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冬日可爱

天气转凉,太阳越显金贵。冬日就在你愿意不愿意的时空轮回中来了。作为一年之中的收官者,冬天以其凛冽的寒冷,凌驾于春夏秋三季之上,让山寒水冷,水落石出;让草木凋零,虫鸟静寂;让谷物入仓,大地沉寂,应该是让人钦佩和仰慕的,但我却并不怎么喜欢,而对于入寒之前的那些时日却分外钟情,并称之为冬日。

小雪之前,天还没有彻底的冷下来,大地的余温也没有散尽,天气晴朗得像晚秋一样,晴空的高爽,晨霜白得像少女脸上抹的脂粉,太阳一上屋檐,鸟雀便又鸣叫,老人和小孩就又去门外的向阳处谈天说地了。天空是纯净而又璀璨的瓦蓝,日光洋溢得就像一瓶蜂蜜,引诱得你在房间里怎么也坐不住,总想出去走一走。室外的阳光亮而不灼,就连空气都充满了阳光的味道,和屋子的阴冷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总想晒一晒。沐浴在阳光中,身体连着骨子都变得酥软起来。这样的阳光落在草木上,草木就变得五彩缤纷,色彩的丰富让冬日充满了情趣,浪漫之极。

这种浪漫在乡野里,便有了另一种意境。秋收之后的田野坦诚肺腑地将自己的身躯裸露无遗,柿子树脱得也只剩下一个个红嘟嘟的柿子,金黄的玉米攀上院中的树杈,鲜红的辣椒挂满了檐墙,稻谷已经入仓沉睡,偶有几块田地还没有拔掉的棉花秆或是遗落的玉米秆,也尽显生命消尽的枯竭。虽然整个田野已是萧瑟之态,但冬小麦已经露头,让荒凉的大地萌发出一丝生命的希望。虽然这种色彩相对于整个天地的萧条来说,毫不起眼,但作为生命的延续,敢于与严寒相抗,便足以让人骄傲。

阳光还没有落尽,寒气已经开始游走。这种按捺不住的性格,让天色迅速暗下来,夜快速拉起幕帘。星星还是那个星星,却愈发高远;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却愈发清冷。那些入骨的寒意,就像释放出的妖魔,尽显阴翳之气。村庄里偶尔有晚归之人,便会惊起声声狗吠,直到脚步声的远去。《诗·小雅·四月》中说“冬日烈烈,飘风发发”。冬日的夜尽显寒冷与慢长。天寒地冻,风如刀割,人们蜷缩在家里,或围炉取暖,或饮酒作乐,或看电视交谈,尽是欢欣。冬日,让更多的人,情愿守在家里陪伴家人。

虽然真正的冬天还没有来临,但早晚如坐过山车似的气温差异,让我却真实地感受到冬日的温度。早上还是毛衣毛裤,中午却是衬衣薄衫,夜晚却需炉火慰藉,一天的乱穿衣让我感觉冬日如顽皮的小孩,脑海里不仅冒出“冬日可爱”。冬日可爱,与人便是一种温暖。

我喜欢冬日的可爱,更喜欢成为这样的人。

文章作者:秦延安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