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水文人的四天与四十年

时已入秋,却仍不时回想起今年夏天的那一幕幕。2018年8月17日,狂风骤雨席卷着南京城,第18号台风“温比亚”正面袭来。南京市防汛指挥部启动防台风Ⅳ级响应。作为水文人,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深入基层,到第一线去,与站上的职工并肩作战。于是,当南京城还在周末慢节奏的睡梦中,我便安排好工作,亲亲沉睡的女儿,告别家人,出发去前垾村水文站,开始为期四天的住站生活。

从城区驱车赶往江宁区方山脚下的前垾村水文站,一路上车辆很少。很快来到秦淮河畔,河水夹杂着泥沙,奔泻而下,水位还在快速上涨。我径直来到句容河缆道房。一开门,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张维东站长拿着水位流量过程线图,转过身来笑着说:“这要感谢‘厅长送清凉’啊,为我们基层站所安装空调。今年汛期每天测流,不用再忍耐酷暑,汗流浃背了!”

听他这么一说,勾起了我的回忆。记得2001年我刚工作,第一次来到前垾村水文站。那时的缆道房还是原先的老房子,只有几平方米,破旧不堪,窗子很小,里边黑暗潮湿,闷热难耐,只待了一会儿,浑身的衣服就都湿透了,胳膊、腿上还被蚊子咬了好多个包,吓得我直想逃。

站上的胡电海站长看到我的囧态,走过来安慰我,他说:“我在站上呆了快二十年了。第一次来到站上,那时条件更艰苦,还是一间小小的土坯房,没有电,没有路,测流是用手动绞车,白天满身汗,晚上一身包。”

胡站长描述的“满身汗、一身包”的样子仿佛近在眼前,然而时间飞逝,四十年过去了,这座缆道房早已经旧貌换新颜,完成了达标站建设,四十多平方米的面积,最近又经过出新,墙壁雪白,宽敞明亮。原先的手动绞车被电动操控台替代,如今的一键式全自动测流系统又登上了历史舞台,它的精准、快捷,为水文流量监测登上新的台阶。四十年的变迁,水文站的仪器设备,更新换代;工作环境,也焕然一新!

我回过神来,一边放下东西,一边接过水位流量过程线图,开始和张站长一起研究起测流方案来。方案确定了,便是往复不停地监测。一边监测,我们一起讨论设备操作的注意事项,交流流量监测的细节、误差产生原因,研究流速场分布规律等等。看着数据量不断积累增加,我和张站长脸上都绽放出欣喜的笑容。我们畅想着,这些监测成果能为课题研究找出有推广价值的流量在线监测方法和技术,能够在这个站上第一个实现,能够尽快把水流量监测也像降水量、水位监测一样实现无人值守、实时在线。我们希冀着辛勤的劳作,能为水文的创新发展,添砖加瓦,推动向前。

一天的连续监测,时间很快到了傍晚,吃完饭,我们又赶到缆道房继续监测,查看水位下降的状况,估算着下一个测次时间的安排。夜里11点,完成当天最后一次流量监测。沿着秦淮河大堤上宽敞平坦的水泥路,我们回到站房。站在院子里,欣赏着深夜静谧的秦淮河夜景。面前滚滚而去的河水深沉而执着,身后方山影如黛,耳畔蝉鸣蛙声一片。

看着新建的站房,我和刚来驻站的师傅闲聊,站房还没验收,有些设施设备还不完善,问他是否住得习惯。师傅说:“习惯,习惯! 两百多平方的小楼,一千平的大平台院子,依山傍水的,还能自己种菜、钓鱼,这站的环境多好呀!”

我指着上游四百米处的正方大道秦淮河大桥,不禁慨叹:“这座桥的建设,给咱们水文站的水文特性造成不小的影响。那时局里推动实施《南京市水文管理办法》刚刚发布,局领导带领我们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咱水文的合法权益,用这赔偿款,再加上老站房拆迁款、省里下达的达标站建设专项资金,才有了现在的这座站房。”

一旁的张站长,也感慨地说:“这座站房,已经是咱前垾村水文站的第四代站房了,从1964年建站借用附近农户的房子,到一层的砖混平房,两层的砖混房,再到现在这座有水、有电、有空调、有网络的现代化管理用房,不容易啊!”

看着张站长深邃的眼神,凝视着远方。我知道,他工作三十多年来一直驻守在这个站上。他子承父业,亲历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水文站的历史变迁和水文工作的进步发展。张站长嘴角慢慢现出灿烂的笑颜,那是他幸福生活的花朵在心里盛开的展现。

第二天凌晨四点,闹钟准时把我叫醒。打开手机APP,查看一番水位变化情况,和我们预判的情况一致,水位已经下降了0.27米,已经接近0.30米落差的续测值。童自勇和郭师傅赶往秦淮河监测断面,我们也立即赶到句容河缆道房。此时,天空漆黑,夜还在一片沉寂之中。

我和张站长赶紧开始当天的第一个测次,生怕错过了监测时间。缆道法监测的第一个测次测完,东方的第一缕朝霞才开始出现。看着铅鱼拖着三体船缓慢行驶在水面上。远远看去,我们的测流设备仿佛就是一只“水凤凰”,那流速仪就是水凤凰高昂的头,那铅鱼就是水凤凰的躯干,那橘红色的三体船就是水凤凰的翅尾。它轻轻依水而行,端庄而大方,恬静而从容,深沉而博雅,是被水文人驯服的水凤凰,它为水文的监测建功立业,它为水文的发展书写俊美华章!

第二天、第三天,我们依旧重复着昨天的监测,只是水位下降的更加平缓了。第四天上午,11点20分前垾村水文站测流断面受下游两个闸门变动影响,水位停止下降,开始回升。台风“温比亚”送来的一场洪水过程告罄,水文人的一场战斗宣告胜利,我的四天住站生活也宣告结束了。

回程路上,在落日的余晖中站上桥上,我深深地凝视着不远处的前垾村水文站,心中满是感慨。四天的住站生活,不仅让我深深体味到了基层站的甘与苦,学到了很多测验工作的细节要领,欣赏到了大自然赐予劳动者的日出日落美景,容身于方山脚下、秦淮河畔诗情画意的环境中,更让我深深感悟到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水文工作的历史变迁。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春风化雨,万物繁盛,前垾村水文站四十年的发展正是一个清晰的缩影。时至今日,水文的工作环境由旧变新了,工作设备先进高效了,工作思路向创新发展了,工作方式法制引领了,工作劲头实干带头了,工作心态乐观向上了。

漫日云霞映照下的秦淮河如此富有诗意,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只能用一首即兴小诗表达我内心的澎湃:“改革开放四十载,春风化雨硕果鲜。环境抛弃穷苦差,曾经旧貌换新颜。设备不再人力苦,先进精准实用兼。思路不为守旧古,创新发展争当前。方式改变条例见,法制保护促发展。劲头鼓舞皆实干,党员带头在一线。心态风骨立潮头,乐观向上笑颜赞。金陵自古龙虎地,南京水文勇当先。”

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