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我心随风入西域

不是每一朵花都能盛开在雪山之上,雪莲做到了;不是每一棵树都能屹立在戈壁,胡杨做到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来援疆,钟爱民做到了。

2017年2月25日,农历正月的最后一天,钟爱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天,他乘机飞往新疆,踏上了三年援疆之路……那时,作为江西省水利厅农水处高级工程师的他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水利局副局长。

白加黑,五加二

今年8月10日,我们采访钟爱民的时候,不到两年半的时间,他已经跑遍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36个乡镇(场)中的26个,走遍了克州19个大中小型水库,完成了近40亿元水利项目建设资金……

他是怎么做到的?

吃过晚饭,钟爱民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说我家“亲戚”(一种民族团结联谊活动)上周刚送了一些杏干给我,味道很不错,去尝尝。

开门的瞬间,我以为走错了——右手边的一面墙上挂满了文件。细看,分门别类贴了标签:水保、援疆楼、农水、指挥部、河长制、财务、水政、其它。另一面墙上是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行政区域图。

第二天,去他办公室。我一愣:迎面就是一张单人床,床底下一双黑色的平底布鞋。钟爱民说,加班晚了,就在这里睡。2017、2018年值班也多,今年好些,一周一值。

离开克州水利局的时候,我看到一张克州水利局今年8月6日至11日的考勤表。我说,10、11日不是周末吗,怎么还上班?

钟爱民微微一笑:“我们没有周末。”

康苏水库是乌恰县的水源工程,距离乌恰县城20千米。车子在沙子路上行驶,尘土飞扬。坐在车里左右摇摆,上下颠簸。到了目的地,我们一个个腰酸背痛。

钟爱民说,克州7.25万平方千米,很多乡镇都比较偏远,这种路况还算是好的,去乡镇,备好两样宝——馕和矿泉水,跑一个工地往往就是一天,有次去阿克陶县的一个点,晚上十一点多才回。

中午在康苏水库工地上用餐。他很熟练地从厨房拿了一颗蒜,掰开,给我们每人一瓣,自己留下两瓣。他说,外面吃东西得注意,尽可能吃热的,就着大蒜吃,起杀菌作用,免得吃坏肠胃。有一次,不知道吃了什么,拉了一天,人都拉虚脱了。

两年多来,钟爱民和克州水利局的同事们一起努力,组建了水投公司,为托帕水库在全自治区率先开工奠定了基础;编制了水资源综合利用规划和农田水利规划;完成了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考核,建立了河湖长制;水利项目建设进度得到了自治区水利厅的肯定,推进了阿克陶县水利项目建设;完成克州水利防汛会商室改造;援疆楼1号楼主体已经验收交付使用……

这些成绩,属于过去。

阿克陶县的脱贫攻坚民生水利建设任务还没有完成,托帕水库还在建设,援疆2号楼刚刚开挖基础,河道采砂规划编制工作刚刚启动……

完成使命,还需努力。

结亲戚,一家亲

“我和两户维吾尔族家庭结了对子,平常就像亲戚一样来往,过年过节互相走动、互送祝福,就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样,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像珍视自己的生命一样珍视民族团结,像石榴籽那样紧紧抱在一起。”钟爱民在前往“亲戚”家的路上显得有些激动。

刚到克州,钟爱民就积极融入“民族团结一家亲”工作,与阿图什镇栏杆村的孜热皮古丽·巴拉提和伊马买买提·木萨两户维吾尔族老乡结对认亲。

那天,孜热皮古丽·巴拉提一见到钟爱民,就掀开门帘请我们到家里坐。钟爱民把油、面粉等提给孜她说:“不坐了,还得把东西给伊马买买提·木萨送过去,说好了去他家吃饭。”

买买提·木萨的孙女艾柯代·雪来提读初中二年级,会讲汉语。她很大方地向我们介绍她的家人,带我们参观她的住房。吃饭的时候,不停地劝我们多吃点。

她说:“去年暑假,钟哥哥带妹妹到我家里做客,我们一起玩游戏,一起打羽毛球,我打不过妹妹,她赢了,我输了。我送妹妹干果带回江西吃。”“前段时间,钟哥哥的老婆和孩子来了,他请爷爷、爸爸、妈妈、弟弟和我去他克州的家里做客,我们一起吃饭,又一起看电影。”

钟爱民说,虽然和维族亲戚的语言交流不那么流畅,但是通过点滴的交往和感情的积累,民族互信和民族团结离我们不远,也不难。“民族团结一家亲”工作契合新疆社情、民情,要坚持做下去。钟爱民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如今,说起“亲戚”,他很自然地说“我家亲戚”。不知不觉间,他俨然爱上了克州这片土地、成为了克州人。

舍小家,为大家

对钟爱民来说,援疆最割舍不下的就是家庭。

2017年,女儿钟雨辰七岁,正上小学。父母年近古稀,身体又不太好。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关键时候,他作为江西省第九批援疆干部远赴新疆克州。

2018年春节前的那段时间,钟爱民吃住在医院。老父亲气管炎天天打点滴,妻子感冒,不到一岁的儿子肺炎住院。

可是,春节过后,他又回到克州。3月2日,他在克州遥祝家人元宵快乐。

“对我来说,在江西、在新疆都是工作,再说都是苦孩子出身,自己苦点累点真不算什么,但是在这边对家人亏欠太多了,一人援疆,全家援疆,这是实情!”

去一处水利工地的中午,路上忽然下起雨来了。

钟爱民说我们运气好,能见着雨。我们开玩笑问,运气不好的会怎么样?他说:“运气不好的就碰下土呗,‘一天二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说的就是这里的沙尘暴。”

“这里下雨,就是一阵子,过会儿就停了,哪像我们家里,家里一场雨就把这里一年的雨都下完了。”说完,他就不做声了,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不像前两天那样有说有笑,不停地向我们介绍新疆的古尔邦节和历史文化。

他或许是又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了。

钟爱民老家在江西上犹县,那里有一条美丽的上犹江,绿水青山,典型的江南水乡。他在微信里说“诗画南河湖,恋你我心上”。他还说,雨中的南河湖,细雨蒙蒙,烟波浩渺,群山若隐若现,平静的湖面飘着一层薄薄的雾,好一幅美丽的山水画!

在路边,我看到一排排不知名的树。风一吹,露出叶子另一面,白白的,远远看去,象一朵朵白色花迎风摇曳。原来树叶包裹着一层厚厚的腊质,防紫外线的同时也起到固住水分不易散发的作用。

这不正是援疆干部们的真实写照吗?他们把儿女情怀深深地埋在心里,不大善于也不大愿意流露出来!

我心随风入西域,何惧关山千万重!铮铮誓言。回荡在帕米尔高原。

文章作者:华芳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