大面广,从2011年开始,重点县遴选引入竞争机制,通过“自愿申报,市级推荐,资格审查,方案评审,公开陈述,现场答辩,综合评分,社会公示”的方式,最终得分高者入选。

各县县长走上演讲台,就自身优势条件、组织、质量、进度、资金配套、建后管护等进行陈述,并作出承诺。2011年以来,每年都有17~19个重点县从21~25个申报县中通过竞争脱颖而出。

竞争立项,优选重点县,“水”往高处流,不仅促进政府重视项目建设,还使配套资金足额到位,让群众主动参与到项目立项和工程建设中,搭建起群众沟通的桥梁,使小农水建设成果更好地惠及广大农民群众。

文章作者:汤少林责任编辑: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