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2015 > 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通水系列报道

【长江设计 护水北上】重塑“天下第一渠首”

如果把丹江口水库看作南水北调中线的“大水缸”,陶岔渠首枢纽工程就如同一把连接千里长渠与丹江口水库的“水龙头”,汨汨汉水便是从这里踏上奔赴京津的迢迢征程,滋润广袤的华北大地,人们誉称它“天下第一渠首”。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战天斗地的河南南阳人民历时5年,终于在淅川县九重镇陶岔村兴建起一座大闸,取名引汉渠首闸,并修建成一条长约十余公里的大水渠,从丹江东岸挖渠引水,用以浇灌万顷良田。进入新世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上马,渠首枢纽也“落户”陶岔村,担负起调配水源地水资源的历史使命。

然而,如何科学调控丹江口水库调水量,让一库清水永续惠民?建好陶岔渠首成为关乎调水全局的大事。长江设计院枢纽处主任工程师陈志康给记者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好比一大缸水,怎样有效控制调出水量,水龙头的好坏是关键。”

1973年,丹江口水库初期工程完工,并在陶岔修建起作为丹江口水库副坝挡水功能的引水闸,承担着(邓州)刁河以南的河南引丹灌区的农田灌溉任务,这就是陶岔渠首的前身。2005年9月,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正式开工,为满足新形势下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调水的需求,作为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引水渠的“水龙头”——陶岔渠首枢纽工程的主要勘测设计单位,长江设计院的技术人员们感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

“若直接利用老闸,需要解决老闸输水箱涵净空高度不足、闸室底板结构配筋量偏小、闸基防渗深度和范围不足、金结和机电设备需要重新更换等问题,在对老闸进行加高加固同时需修建上游围堰,工程量较大;而在上游修建新闸,上游需修建施工围堰,工程量也较大,同时对施工期灌溉有一定影响……”陈志康对记者详细讲解道,“只有把新闸建在下游,不但能直接利用老闸作为施工围堰,减少工程量和导流的费用,施工期间也不会影响老闸对原灌区的正常引水灌溉,可谓一举多得,综合考虑,我们决定将新闸建在老闸下游70米处。”

此外,丹江口大坝加高后水库水位抬升,渠首闸上下游最大水头落差较初期工程加大,具有一定的可利用水能资源,从水资源综合利用角度考虑,设计人员还增加了陶岔渠首闸的发电功能。“渠首闸上下游最大水头差达24.86米,建设一座电站,将有效缓解中线工程调水后丹江口电站发电量减少对淅川县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洁净的电能也有利于促进库区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陈志康说。

2010年3月20日,渠首枢纽正式下达开工令,但施工过程依然有不少难题需要解决。“施工期间不但要对原有的渠道进行改造,还要按计划拆除老闸,不但要保证下游原有灌区正常灌溉用水,还要保证工程如期进行……”陈志康告诉记者,上游老闸每年3-4月和7-9月都会开闸放水,为保证原有灌区农田的浇灌需要,他们打破传统由上而下的开挖方式,专门制定了针对浇灌时期的施工方案:开闸放水前,着重对最低的主河槽部位进行开挖,修建一条临时导流渠,使主河槽内的浇筑施工不受影响;开闸放水时,左右坝肩部位进行施工;待浇灌期结束后,再回头抢挖主河槽。如此施工设计,既保持了开挖施工的连贯性,也把浇灌带来的不利影响降到了最低。

2013年1月,滋润两岸百姓近40年的渠首老闸寿终正寝;同年12月,陶岔渠首枢纽工程主体完工;今年9月,陶岔渠首枢纽工程试通水成功,至此,“天下第一渠首”终于完成了它的华丽蜕变。

目前,陶岔渠首已进入试运行阶段,并在前不久一次临时“大考”中初显身手。今年入夏,河南省平顶山市遭受了严重旱情,为缓解燃眉之急,国家决定从丹江口水库向平顶山市实施应急调水,随着一泓碧水从陶岔渠首闸口奔涌而出,平顶山人民终于喝上了清澈甘甜的丹江水。

从巍巍高峡出平湖,到汤汤南水向北流,长江设计人总是不断攀登着水利水电的技术之巅。天下第一渠首即将正式拧开它那硕大的“水龙头”,向千里之外的京津地区送去清冽的汉江水。

文章作者:张濛 朱俊君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