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网站征订1.jpg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最可爱的水文人

2018年10月13日晨,除了秋意渐浓,杏叶初黄,周末的长江委大院静谧如常。数天来,前后方长江水文人习如寻常的彻夜坚守,不知是否会和1998年抗洪、2008年汶川地震抢险时长江水文人经历的那些平凡的日子一样,因了这段历史,再次成为一个集体不可磨灭的印象。

10月11日晨,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江达县波罗乡发生山体滑坡,阻断金沙江干流形成堰塞湖。关键时刻,我们能否向国家防总和长江防总决策提供及时可靠的水情预报信息,显得尤为关键。

早8时,预报中心水情室,室主任冯宝飞的桌上放着一碗吃了两口的热干面,他正聚精会神在电脑前复核即将在长江防总会商会上汇报的水文气象分析报告,水文局程海云副局长、预报中心闵要武主任、邹冰玉副主任站在他身后,小声商量着,对关键信息一一确认。水情室其他几位同志也紧张核查着历史峰值和各方汇集而来的水雨情数据。

水情室对面的预报中心会商室,水文局王俊局长在手机上查看实时水情,脸色略显疲惫,趁间隙,我问:“王局,您彻夜未眠吧。”他回答:“五点眯了一觉,睡了两个小时。”不经意间,他在防汛测报这个无形的战场上已经坚守了36年。前一天上午的水文局党组紧急会议上,王俊提议由程海云负责白格堰塞湖长江委水文局应急监测工作前后方协调指挥,但一大早,王俊局长还是来了。他说,在家坐不住,来看看,在一旁分析,不影响预报员作业,和同志们待在一起,心里踏实。

时针拨回12日16时,程海云召集水文局机关相关部门,主持召开白格堰塞湖应急监测后方统筹协调会。为保证前后方信息共享、联系通畅,建立白格堰塞湖水文应急监测工作联系群。前后方人员陆续加群,王俊局长也加入了联系群。至此,白格堰塞湖长江水文应急监测“网上作战指挥中心”宣告成立。

18时,群里通报得知,傲次乃在堰塞体上游19公里处设立的金沙江堰塞湖临时水尺,从14点开始到17时30分,涨幅2.41米。这位少言寡语的藏族硬汉,正不顾个人安危,牢牢驻守在已成无人区的波罗乡江边的观测“阵地”上。因无法携带更多物资,他仅带了六根水尺。30分钟看一次水位,一个小时下到冰冷的江水里更换一根水尺的位置,做好接测,保证观测的准确和连续。情急中没带救生衣的他,在漆黑的夜里、冰冷彻骨的水中,坚守了一个整夜。那是用生命坚守的一个整夜!正因了他的坚守,才有了后方预报员做水情分析时坚实的底气。

18时50分,四川省防办传来消息,堰塞体开始漫顶自然溢流,群内空气骤然紧张。程海云事后说,过流那天晚上,他不停接打电话,接听指令、布置任务,我问:“您当时什么心情?”他回答:“焦急、特别焦急。”他说,库区里仅有的波罗和臧曲两个工程水文站都淹了,发挥不了任何作用。没有数据支持的水情预报无异于盲人摸象。堰塞体过流,大局上看是好事,危湖高悬的险情正逐步化解。但长江水文派出的三支突击队都还在急行军赶往目的地途中,关键时候,水情预报需要的基础数据测不到,上不来,这仗怎么打?对我们来说,就好比敌人已经发起冲锋,我方部队却没有到达指定位置。这种情况,对长江水文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对预报员们和我本人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只能硬着头皮挖掘资料潜力,千方百计谋求解决方案。

堰塞体过流后,原本的堰塞湖险情逐步发展为过流洪水带来的下游河段防汛应急险情。形成的过流洪峰到底多大?沿程如何演进、对下游将带来多大的影响、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容不得半点含糊。此刻,“指挥中心”意见高度一致,坝下的流量数据立刻上升为最关键、最紧要的信息。凌晨3点,白格堰塞湖水情快报及时发出,随后逐时报送。王俊局长事后说,关键时刻关键预报发挥关键作用,再次体现了长江委的整体技术实力,也再次证明长江水文是一支有担当、有集体荣誉感、能打硬仗的团队。

8时28分,最新的水文气象分析报告出炉。闵要武拿起桌上一个不知谁带来的面窝,狠狠咬了两口,夹起一个笔记本,匆匆赶往15楼的长江防办参加会商。险情尚未过去,战斗还在继续。

时间定格在2018年10月13日,周六,8时30分。此时,许多朋友或许还懒在床上,想着周末时光如何打发。这一刻,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请你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更深刻地认同——他们确实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文章作者:蒋纯责任编辑:wang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