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悠悠伯渎河的乡愁

徜徉在无锡的南长街,古朴的街道、繁华的人流和时髦的商铺让这条古朴的街道焕活新生,不变的是街道旁潺潺流水的古运河,诉说着这条老街的沧桑。沿着这条老街往南行走,有一座单孔石拱桥,这便是无锡最为著名的古桥--清名桥,在清名桥南侧约50米处,运河从这一分为二,一路往南向姑苏而去,一路偏东方向往梅里古镇而去,我们的故事,就从这三岔河口开始。

16岁的祝大椿在无锡曹三房冶坊学徒结业后,在南门外伯渎河畔拜别了寡母,一路向东闯上海滩去了。那是1872年,算来已是150年前了。大上海让青年祝大椿开了视野,长了本领,有了雄心,在他的精心经营和恪守信用下,后来居上成为上海铁业巨子,并一路成为旧时上海滩工商界响当当的人物。悠悠的家乡水让他忘不了伯渎河对他的滋养,事业有成后,祝大椿反哺故乡,投资实业,兴办学堂,推动了苏南民族工业的发展。现在,祝大椿故居矗立在伯渎河边,眺望着伯渎桥和清名桥构成的这个三岔河口,也注视着河水中流淌的千年文化。

“古运河水流,清名桥上走,三月桃花舟,杏花风雨后”,一首《古运河之恋》让无锡古运河和清名桥蜚声内外。但在地道的无锡本地人心目中,从清名桥开始分岔的运河的另一支——伯渎河,才是他们的根、他们的魂、他们的本。

伯渎河原名泰伯渎,是泰伯开凿出来的一条河道。商朝末年,泰伯奔吴在梅里落户后,为了灌溉和排洪的需要,率领本地百姓开凿了今天的这条伯渎河,迄今已有3200年历史,是世界上第一条人工运河。全长约43公里,流经无锡市区、坊前、梅村到鹅湖,并延伸到苏州常熟。在清名桥附近,后人开凿了运河分支,成为江南重要的骨干河道。

这项巨大水利工程,使得当时的荆蛮之地得益匪浅,它对江南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吴国的逐渐强大起着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

伯渎河滋养了梅里,造就了勾吴国,孕育了吴文化。现在无锡梅村镇区中心,有后人为了纪念泰伯而几经修缮的泰伯庙,距离泰伯庙不远的鸿山,还有泰伯后人通过伯渎河将泰伯移葬的泰伯墓。从2006年开始,每年的4月10日,从伯渎河畔走出去的吴姓后人,都会汇聚到泰伯墓前的吴文化广场上举行盛大的仪式,纪念吴姓始祖,弘扬传统文化。“扬山水名城之名,显吴地文化之蕴”。

显然,喝着伯渎河水长大的祝大椿没有忘记先祖,在有能力为家乡做点事情的时候,他毫不吝啬、满含热情的资助了家乡的建设、产业和教育。而新时代的无锡人,也没有忘记先祖,在这条历经千年沧桑的河道在经济高速发展车轮的碾压下日渐淤塞的时候,用一系列举措向这条母亲河伸出拥抱的双手。

2007年,无锡市委市政府明确伯渎河河道综合整治和断面水质达标目标,排污口封堵、沿岸环境整治、住家船取缔、规模畜禽养殖整治、水生态修复、清淤调水和景观建设等工作逐步展开,河道水质和堤岸环境得到显著提升。

2015年,无锡市委市政府结合城市化建设进程,从生态宜居的角度出发,对伯渎河开展新一轮综合治理,在河道生态清淤、河岸生态建设的基础上,沿岸景观配套、居民便行步道等工程紧锣密鼓的开展,有着数千年历史的伯渎河成为无锡的重要人文生态发展轴,自西向东连通了清名桥历史文化街区、梅村泰伯庙文化街区和荡口古镇景区,实现了一条主线三个重点。

2017年,无锡市全面深化河长制,落实由市委领导担任伯渎河的河长,河道管理有了真真切切的行政长官,巡河、护河、治河——河长与河的兴衰紧密相连,察看水质、消除污染、科学调水、生态治理……保护休戚相关的母亲河成为河长义不容辞的肩上重任。

多措并举,综合施策,孜孜不倦的努力唤来了母亲河的回应:连续两年河道水质稳步提升,河容河貌较往年有了质的飞越。晚餐后、休息日,人们越来越乐意回到母亲河的怀抱中,亲水近水,感受这流淌千年的水韵。

一个半世纪前,那位民族工商实业家离开伯渎河外出闯荡时,身后传来的是慈母的呼唤;

一个世纪前,那位民族工商实业家回到伯渎桥边时,耳畔听到的是故乡的点赞;

岁月行进到当前,若是那位民族工商业实业家再回到伯渎河畔,眼中满是故乡的璀璨——一座工商业繁荣的历史文化名城在伯渎河的孕育下屹立在江南大地之上。

元代赵孟頫七律《夜泊伯渎》:秋满梁溪伯渎川,尽人游处独悠然。平墟境里寻吴事,梅里河边载酒船。桥畔柳摇灯影乱,河心波漾月光悬。晓来莫遣催归棹,爱听渔歌处处传。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水韵悠悠,道不尽伯渎河的那片乡愁。

文章作者:江文波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