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春天,去寻访一座村庄

我一直以为,春天无处不在,其实,真正的春天,是住在乡村里的。细雨纷飞,波光潋滟,桃红柳绿,莺歌燕舞。这种万象更新、春和景明的欣欣向荣景象,还有散发着泥土与草木混合的自然清香,只有在春天的村庄里才是最明显,也是最妩媚的。

春天,去寻访一座村庄,是为了看花。那不仅是杜子美《江畔独步寻花》的放飞心情,还有杨巨源“出门俱是看花人”的豁达、从容。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花,自然不甘落后。那些散漫在山坡、河岸、田埂、村庄里的桃、梨、杏、苹果等,纷纷花满枝头。还有金灿灿的油菜花,冰清玉洁的白玉兰,热情似火的红杜鹃……将整个春天装扮得五彩缤纷。这种集成各种花色,无需精心打理的花期,只有在乡村里才可以看到。那一个早春,在爬山的途中,偶遇一户山民。虽然陈年青苔、斑驳木门,加剧了石墙瓦屋的苍老与陈旧,但一树横出院墙的杏花却如夜空中的星星,让我眼前为之一亮,不仅想起卢照邻那句“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推门入院,只见院里满是花,既有红如霞的桃花,又有白如雪的樱花,还有未开的月季、玫瑰、芍药等。主人是两位白发鹤颜的夫妇,热情得如见古人。我一边喝着他们用山泉泡的清明茶,一边称赞他们的生活有诗意。他们笑说不懂什么诗,只知有花热闹。看似简单的答复,却透露出人生的玄机。在老人的眼里,花装扮的不仅是环境,还代表着处世的方式。春天看花,一冬灰暗的心都会跟着明媚起来。

春天,去寻访一座村庄,是因为一个人。“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崔护在《题都城南庄》中透露出了乡村之行的目的。虽然桃花依旧在春风中艳丽,但物是人非的重寻不遇,终让这一次乡村之行变的空落起来。不经意的美好,在刻意追求时却不复得,就像青烟一样笼罩在春日的上空。这一种青春惆怅不仅是崔护的,也属于每一个有此人生体验的人。记得四岁的时候,第一次随母亲去外婆家探亲。那是一座千里之遥的村庄。我们乘火车坐渡轮,翻山过江,才到达那个满是草房子的村庄。虽然每天晚上睡的是铺着稻草的阁楼,吃的是照得见人影的稀饭,但外婆为了省下路费给我买两个烧饼,硬是背着一筐煤从县城徒步了二十多里回家;隔壁长我三个月的表姐,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偷偷打开祠堂的门被舅公责罚站在雨地里……那些存留在旧日春光里的众多人物,如一张张照片永远地定格在我的人生档案中,让我在无数个春日里,都产生过再次探访的冲动。当四十年后的春天,这种冲动终于变成现实时,我才发现,和着草房子消失的不仅是一座村庄,还有曾经身材健硕的外婆,以及远嫁他乡的表姐……她们都如那些散发着稻禾香气的草房子,永远香甜在我童年的春日里。

春天,去寻访一座村庄,是为了找到来时的路。那些散落在大江南北、乡间山野的村庄,是每一个人的伊甸园,不仅给了你生命的源头,又滋养着你长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它们如故乡般相似,却各有各的不同。不管它们是临水而建、倚山而修,还是居于平原、隐于林间,都拥有自己独特的气质,或灵秀、或厚重、或端庄、或妩媚,让你在剥茧抽丝中都能探到生命的源头。那里不仅有荠菜的芳香,还有钓麦芽虫的快乐,更有用柳条编制帽子当解放军战士的英勇……它们因天高地阔,磅礴大气;又因绿肥红瘦,生机勃勃。在春天的村庄,你才会恍然明白,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春天去寻访一座村庄,不仅是为了看望古人,密切感情;也不仅仅是为了踏青,感受大自然的美好;还有探访足迹,寻找我们来时的路。

文章作者:秦延安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