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水患卷土重来,赣鄱能否无恙

相似的厄尔尼诺事件背景,更早更猛的冬汛、春汛,持续的低温多雨天气,这些元素的叠加出现,似乎在警示,眼下的江西或将面临与1998年相似的危局。

一批控制性的水利工程拦洪削峰,整治一新的堤防严阵以待……防汛形势虽今非昔比,却未曾经受大水的检验。若水患重来,赣鄱大地能否安然无恙?主汛期来临之际,记者深入江西南昌、九江等地,一探究竟。

 


深入一线采访

 

雨洪“高悬”


“1998年8月4日,江新洲溃口,我所幸捡回一命。”5月26日,窗外骤雨,与长江仅一堤之隔的江西省九江市河湖局城西直属分局会议室里,局长蔡灿瑞向记者讲述那段难忘岁月。

江新洲,四周环水,东西两岸与安徽、湖北相望,1998年洪水在洲头堤岸撕开了300米的缺口,灌注而入的江水把整洲吞噬,淹成一片汪洋。

这位老水利最担心的是,进入六七月之后,一旦该省五大河洪水推迟,长江洪水提前,长江洪水与五河洪水“相撞”,江西省会出现最为险峻的防汛局面。“受长江洪水顶托影响,鄱阳湖将长时间处于高水位,时间可达数月之久。”在蔡灿瑞的印象中,1998年大洪水便是如此。

蔡灿瑞的推测和忧虑并非无本之木。他说,今年汛期伊始,强降雨就在江西上演“车轮战”,这是极危险的信号,与1998年有着高度的相似。

江西省防办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来,全省平均降雨1031毫米,比多年均值偏多19%,目前江西省已经发生27次降雨过程,其中强降雨7次,共24条河流、73站超警,鄱阳湖星子站水位一直处于较高态势。

“厄尔尼诺事件虽已逐步减退,但对江西主汛期的影响依然日渐凌厉。据分析预测,6月中旬至7月上旬,全省雨量将比多年均值偏多一至三成,五河干流及鄱阳湖出现较大洪水的可能性大。”江西省防总副总指挥、省水利厅厅长罗小云说,当前,大河大湖虽尚未出现严重灾情,但由于该省中小河流密织如网,局地水患已开始冒头。

入汛以来,“可能发生流域性大洪水”的阴云就笼罩在长江流域上空,也高悬在赣鄱民众心头。江西省备汛工作大刀阔斧,只为抢下抗洪“先手棋”,按照防范1998年大洪水应对可能出现的严峻汛情挑战。

5月8日,黎川县连日暴雨,县城明清老街和部分乡镇“水漫金山”,大量居民房被淹,众多居民被困。随即,县政府组织多部门展开救援,先后救出105名被困群众。 

5月12日,经过两天持续救援,抚州市临川区湖南乡的河堤决口终于被堵上。连日暴雨催生了这场水患,乡里一条并不起眼的小河在9日凌晨决口。所幸,预警及时,撤离有序,无员人伤亡。

在江西,除了类似的中小河流,还有595座在建涉水工程,需跨汛期施工。它们就像防洪体系中的“毛细血管”,脆弱却关键。随着降雨增多,防汛压力只增不减。

 

重拾“信心”


18年前,“九江防线”在长江和鄱阳湖高水位的联合冲击下轰然垮塌,摧毁的是江西百姓抵御洪水的自信。这些年如火如荼的水利建设,重拾了与水相邻人们的“安全感”。

“堤防是工程防洪体系的基础和主体,堤稳河安无疑是湖区群众安全感的源泉。”江西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徐卫明介绍,目前长江堤防基本达到了防御1954年型洪水标准,赣抚大堤按照50年一遇防洪标准完成了加固整治,鄱阳湖区一部分保护农田面积5万亩以上或圩内有重要设施的堤防基本达到了20年一遇;建有的鄱阳湖区康山、珠湖、黄湖、方洲斜塘等4座蓄滞洪区,可分蓄洪水25亿立方米。

 


防汛演练

 

徐卫明说,1998年洪水后,江西省在鄱阳湖区实施了平退圩堤工程,退田还湖恢复了鄱阳湖及尾闾地区天然河湖面积830平方公里,当鄱阳湖遭遇大水时,可有效减轻湖区圩堤的防洪压力。

在国家财政的大力支持下,不论是长江干流江岸堤防、鄱阳湖重点圩堤、赣抚大堤加固等一大批防洪重点工程的建设,还是位于上饶、南昌的4大蓄洪区的修建,都在逐步弥合水患带来的伤口,成为江西临水而居的人们安全感的来源。

“尽管当前堤防标准大幅提高,但近10年没有经历大水的检验,堤身自然老化,险工险段多,一旦失守,溃堤的损失难以估量。”九江市水利局局长叶树国表示,面对近期的强降雨,他们加强堤防巡查,一旦发现隐患及时排除。

在距南昌200公里之外的九江市彭泽县棉船镇,长江大堤上的抛石作业正在火热进行。“这是防止崩岸的一种应急处理手段。”巡堤员叶良固说。他不会忘记,在18年前的那场洪水中,棉船大堤发生三次崩岸,大堤外的防护林带向里收缩了100多米。

长江干流九江段的崩岸风险,一直是江西防汛的薄弱区。近日,江西省专门拨付财政资金1000万元,重点用于棉船洲等地的应急项目,处置崩岸险情。目前,长江堤防九江段崩岸已经处置完成。

 

千锤“百炼”

“经巡堤发现,九江市庐山区长江大堤益公堤段出现漫溢、管涌、崩岸、滑坡、决口等险情。”

根据江西省防总要求和武警总部的命令,武警水电二总队立即启动应急预案,迅速抽组300名官兵赶赴事发地域,组织应急排险。这是江西省10年来举行的最大规模军地联合防汛演习现场,无人机、钢模子堤、充气式围井等多种新型装备相继亮相。

“一般年景,主汛期来临前我们的防汛演练就搞一次,今年仅庐山区就已经第三次开展。”九江市庐山区河道管理局局长王金球说,演练规模要大很多,除了专业的队伍参与,受保护区的村民代表也要参加,让他们在大水来临时更加镇定自若。

王金球说,经过治理和加固的大堤,每隔200米左右都备足了防汛用的石料,冲锋舟、救生衣等防汛物资也都准备到位。排查隐患、加固工程、备足物资……庐山区为迎战洪水所做的工作,正是长江流域江西段防汛备汛的真实写照。

为了安全度汛,江西省安排省级以上防汛资金1230万元,帮助各地加强防汛物资储备。目前,全省已储备各类应急抢险物资、器材价值2.6亿元。其中,升级储备防汛物资价值2700多万元。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度重点水毁工程已全部修复完成。

江西是全国12个地质灾害易发、多发、危害严重的省份之一,山洪灾害来势猛、破坏力极强,是防汛工作的重点和难点。为此,江西省突出山洪地质灾害防御,目前共建有山洪自动雨量站2064个、自动水位站411个、无线预警广播主站2071个,基本构建了山洪灾害群测群防组织体系。

5天的江西之行,走过曾经的险工险段,踏访当年的抗洪决战现场,那些洪水泛滥肆掠的场景仿佛历历在目。如今,防洪的重点难点部位已逐步攻破,防汛备汛工作正有序进行,江西防汛平添了底气——把滚滚洪流送走,保流域万民平安。

在面对“如果再发生类似1998年的大洪水会怎样”的询问时,江西防汛工作者的回答多了些从容。“时隔18年,是时候来一场像样的大水检阅了。”言语之间,记者分明感受到国家近年来水利投入和建设的力度空前,以及一代代江西水利人为江河安澜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文章作者:胡志刚 王凡 杨亚非 颜超华责任编辑:朱俊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