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赣鄱整装守安澜

——2018江西省迎汛备汛见闻

  暴雨围城、干流河段持续超警,2017年长江流域江西段多地发生大洪水。2018汛期又至,江河纵横、湖库密闭的江西省,即将再次面临洪水大考。

    “不管预测水大水小,我们年年都在以应对大洪水的准备来开展防汛工作。”行走在赣鄱大地,沿途听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声音。2.29万处水毁工程修复、一批批水利工程能力全面提升、监测预警等非工程措施成熟运用……看似一片风平浪静之下,始终涌动的是“小汛当大汛防,无汛当有汛防”的深沉内劲,流淌的是“细微之处见功夫”的态度与智慧。
    水毁修复,大题细作
 
    站在位于江西省余干县的康山大堤上,放眼望去,堤外千里鄱阳湖水烟波浩渺,堤内万亩良田郁郁葱葱,湖水不时拍打着大堤,却始终被紧紧锁在湖内。这座顶宽约7米、长达40公里的大堤,巍然矗立在鄱阳湖边,仿若一道壮观的“水上长城”。
    作为鄱阳湖区重点圩堤之一,康山大堤从东、北、西三面围起一个45万亩的区域,由于地势很低,汛期很容易被洪水淹没。尽管近些年来水不大,但在这里守湖护堤的人,都深谙“千里之堤毁于蚁穴”的道理,始终于细微处精心呵护着大堤安全。
    康山大堤管理局局长邱发模告诉记者,2017年鄱阳湖防洪抢险期间,大堤落脚湖排涝泵站堤身发现渗水情况,汛期过后通过开挖穿堤建筑物两侧土体发现,泵站出现穿堤箱涵结构性穿孔,严重威胁泵站建筑物和堤防安全。在11月中旬晚稻收割完毕后,余干县政府不等不靠,自筹360万对穿堤箱涵进行拆除重建工作。
    “我们在施工材料上,选择了先进的商品混凝土,节省了人工搅拌的时间成本;并通过增加施工队伍等措施,最终圆满完成修复任务。”为了保证来年春灌需要,原本需要5个月的项目工期,最终在3个月内完成。
    作为康山大堤上最后一处年久失修的排涝泵站,落脚湖排涝泵站水毁修复工作的完成,进一步稳固了大堤的防汛能力。“这些年,国家加大防汛工程建设力度,比如维修大坝、新建电力排涝泵站等,明显提高了我们的防汛底气。”邱发模说。
同样,在位于信江与鄱阳湖交汇处的信瑞联圩湖家潭泵站,也在去年汛期出现了程度不一的泡泉,影响防汛安全。余干县河道堤防管理局负责人张少青告诉记者,当时汛情紧急,就采用砂卵石铺压的临时处置方法,有效控制了险情。汛后,经过仔细研究论证,张少青决定通过对泵房底板压盖后,在泡泉冲刷破坏的地方用混凝土灌浆进行密实处理,留住泥沙;再人为打几个排水孔,用混凝土做成开放性的箱涵,让水流出,给水以出路。一堵一疏之间,泡泉问题迎刃而解。
    康山大堤和信瑞联圩的水毁修复工作,只是长江流域江西段2017年2.29万处水毁水利工程的冰山一角。自去年汛末到今年5月,江西省大大小小所有水毁修复工作已全面完成;同时,全省共开展汛前检查260余次,整改重点隐患问题141个,整改率94%。 

 

 

   防治结合,枕戈待旦 

 

 

    据江西气象、水文部门预测,今年汛期抚河可能发生区域性较大洪水,河流穿境而过的抚州市面临巨大防洪压力。这个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堤坝决口、南部山区密布的地方,再一次牵动系着众人的心。
    回忆起2010年6月21日因全流域性集中强降雨,抚河发生超过50年一遇洪水导致,处在抚河中下游的人心。
    回忆起2010年6月21日抚河发生超过50年一遇洪水导致临川区唱凯堤发生决口、中洲堤漫堤的情形,抚州市水利局副局长刘勤耕至今仍心有余悸。刘勤耕告诉记者,唱凯堤和中洲堤是上个世纪50、60年代由群众肩挑手扛建起来的砂质土堤防,实际防洪标准不到20年一遇。发生决口后,江西省和抚州市将唱凯堤、中洲堤除险加固作为最大的民心工程,按照防御50年一遇洪水标准进行设计。耗时6年,相继完成了土方填筑、填塘压浸、固脚护坡、堤身堤基防渗、堤顶防汛公路硬化、穿堤涵闸翻建以及电排站改(扩)建等主体工程施工,完成总投资约8亿元。
    如今,通过除险加固的唱凯堤、中洲堤连绵110一百一十多公里,混凝土灌注形成的防渗墙坚实有力,两座大堤仿佛披上盔甲一般,牢牢守护着抚河沿岸7个乡镇数十万人口的安全。
    “虽然我们经常说做好唱凯堤、中洲堤防汛的工作,抚州市防汛任务就完成了一半,但近年来,我们的防汛手段正逐渐由工程措施向非工程措施倾斜,尤其当遇到来势凶猛的山洪地质灾害时,非工程措施才是克敌制胜的法宝。”刘勤耕说。
    刘勤耕口中的“法宝”,就是一个个驻扎在抚州大地的山洪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系统。据了解,抚州市1.88万平方公里,有1011个防汛水雨情自动测报点,平均不到20平方公里就有一个雨量站,基本实现水雨情监测全覆盖。,这些监测站点能自动对山洪灾害易发区、暴雨区、次暴雨区的降雨进行实时监测,使各级防汛部门可以及时掌握点暴雨、局部强降雨等实时降雨情况。
    “近年来,我们的水文预报设施和技术得到不断提升,洪水预报峰值与实测值误差均在10厘米范围内、洪峰发生时间误差在2小时范围内,为防汛指挥决策、发出预警信息和、科学调度和防洪抢险赢得了足够的时间,相当于给防汛工作安上了千里眼顺风耳,再也不像以前两眼一抹黑,真正做到了防汛工作心中有数。”刘勤耕告诉记者,抚州市通过架构起县-乡-村-组水雨情汛情信息联通网络,不断提高监测、预警、预报、调度效能,并通过年复一年的山洪灾害防御工作,为抗洪抢险、提前转移避险、避免人员伤亡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0年至2017年,江西省初步建成覆盖94个县(市、区)的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系统和群测群防体系,基本完成山洪灾害调查评价,修订各级山洪灾害防御预案,将以防为主,防治结合的防汛理念付诸实践。
 

 

上下联动,众志成城  
 
这些监测站点能自动对山洪灾害易发区、暴雨区、次暴雨区的降雨进行实时监测,使各级防汛部门及时掌握降雨情况。
    “近年来,我们的水文预报设施和技术得到不断提升,洪水预报峰值与实测值误差均在10厘米范围内、洪峰发生时间误差在2小时范围内,为防汛指挥决策、发出预警信息和科学调度赢得了足够的时间。”刘勤耕告诉记者,抚州市通过架构起县-乡-村-组水雨情汛情信息联通网络,并通过年复一年的山洪灾害防御工作,为抗洪抢险、提前转移避险、避免人员伤亡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0年至2017年,江西省初步建成覆盖94个县(市、区)的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系统和群测群防体系,基本完成山洪灾害调查评价,修订各级山洪灾害防御预案,将以防为主,防治结合的防汛理念付诸实践。
    上下联动,众志成城
    “工程建设对防汛起了很大作用,但我们还是不敢放松险情巡查、大坝维护、储备防汛物资、防汛演练等日常工作。”抚州市南城县洪门水库水工中心主任刘华堂告诉记者,今年,洪门水库按照超标准洪水制定了防汛应急抢险预案,开展六次自查并接受多次省市各级防总汛前检查,消除安全隐患,确保防汛安全。
    作为江西省第三大大型水库,洪门水库总库容12.14亿立方米,承担着下游抚州市、南昌市及重要交通干线的防汛任务,并为下游廖坊水库调峰错峰。去年洪门水库筹措资金对溢洪道、闸门启闭机等防汛设施设备进行加固更新,为及时泄洪、确保水库安全提供保障。今年,长江委将洪门水库和下游的廖坊水库一起纳入长江上中游水库群联合调度范围,更是大大增强了水库防洪能力。
    然而,防洪工程能力的提升,并不代表可以一劳永逸。在洪门水库,管理员李班长和他的两位同事,每天24小时都要守在水库,每隔一天,他们要花3个小时在水库廊道抽水,以防止廊道渗水将底板拱高,此外,每天要对水库大坝、溢洪道、输水建筑物等进行巡查检查,发现问题及时处理,还要开展水库清杂清障工作,确保水库安全度汛。
    “防汛工作靠工程、靠技术,更离不开人。”刘华堂说,水库管理员只是江西防汛末梢的一颗螺丝钉,和他们一起转动的,则是全省上下齐心、责任层层压实的防汛大链条。
    “今年2月,第一次全省汛情趋势会商会召开;2月底,全省第一次防汛大检查完成。”江西省防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入汛第一天,省委书记、省长刘奇就前往九江检查防洪工程建设等工作。入汛后,全省各级防指和有关部门始终坚持24小时领导带班和专人值班的防汛应急值守制度。”
    硬件到位,责任更要到位。目前,江西省已落实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各项防汛责任制,大型水库、重点中型水库、主要蓄滞洪区、重点城市、大江大河防汛抗旱行政责任人在汛前一个月就通过多家媒体向社会公布。同时,防汛责任制已延伸覆盖到省、市、县、乡四级,不断健全县、乡、村、组、户五级山洪灾害联户防范责任体系。
    迎汛而上,向水而行,在一个个水毁修复、山洪防控、薄弱整改的现场,赣鄱大地正浴“水”奋战,强筋健骨,锻造着愈加成熟完备的防汛应对体系,时刻准备迎接新一轮洪水的考验。
 

 

 

文章作者:胡志刚 梁宁 贾茜 钟建平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