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雷老回乡记

某年国庆假期,突然接到单位领导电话:“雷老要从武汉回单位看看,赶紧回来搞好接待。”在单位上班20多年,“雷老”的声名如雷贯耳,只是余生也晚,素未谋面。这是一位什么样的老人呢?我倒是有些期待这次会面。

雷老人还没到,几位领导早早地在会议室等着了。话题的中心还是这位。

“雷老以前一直在工程股,严格认真是出了名的。”老夏说,“记得有个大热天,一位测压管观测人员偷懒没去现场,谎报了两天的数据,被他敏锐地发现了,一顿猛批,令人印象深刻啊!”

“业务精,技术底子厚,他根据几年测压管观测记录写出了一篇论文。一般人也就是只能收集数据了。”老王回忆。

对于老一辈的水利工程技术人员,我也接触过,确实令人心生敬意。档案室里有他们留下的技术资料,图纸全部是亲手描出来的,图美字靓,看着都是一种享受。与现在的绘图软件生出来的作品相比,说实话,觉得那些老图纸是有灵魂的。

“老一辈的水利人,吃得苦,施工时和民工一样,卷着裤腿在泥地里踩。防汛时,赤膊下水指挥堵渗漏,混在老百姓中间你都认不出谁是技术干部。”老王说。

确实如此。这些老同志,做人做事都有一股子精气神,那种热情和奉献精神是存在于骨子里的。我们现在讲担当、谈奉献,还是真的要向这些老前辈学习。

“雷老是外地人,怎么会到我们这个基层水利单位呢?”我有些好奇。

“雷老本名雷志茂,1943年生人,是1967年武汉水院的毕业生,因历史原因,70年代末辗转来到我们单位,90年代初又调到武汉去了。”老夏说。

“我在宿松工作了十几年,宿松是我的第二故乡啊!”门口传来了外地口音。一位花白头发后梳,个头不高,精神矍铄的老人走近接待室。

“雷老好!”大家都站了起来。

“你是小王,你是小夏!”老人家好记性,十几年没见面,一下子认出了两位。 像久别的亲人重逢,握手、寒暄。这种质朴的热情极容易感染人,满屋都是兴高采烈的气氛。

雷老端坐在我们对面,浅色的短袖衬衫扎在裤腰里,微胖的脸上略有些老人斑,是想象中的样子。老人脸上洋溢着笑意,那种 “回家”的开心是发自内心的。

老人家回忆了来宿松的往事:下放,结婚生子,中年丧妻,调走,一切仿佛就在昨天。他恰当地控制着情绪,还是掩不住眼角的泪光。这片土地、这段长江大堤见证了他挥洒青春和汗水,他始终惦记着这个地方。

“雷老,我们还是到大堤上看看吧!”老王的提议把大家从往事中拉了回来。

“我来了肯定要看看大堤!”雷老很高兴。

车子在大堤上以时速40迈匀速行驶,车窗外大堤两边的景色尽收眼底。堤顶柏油路面宽阔平整,大堤边坡绿草如茵,内外护堤地里整齐高大的意杨林带沿着大堤延伸向远方。

“大堤变高变宽了,堤顶公路也修得很漂亮,难得你们把堤身草皮修剪得这么好!当年堤顶上只有一条能骑自行车的土路,两边的蒿草和人差不多高。”雷老啧啧赞叹,“大堤两边的柳树都砍伐了吧?现在的黑杨又高又直都成片了!”

“这些年国家投入很多专项资金,堤防标准不断提高,管理要求也更高了。”老夏解释道,“柳树树龄长了容易空心,意杨经济价值更高,也容易栽种。”

一路的回忆,一路的对比,一路的赞叹。车子将一行人载到了同马大堤零公里处。大堤上一座高大的门楼耸立在安徽与湖北的交界处,旁边矗立着大理石材质的工程简介碑,清晰地镌刻着同马大堤重要工程的位置。雷老站在简介碑前,久久凝视着一个个熟悉的工程名称,右手摩挲着长江蜿蜒的痕迹,仿佛回忆起曾经面对的惊涛骇浪……

看着雷老雕塑般地沉思,我不由对这位老人肃然起敬。因为有了这样一代代的水利人,吃苦耐劳,无私奉献,才造就了皖江千里大堤巍巍,两岸富庶繁华。

雷老,家乡欢迎您常回来看看。

文章作者:李卫民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