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汛来早

 赣南的汛期,历来就比别的地方来得早一些。不说北方吧,就是在江西,也比九江、上饶等靠北的地方早个十天、半个月,甚至更早。今年,赣南的汛期比往年来得更早些。“一雷惊蛰始,春风几日闲。”事实上,惊蛰还没到,春雨就已经笼罩了赣南大地。从2月下旬开始,赣州市水文局的雨水情信息短信就“嘀嘀嘀”不断发到手机上了。

“3月5日8时至6日8时,赣州市平均降雨43.5毫米,县平均降雨前三位是:龙南县78.7毫米,全南县76.3毫米,定南县71.6毫米……6日8时,赣州站水位96.60米,较昨日8时上涨2.35米。”这是3月6日早晨我收到赣州市水文局发来的雨水情信息短信。我知道,此时此刻,和我一样收到这条信息的,还有各级政府防汛主官、防汛部门和全市水文工作人员。

几十年的水文工作经历告诉我——汛期来了!整个晚上,我不时翻看短信,睡不踏实,干脆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披了一件外衣,走出房间,来到阳台上。昏黄的路灯圈出的一片光晕,密密的雨丝闪着光扑向地面。在这个清冷的深夜,赣州水文微信群里却异常热闹:龙南水文水资源巡测中心袁龙飞首先发了一张在胜前水文站夜间测验流量的照片,接着是崇义水文水资源巡测中心的古乃平连发一组照片,就差个现场直播了,会昌、赣州、寻乌、信丰等中心也不甘示弱,晒出各自的工作照。和我一样不在测报现场的同事就只能在微信里给他们点赞、加油。新参加工作的陈济天对寻乌水文水资源巡测中心主任李鉴平说:“气定神闲,一看就是老水文!”同时,还不忘伸个大拇指。“向战斗在防汛测报一线的同事致敬!”嗬,这调调,肯定是个领导。你猜得不错,发这条信息的正是赣州市水文局党组书记、局长刘旗福。深更半夜的,敢情也被这雨水折腾得睡不着。“近期雨水偏多,早汛已显,各部门务必严阵以待,强化监测,及时预警,关键时刻显身手。”刘局长吹响了冲锋号。

6日,刚上班,刘局长就叫上我直奔大余樟斗水文站。站里只有一名返聘的水文职工,叫李君民,前两年退休。因为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局领导觉着这个站交给李君民,放心。但是这么大的汛情,他的身体吃不吃得消,休不休息得好,顶不顶得住,领导们还是十分牵挂,决定要去看一看。见到李君民,他刚测完流量,手里攥着一架流速仪沿着水尺码头拾级而上。刘局长嘱咐他要注意安全,忙不过来就请个人帮帮忙,打打下手,千万别硬撑。刘局长了解他这位老同事:1982年部队转业后,一直就待在这个站,没挪过窝,一干就是30几个年头,经常到赣州开会都是当天去当天回,为的就是不影响站里的测报工作。

赶到南康水文水资源巡测中心时,已经十二点了,南康中心的主任刘事敏一行人也刚从浮江水文站“撤”回来。为了抢测洪水过程,收集水文资料,他和参加工作不久的小伙子邱东头一天晚上就在浮江水文站“安营扎寨”,只等洪水来。由于仪器出现故障,老水文职工谢代梁冒雨从赣州把仪器送到浮江,忙得直到下午两点多钟才顾得上吃午饭。

“你们慢慢吃,窑下坝水文站还得施测流量,我先走了。”我一碗饭还没吃完,郭军就起身离开了饭桌,走出了饭厅。刘主任一边扒饭,一边“嗯”一声,算是回应,继续埋头吃饭。看来,这种情况在他们这里是常态。刘主任说,我们中心管理了两个县的8个水文站,其中3个基本水文站、3个中小河流水文站和2个渠道站,6位职工就有3位老同志,1位常年有病。到了汛期,我们这里工作满负荷是常态,超负荷也常有。

郭军是这里的“老领导”,前两年刚从窑下坝水文站站长的岗位上“退下来”。一是他身体不太好,二是他也希望年轻人尽快成长起来。局领导尊重他本人意愿,让他当个“顾问”,起个传帮带的作用。没想到他还是那个率先垂范、以身作则、身体力行的作风。

回局里的路上,雨滴扑打在车窗上,雨刮器左一下,右一下,忙个不停。刘局长若有所思地说,1992年早汛,2002年秋汛、2006年暴雨山洪、2015年特大洪水……我们赣州水文的干部职工都没含糊过。过了一会儿,他很自信地睡着了。

农谚云:“过了惊蛰节,春耕不能歇。”农人不歇,图个好收成。水文人不歇,图啥?

领导给出了标准答案:使命所系,职责所在!老水文人说:“吃这碗饭,干这份活。”嘿,这回答。

文章作者:华芳责任编辑: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