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防汛人的“等待”

参加工作前,听我叔讲,他们从未听说过“防汛”这个词,那时人们出门多是靠“看云识天气”,通过云层的颜色和变化来判断天气。若看到乌黑的云层,抑或看到密集的蜻蜓飞得很低,人们就知道要有大雨了。

这是改革开放前农村的“防汛”知识,多数不准确,还时有发生人被洪水冲走的悲剧。那时没电,也没有电视,人们无法从哪条渠道获取到准确无误的天气预报。对每年的山洪灾害,人们毫无应对措施,只能凭靠运气加以防范。那时就是县里也还没有设立专门应对“防汛”工作的部门。面对山洪,县里也只是总结出一条大致规律:小洪水两年一遇,中洪水三年一遇,大洪水八年一遇。

这种现状一直持续到我参加工作后第二年,也就是1996年。当时我在孟彦镇水利站工作,随着我国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经济实力不断增强,频发的山洪灾害防御工作被提到了政府的议事日程。那年,我县成立防汛抗旱指挥部,在25个乡镇水利站安设了程控电话和电台。从这一年开始,县里规定:从4月1日至9月30日为汛期,要求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成员单位、各乡镇人民政府、水库管理所及水利站24小时应急值守;电台电话时刻与县防汛办保持畅通状态。从这一年开始,各乡镇汛前务必落实:镇、村山洪灾害防御预案和水库“三个责任人”;做好水库电站的安全检查;并要求充分利用赶场天播放山洪灾害光碟,进行防汛宣传。从那一年起,人们知道了“防汛”这一名词的含义。

但那时乡镇防汛设备还很简单:一个乡镇就一张桌子,一个电台,再加房顶上立一根避雷针和天线,就组成了防汛的全部。遇有大雨或暴雨,就用电台与县防汛办喊话报告。因为交通不便,其他村寨有雨情水情,也只有等村里人来汇报才知晓;若是哪里发生险情灾情只能是焦虑地干等。

频繁的山洪灾害,使国家进一步加大了对水利和山洪灾害防治非工程措施项目建设的投资。从1995至2008年,黎平县水利建设一步步升级,尤其自2014年起,建立了一个较完善的县级现代信息网络防汛抗旱指挥中心。通过指挥中心监控平台,可以对重点水库和河道适时监控,实现了远程监控和调度,使防汛工作有了质的飞跃。

有了这个平台,配合省州县气象,我们可以提前几个小时,也可以提前几天甚至十几天进行雨情预警;几秒钟可发送700条预警短信,全县25个乡镇403个村可全覆盖,预警的准确率达90%以上。许多群众说:“现在气象太准了,说哪天有暴雨那天就有暴雨,说哪天天晴那天就天晴,就好像是天上的神一样。”其作用之大令人难以想象。

2016年6月10日凌晨,我县九潮镇发生100年一遇的洪灾,降雨量达374.2毫米(这次暴雨县防汛办提前15天就发出了预警通知)。特大暴雨发生在凌晨3点钟,几个小时后,九潮镇阡洞村洪水就漫到了二楼,整个村庄一片汪洋,庆幸的是,村长支书早就带领村民成功避险了。因村子上方有一个西良水库,他们一直以为是水库溃坝了,下游的榕江和从江两县防汛办紧张起来,不断打电话来询问,我们说没有,他们才放心。

这时我们最担心的是下游的双江水电站(中型水库)和电站下游双江镇人民的安全。县防汛中控室只有我和杨晓锦,我们一边看视频一边打电话通知当地立即作好群众撤转和泄洪的工作。因那里未下雨,又是凌晨五六点钟,许多群众不愿意撤转。没办法,政府所有干部职工全部投入,对不肯撤转的一律强行带走,经两个小时才辙转完成。

群众撤转处理好后,电站这边却出了大问题。双江电站公司没有听从县防汛办命令,坚持继续发电。通过视频,我看到电站还安排一个人在大坝上监视水情,走去走来,就是不开闸泄洪。我和杨晓锦吓出一身冷汗,立即再命令电站公司经理:“马上开闸泄洪并停止发电!”然而等了很久仍不见动静。

就在我们感到无比焦虑时,又接到从江县防汛办来电,说双江电站上游的龙王滩电站大坝左坝肩被冲开一个缺口,希望下游的双江电站做好防范。接到他们的信息,我大感恐慌,身上衣服全湿了:那几个工人再不出来就要完蛋。龙王滩水库也是中型水库,再加上九潮下来的洪水,也不知双江电站大坝能否承受得住。我和杨晓锦只得一边向指挥长报告一边又不停地催促双江电站工人停止发电;此时洪水已快漫到坝顶了,电站大坝上的人还立在坝上观望。工人还在电话里说:“不会吧,这里又没降雨,哪来洪水。”听到这个回答,我简直要崩溃了!

看到库水位10分钟上升1米,速度惊人。我再打电话大骂工人:“洪水漫大坝了,你们要钱不要命啊?”后来我骂起了粗话,可能他们也是害怕了,便停止发电出了厂房。这时,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发生了:他们四个人上到大坝3分钟后,厂房顷刻被洪水淹没。

那次洪灾,双江镇所在地的大部分门面都被水淹到了一楼,损失了许多财物,所幸无一人伤亡。洪水后,电站几位工人和双江镇的老百姓无不称赞感谢县防汛办提前为他们预警,使他们撤转到了安全地带。

而我,现在想来都心有余悸,那一夜,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战争。我想若没有国家为我们建好这山洪灾害监测系统,真不敢想象那几个工人和下游的几千名群众将会是怎么样的结局;若是发生在改革开放以前,这场洪灾又将以什么样的局面收场?我不敢细想。

一路走来,沐浴风雨,不知不觉进入了二十一世纪,黎平实现了水雨情动态监管,大大提高了黎平防汛信息化水平和防灾减灾能力。这是一个奇迹!

从最初杳无音信的焦虑等待,到有条不紊的实时监控调度,黎平防汛,揭开了历史的新篇章。

文章作者:刘洲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