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地质人在旭龙

我对地质有着极深的热爱,总感觉她关乎一种情怀,如一列火车穿行于天南海北,戈壁、高山、荒漠、峡谷,何处不相逢。正如阿涅斯·瓦尔达的愿望一般,“我总是准备好去往村庄,去往单纯美好的风景”,用脚步丈量祖国的山山水水,登山鞋下踩绘出美丽的地质画卷,这便是地质人在旭龙水电站的初衷。

驻守荒原·云在青天水在瓶

我所理解的地质人,普通平凡,默默无闻甘于奉献,把青春托付给旷野,把理想交寄给群山。地质人在旭龙,“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从2004年进场踏勘到如今可研结束,从日冕到旭龙,穿越时空,地质人的足迹,大山在见证,江河在述说。这里近白云而远喧嚣,近清流而远污染,地质生活平凡而又简单。翻过数重山,左手地质锤,右手一罗盘,时而放大镜中寻矿物,时而折枝摘藤作拐杖,一路探寻不畏难,万水千山不等闲,一杯水,一声问候,寄情山水那瞬间,各抒己见,就是一串美丽的地质历史故事。

驻守荒原十几载,长江设计早已闻名遐迩。地质人跋山涉水,邂逅风沙,偶遇险远,仍记得每天阳光依旧,白云蓝天,举目望去,我寻思着在不久的岁月中,这里将是怎样的景象:旭龙拱坝不断攀升,地下厂房洞室开挖,两岸山体有序支护,施工道路错落有致。如今,知之愈深,爱之弥坚,多年以后,旭龙发电并入国家电网,西电东输,服务社会,心中甚是欢喜,跋涉过的迢远途程,攀登过的荒寂险峰,都义无反顾地刻在记忆深处,满是自豪。青春无畏征程远,旷野的风沙终将湮没过往的足印,地质人在旭龙,是冰雪消融入裂隙,是大地春复饰山峦,是青草繁盛掩片岩。

吉祥天境·酥油清茶分外香

旭龙水电站所处的迪庆藏族自治州被称作“吉祥如意”的地方,当地人说,在这里没有喝过酥油茶,就没有来到迪庆高原。藏族嗜好酥油茶,多作为主食与糌粑一起食用,犹记初喝酥油茶,第一口异味难耐,第二口醇香流芳、沁人心脾,便留下了“酥油清茶分外香”的好名。尤其德钦藏族偏爱奶渣,因清生和,因雅生趣,茶道之美,便成为藏族渊源文化的一部分。

德钦藏族有着独特的民族文化,地质人在旭龙,自然得入乡随俗。在这里,藏族民居的风格独树一帜,最令人称道的莫过于由土做成的土掌房,在世外桃源般的小村落随处可见。印象里,我们是这些“土路客栈”的有缘人,淳朴的德钦藏民时常会热情招呼我们,土掌房里干净的墙面均用当地黏土和着麦秸刷成,感觉温馨而惬意,主屋的藏式老神龛加上藏桌、壁柜及壁架的合理布局,颇有几分古建筑神韵,它们正无声地诉说着生活的磨炼,展现着延续数千年的藏族智慧。

在这里,弦子舞是德钦藏族群众最爱的民族舞蹈。从香格里拉到德钦,卸下一路风尘,古朴、典雅、悠扬的弦子舞是我们追逐美景的至高享受。弦子舞,一般都围着篝火,呈圆圈起舞,以拉弦子的音乐节奏为准,在悠扬缓和的旋律中开始,在流畅而欢快中表现,在升腾而热烈中结束。精美的民族服饰映衬着藏民的生活,表现出独特的艺术情趣,是藏族文化特有的载体。

在这里,还可见到赋予吉祥寓意的藏饰,“艺术三绝”之一的酥油花,构成了连地接天境界的“风马旗”,用块石垒成的玛尼堆等,这些都是吉祥天境之地的馈赠。

绿水青山·脱贫攻坚正当时

晨起群山清雾深,登高一望皆碧水。在旭龙,山水皆如此,有一种直抵心灵的美,遇见金沙江,是所有地质人的万幸。在这里,追究金沙江河道的历史变迁,探讨古滑坡群的沧海桑田,追溯德钦藏族的历史沿革;在这里,打开心扉,拥抱自然,贡献智慧。地质人在旭龙,天时地利人和,利用水能资源,优化能源结构,消除穷山恶水,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地质人在旭龙,终究是为了一场人生理想的旅程,那便是服务社会、造福百姓,无论往事是否宿醉,这份理想依然温暖如初。在这里,筑大坝,修公路,改善周边交通条件;蓄库水,建山亭,提升生态环境水平;发展渔业养殖,发力旅游观光,助力德钦人民脱贫致富。库区移民,异地搬迁,四川堆绒通,云南至苏鲁,修学校保障义务教育,建医院保障基本医疗,盖新房保障住房安全,实现“两不愁三保障”。脱贫攻坚正当时,我寻思着那天在移民新居的藏族同胞们,一起休闲欢笑,畅谈美好生活,寻得当年凭栏处,核桃依旧栖崖间。

地质人在旭龙,深耕大山、奉献青春,吸纳文化、团结相处,服务百姓、致力脱贫。千磨万击还坚韧,初心不改肩重任。离开紫陌红尘的喧嚣,擦拭心灵上的灰尘,我安静地站在这里,眺望绵延江段,旭日东升,晴空万里。

文章作者:彭超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