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征订广告(修改).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乡愁脉脉 水粉悠悠

舌尖上的味道是骨子里绕不开的乡愁。

回忆的乡愁是甘甜的家乡美食。这份乡愁是美食在舌尖的萦绕,它藏在味蕾中、深入骨子里。只有家乡的老味道能让人魂牵梦萦,让远在他乡的游子“千里奔袭”投入家乡,怀抱美景,坐拥美食。这是最深的乡愁,也是最甜的乡愁。而对我来说,无论去过多少地方,吃过多少美味佳肴,最怀念的,还是家乡的水粉。

我甘甜的乡愁就是南城水粉,嗦粉就是甘甜的乡愁。光阴将水粉的味道烙在了我的味蕾上,水粉与我结成故事随生而长,载入心田,伴随一生。

旴江之畔,麻姑山下,千年古邑南城,当地人对水粉,莫不情有独钟。“一日之计在于晨”。在南城,我感觉叫醒我们的并不是闹钟,而是大街小巷里面的一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水粉。

晨光未及大地,水粉作坊里人头颤动,一个个米粉坨坨经过压榨变成一锅锅细嫩的水粉,在煮开的粉浆里翻滚。老板的左手拿着大竹篓,右手拿着根一米左右的长木棍,把一锅锅水粉捞起,再转入另一锅冷水中不断搅拌,又转入店门口的大盆冷水中。老板说,这样在冷水中洗过澡的粉更有劲道。老板娘娴熟地用手在盆中将水粉不断绕起、扯断、装篮。在这个过程中,早早排在店门口的长队就会躁动起来,大家脖子伸长,眼睛盯着水盆中的粉,就怕这一波轮不到自己……每每如此,水粉似乎从来都不愁卖。

在南城,随便走进一家早餐店。一字儿排开的大锅下,煤球燃烧正旺,锅内热气蒸腾,那里面是用于冲泡水粉的各种类别的汤汁,有各种味道的鱼汤、肉汤、大骨汤等,飘散着浓郁的香味。一团洁白细嫩的水粉在翻滚的开水里泡一个滚,随即被捞起稍微沥干水,蜷倒入碗中,再浇上热气腾腾的汤料,佐点酱藏红椒,点缀上姜葱,色香俱佳!哇塞,此刻,早已拿在手上的筷子飞快插入碗中,挑起一缕水粉然后放下,如此反复几次,作料和汤汁拌匀并浸润水粉。倘若在水粉中再泡入一根油条,眼前这碗水粉就是一个世界了。挑起一缕,吹几口,散去热气,送入嘴中,顿感细腻爽滑,津生两颊……嗦粉毕,呵开碗中散发的热气,端起大碗,大口喝汤,末了,拭去嘴巴上的残汁和额头大汗,意犹已尽,离开。

偶尔换换口味,吃一吃其它汤汁水粉或拌粉或塘锅粉。水粉有凉拌也有热拌的。水粉凉拌和热拌的区别就是粉团放在什么水里泡开。将粉团放凉水或热水中浸开,然后将砂钵中捣碎的生辣椒、大蒜(或葱白)、豆豉、生姜等倒入粉中拌匀,再浇上几滴香油、生抽、酱油……哇,又是另一种风味!食客们照例狼吞虎咽,三箸两筷一碗见底。有没吃过瘾的,便大声呼喊:“喂,老板,再来一碗汤粉!”

而塘锅粉独有的酸爽是很多外地人不能接受,但是一吃就会上瘾。要吃塘锅粉必须要起早!晚了,吃不到。塘锅粉就是现榨后未经冷水漂洗,就拿作料拌着吃的水粉。塘锅粉闻起来有股酸浆味,用筷子挑起了没有水粉那么清爽,细嫩的粉丝上裹着一层薄薄的米浆。吃起来,先是作料的辣、酸、咸等味道,接着就是米粉本身的味道,酸中带有丝丝甘甜,滑滑的、软软的,韧性更足,长长的粉丝穿过味蕾,溜进口腔,滑过咽喉,奔向胃腔。这种辣、酸、滑、爽的感觉真过瘾!早起,值了!

闻粉香,思今昔。记得孩提时,买粉叫兑粉,拿一斤米给1毛钱可兑3斤水粉。当时农村生活简朴拮据,米还是很珍贵的。吃水粉的次数不太多,只有到了节日或逢喜事、有客人来,才舍得吃。孩提时期的我们,梦寐以求的就是能吃上一顿美味可口的水粉。如果知道有亲戚或邻居家办喜事摆喜酒,在前几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一心想吃水粉。办喜事,大摆2天喜宴,其中一天早餐必定安排吃水粉。我们小孩在一起比赛着吃,看谁吃得最快、最过瘾。那份惬意、快活,那种吃在嘴中滑溜溜、爽歪歪,吞到肚里热乎乎或凉飕飕、沁人心脾的感觉,是开心与满足,是童年的惆怅和无忧。如果是邻居办喜事,必定会用2个大碗盛满水粉,向左邻右舍分享,水粉上面还堆满酒席上的各种美味可口的菜。哪个接到都会说上恭喜和祝福之类的话,邻居喜笑颜开,高兴把水粉送给邻里乡亲。

往事悠悠,水粉寄情。如今想起来,一切仿佛就在一根水粉的另一端,历历在目。那是我见过最真挚的乡亲邻里的情感,是镌刻在心灵深处成长的记忆。

这么好吃的水粉,的确是独一无二的特产,独特到只有南城一县才能榨出。历经无数次试验,别无他乡可做成。这饱含乡情、溢满乡味、酸甜可口的家乡水粉,离开家乡就吃不到了。

上大学,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远离水粉。每次打电话回家,必提起家乡的水粉,以至于父母怀疑我在大学是不是只惦记着吃,没有认真学习。每每和同学谈起美食,总是慨叹:“好吃的早餐莫过于南城的水粉啊!”接着,便神往地想起高中附近有哪几家粉店,哪一家的粉有什么特殊,接着便由吃水粉牵扯出许多人和事情。谈着谈着,感慨万千,思乡心切,回到寝室就联系同学和朋友,一起盘算着回家后去哪家店嗦粉,共诉友情。

水粉恋家乡水土,犹如人难解故园情结。只有在旴江之畔,浇旴江之水而长的水稻,汲旴江之水而润的米,采旴江之水而榨的粉,正宗的水粉天然而成。水粉必须当天当餐吃,保质期短。至今如此,无科学解释。这样的水粉,是旴江浇灌而出,是千百年来南城人“娇生惯养”而成,犹如闺女,清新洁白、水嫩鲜滑、柔情百转;又好像一个孝子,终身侍奉父老乡亲,不出方,不远游。

旴江之水纯而甜,滋润了水稻成长,浸润了米粒洁白,榨出的水粉细嫩光滑,绵软悠长,清香扑鼻,味甘而爽口,一筷子挑起能拉很长很长,因而常有人戏谑:“吃粉,让日子滋润绵长,幸福久远!”嗦粉成为家乡办喜事摆喜酒必不可少的一道美食的原因吧。

在旴江岸边来来往往,岁月悠悠之中,山川风物不紧不慢地流转,就像那晨曦晚霞、夏日冬阳、风波雨澜,不停地变幻着容颜,唯一不变的是水粉的味道。这也源于旴江之水长流千年,亘古不变。

文章作者:钟建平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