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水润院前村

又到国庆时,我和往年一样,携家人回到地处赣中腹地的永丰县院前村老家欢度节日。

驱车行驶在今年改造一新的山村水泥公路上,车窗好似画框,院前村的青山绿水,是框中流动的风景。“慢点开!慢点开!”妻子和女儿降下车窗玻璃,用手机拍个不停,将美景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引来许多人点赞。家乡不是名胜风景区,美在持续优化的生态环境。

来到五弟家,新建的小楼前溪水叮咚,一群白鹭在水中悠闲地嬉戏、觅食。五弟打开电视、电脑,让我们“各取所需”。他接着从电冰箱中取出已去皮的脚板薯,用自来水洗净,擦薯浆做薯包。电磁炉上,铁锅中的茶油芳香四溢,稍后将出锅令人垂涎欲滴的油炸薯包。薯包是家乡的土特产,色香味俱全,是乡亲们用于招待贵客的美食。

我是水利职工,又是县作协负责人,自然想到利用国庆假日,写篇家乡受益改革开放的稿子。“三哥,你就采访我吧!也让我出出名。”五弟乐呵呵地说,他今年40岁,是改革开放同龄人。“采访你?我还不如写自述。”我对小我9岁的五弟说。他不依不饶:“是水利让我们村过上了幸福的美好生活!我猜三哥定是要写四十年水利变化。”

是呀,院前村的变化,主要变在水利。改革开放前,家乡缺水,严重缺水,“干死蛤蟆、饿死老鼠”,是这个村缺水之苦的真实写照。

回忆童年生活,不由想起半瓢山泉水的故事。1976年的一天傍晚,7岁的我到邻居家找玩伴,邻家5岁的小弟祥子,端着半瓢山泉水解渴,这时两条打架的黄狗撞到了祥子,他一个趔趄,水瓢脱手摔在地上,山泉水全洒了。祥子哇哇地大声哭了起来。当时,祥子家里仅剩半瓢山泉水,浪费水必遭妈妈责怪。山泉水来之不易,乡亲们每天在日出前,要翻山越岭去挑山泉水,耗时近两小时才能将水挑回家。

院前村不仅缺饮用水,农田灌溉用水也缺。当时,蓄水工程少,村里大部分耕地是“旱包子”“望天田”,农作物丰产丰收,主要靠天下雨帮忙。红薯、花生、芝麻等耐旱作物,是村里的主导产业。乡亲们早餐吃薯渣丸子,中餐吃蒸薯块,晚餐吃炕薯饼,很少放油盐。吃几天白米饭,是生病时才有的待遇。薯渣丸子,是用滤去淀粉的薯渣制作的,里面含有泥沙,吃起来硌牙涩口。有天早晨,我偷偷地将最后一个难以下咽的薯渣丸子丢进垃圾坑,不幸被父亲发现,不仅挨了揍,还被迫捡起薯渣丸子洗净,含泪咽下。当时,我们一家八口,孩子都未成年,主要靠父亲的工资维持生活,有时吃薯渣都要靠乡亲施舍,每遇灾荒就要借粮下锅。吃红薯难消化,经常吃更伤胃,我的胃病就是吃红薯落下的。

为了充分利用雨水种地,乡亲们是蛮拼的。一天下大雨,大伯急不可待地冒雨翻耕水稻田,稻田要反复耕整,搅出泥浆才能蓄住雨水。大伯急切的赶牛声穿过雨帘,在山间回荡。一位村干部,在雨夜摸黑栽插水稻,不慎被毒蛇咬伤,家人劝他赶紧去医院治疗,而他心存侥幸地说:“筷子般的小蛇咬不死人!”其实是舍不得花钱。天亮后蛇毒发作,村干部不治离世。

改革开放前,未出现“打工”一说,乡亲们很少外出务工,有的一辈子未去过县城。除了种植、养殖,村民们忙于上山砍柴,大家不烧煤炭,也买不到液化气,更用不上电炊器具,照明电都是每晚只供应4小时。原本缺水的村庄,因为过度砍伐林木,造成水土流失,导致山秃泉枯,耕地跑水、跑土、跑肥,地瘦人穷,年轻人难以娶到媳妇。

水遂人愿。1979年,永丰县返步桥中型水库获上级批准复工,院前村是受益村之一,乡亲们闻讯后喜不自禁,纷纷要求参加工程建设。历经6年的不懈奋战,1985年,水库主体工程顺利竣工并投入运行。当一渠清水流到院前村时,村民们家家户户燃放烟花爆竹以示庆贺,争先恐后地送果品慰问工程建设者。然而,村民们在工地未找到水利工程师的身影。第二天才有人“透露”,原来,当时水利工程师被村里的“抠门大王”光哥强行请到家里吃饭。

返步桥水库的建成,使永丰县5个乡镇的两万亩耕地实现旱涝保收,其中院前村98%的旱地变水田,村里的小河不再干涸了,一举摆脱过去的水荒困扰,不仅告别吃薯渣充饥的日子,水稻种植还有余粮出售。

水库在保障灌区供水的同时,附属工程三座水电站也相继建成并网发电,村民们用电从此不受限制。如今,电视、电脑、电冰箱、电饭煲、电磁炉、电热水器等家用电器,已进入寻常百姓家。充沛的电力供应,用电炊器具的农民越来越多了,砍柴烧火做饭的农民越来越少了,厨房不再烟熏火燎、灰尘扑鼻,更可喜的是山林得到养护,大片荒山重新披上绿装,清泉复流,鸟儿回归。

水龙头入户,竹扁担下岗。院前村虽然解决了饮水难问题,但饮用的是水库输送来的地表水,未经净化,不利身体健康。正当村民们打算自筹资金建设自来水厂时,国家着力推进农村安全饮水项目实施,安排财政专项资金建设农村自来水工程,受益农民只需负担室内用材费用。不到一年时间,自来水管就安装到家家户户的灶头,村民彻底告别挑水喝的历史,不仅饮水安全有保障,还节省了大量挑水时间用于务农,加快了脱贫致富的步伐。

2011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水利改革发展。其实,中央发布的每个涉农一号文件,都有水利建设方面的内容。从2011年到现在,国家持续推进大规模小型农田水利建设,项目资金由财政全额负担。院前村集中连片的耕地,全部纳入灌区改造项目,建设“田成方、路成网、渠相连、旱能灌、涝能排、机械能下田”的高标准农田,明显改善了农业生态环境,减轻了农民耕作劳动强度,降低了农业生产成本。同时,推进农田水利管理体制改革,村里成立农民用水户协会,承担工程建后管理责任,做到建管并重,一举突破过去农田水利工程“有人建、有人用、无人管、无钱管”的建后管理瓶颈。

“要做好治山理水、显山露水的文章。”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西、井冈山视察时特别强调。这年开始,永丰县全面推行河长制,院前村积极响应,村民们自发成立义务护河队,清洁河流水质、清除河道违建、清理违法行为,从源头防控污水废气排放,上山头植树造林防治水土流失,下田头防止农药化肥污染,在岸头防止破坏水利工程,进户头宣传治水护水节水……营造“空气清新、河水清澈、大地清洁”的美丽家园。

担任院前村义务护河队队长的五弟说:“作为改革开放同龄人,我是家乡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受益者。有了好政策还需要我们村民自己的努力,正如习总书记所说‘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今日院前村,治山治水又治贫,山美水美家园美。

文章作者:刘浩军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