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我当监理

屈指一算,我进长江设计公司做监理有些年头了,回顾一路走来的历程,有说不完的酸甜苦辣。

记得那年进长江设计院时,我刚从汶川抢险救灾回来。当时,爱人正怀着宝宝,为了照顾爱人,我就辞去原来的工作,准备再找一个离家近一点的工作,后经人介绍,我来到了长江设计公司向家坝监理部工作。记得当时的向家坝工程正处于施工高峰期,我被安排到大坝处做现场监理。

对于从事多年施工工作的我来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为了把工作做扎实,得到领导认可,我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操作规范和相关图纸,把重要的都记在小本本上,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那个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完全普及,只能把问题写在纸上,在现场遇到弄不懂的地方就拿出来翻一翻。

记得一次“旁站”,也就是监理人员在施工现场对工程实体关键部位或关键工序的施工质量进行监督检查。天正下着雨,在开仓前没有对仓面设计的资源进行检查,我就同意施工单位开仓,等开仓浇了一半,雨就越下越大了,仓内没有准备防雨布和排水桶,导致仓内大面积积水。此事被正在巡视检查的大坝处王处长发现了,王处下仓问了我一些情况后,然后严厉地教我如何“旁站”,“旁站”要注意些什么?要督促施工单位做些什么?还说了一个至今不能忘却的概念“七不开仓”,即监理工程师签发混凝土单元开仓证前应对混凝土施工准备进行检查,做到“上序质量未经检验合格不开仓、浇筑仓面工艺设计未经审定不开仓、施工安全保证措施未落实不开仓、浇筑质量保证措施未到位不开仓、后续冷却通水未落实不开仓、养护和混凝土表面保护无保证不开仓”。

直到现在,和老王聊到这个事的时候,老王说,要不是当时把你们管紧一点,就没有今天的成长。仔细想想也确实如此,从那次“旁站”之后,深感监理肩负的责任和担当。

“盯仓”工作干了一段时间后,我又被调到结构组开始搞结构验收工作,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不仅要看很多结构、钢筋、预埋、模板的图纸,还要熟悉很多规范,深感压力更大。我找到王处说我目前的水平还不能搞结构验收,一是没有完全对现场熟悉,二是能力有限。王处说:“是不是觉得待遇低,还是其他什么情况……”我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只是怕弄不好影响质量,更怕给大坝处丢丑。”王处说:“通过你来大坝处这段时间的表现,大家都认可你,给你这个平台,你就要充分的展示自己的才能……”听到这里,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不辜负王处和同事们的信任。

由于从以前的施工过度到监理,是一个角色的跨越和转换。特别是从搞结构验收后,深感自己掌握的知识只是皮毛而已,要学的东西太多,我不得不从监理的程序、制度多方面入手学习。

记得第一次施工单位申请验收,我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面对葛洲坝集团公司这样技术能力强势的施工单位,害怕自己验收不好会出洋相。我先镇定自己,然后把所掌握的东西梳理一遍,并请带班的监理一起去验仓,这个仓要浇混凝土一千多方,用钢筋七十多吨,结构复杂,涉及到牛腿、钢筋、止水等细部结构,如果把控不严,就会有质量风险。为了把验收做扎实,我钻进钢筋笼子,对照钢筋图纸一根一根地数,模板用垂线吊,一个仓整整花费了半天时间。还好,我及时发现了这个仓位掉了十多根钢筋,止水焊接不满足要求等。我们要求施工单位整整返了三天工。从那以后,施工单位背地里说我验仓太严,我也才真正认识到监理在工程中的作用,保证工程质量和工期,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经过多年的磨砺,我有幸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监理工程师,现在,由于公司工作的需要,我已经离开了向家坝电站,转战一个又一个国家水利工程。每当回想起当初在向家坝工作的点点滴滴,总有说不完的酸甜苦辣,道不尽的五味杂陈。最让我不能忘却的一件事,是因为结构验收不合格和施工单位的终检人员吵架的事情。

记得那天上夜班,刚刚到值班室看完结构验收记录,施工单位的终检人员就来申请验收,我问终检,上班所提的问题整改了没有?他说整改了,结果进仓一看什么都没有整改,我当时很客气地给终检讲要求,并说按照要求整改完了再喊我们来验收。那个终检答应得好好的,没过多久,又给我打电话,说弄好了,进仓一看工,还是没有得到有效整改。我就非常生气,批评了他几句,这小伙子也就来气了,跟我了吵了起来。

第二天,我把情况向王处作了汇报,并提出不想搞结构验收了,王处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说怎么能遇到一点困难就打退堂鼓,他也给我鼓气加油,说我做得对,不合格就是不能验收。处长还说:“做监理一定要树立宁做恶人,不做罪人的观念。”王处的这句话是我后来从事监理工作的信条。

在向家坝工作期间,由于扎实工作,谦虚向领导和同事请教学习,得到他们的好评和认可,多次被评为“优秀员工”,也为我后期的成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现在,如果有人问我,一生中干得最好的职业是什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监理,特别是做长江设计公司的监理。”

文章作者:陈义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