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难忘当年抗洪勇士

1998年夏,长江流域发生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湖北宜都段从6月29日进入设防水位至9月3日全线退出设防水位,历时66天,其中堤防超警戒水位时间长达38天,前后出现8次洪峰。当时我在局办公室负责材料写作和新闻报道工作,经常到抗洪一线采访写稿。转眼20年,期间几个抗洪勇士至今令我难忘。

李学勋,1963年任水利技术股长,后又担任水利局局长,1954年、1969年的大水,他是见证人。在水利战线摸爬滚打40多年,他脑中存着一幅全市水系图。1998年大水来后,退休在家的他像老黄忠一样被市领导点将上阵。当时观测条件和报汛设备还不够先进,但凭着多年实践经验,从他口中道出的水位、流速、雨情等测报情况基本是八九不离十,几乎像是“神算子”。每遇险情,只要有他这个老前辈在场,大家都很放心,沉着应战,忙而不乱。领导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劝他只动嘴少跑腿。可他说,过去两条腿、摇把子(电话),现在车轮子、传真机,条件好多了,坚持去防汛一线查险段、看病库,防山洪、防内涝,各类灾害考虑到,各种措施想周全,直到最后一次洪峰顺利过境。按他的话说:“1998年的大水是来了一大批‘狼’,还赖着不走,大水一日不退,我就一刻不退出自己的岗位。”

8月5日清早,高家湖闸口出现浑水管涌险情,我随市领导一起赶赴现场。浑水从大堤内坡碗口粗的漏洞中往外涌冒……“必须摸清水下情况,才能选择正确抢险方案。”领导的话音刚落地,“我是共产党员!”“我是共青团员!”“我的水性最好!”十几个村民便纷纷请战。时间一刻也不能耽误,“扑通”一声,共产党员、村委会主任邓士全率先跳入激流,随后又有数人相继“蛟龙入海……一个猛子连着一个猛子地扎下去,一次次探头浮起来,嘴唇冻得发紫,四肢渐渐无力……闸前旋涡水急,随时都有被吸入闸内的危险,岸上的人们都为他们捏把汗。十几分钟后,他们摸到漏水点,岸上人们装土、打包、下填,经过2个多小时激战,完成堵漏抢险战斗。

彭泽新,时任宜都市枝城堤防段段长,铁塔似的身板就像是一道安全可靠的大堤。他负责坚守枝城8000米长江大堤。持续高水位浸泡,有900米堤防出现散浸。老彭带人加大巡堤查险密度,运筹各种应急抢险方案。饿了啃袋快餐面,困了歪在沙发上打个盹,病了吞几粒药丸硬挺着。8月3日,东风闸抽水口被包装盒、塑料袋等生活垃圾堵死,如不迅速疏通,不出一个时辰,瓢泼大雨就将淹没半个城区。池深3.6米,脏水臭气熏天,有人建议请民工来掏渣,但时间不等人,彭泽新扑通一声跳了下去,直到排除了险情。8月16日,长江第六次洪峰像发疯的牛,连坚如磐石的北门矶头也被它顶出一个碗口粗的管涌。“用压浸台压法镇住它!”凭着多年经验,老彭与150多名群众冒雨奋战,果断消除了这一溃口性险情。两个多月中,堤防段不仅顶住了一次次洪峰冲击,还力排积水150万立方米,大堤内外平安和谐。

1998年抗洪是水利发展史上重要一页,一个个抗洪英雄形象总会在我眼前展现。每与人们聊起这段历史,参战者无不兴奋而骄傲:百年一遇的洪水我们遇上了,而且取得了没倒一坝、没破一堤、没死一人的成果,作为一名水利人,此生无悔!

文章作者:李广彦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