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家乡道路“四级跳”

我的家乡是江汉平原著名的鱼米之乡——洪湖。那一曲《洪湖水,浪打浪》悠扬悦耳、嘹亮动听的歌声传遍了祖国大江南北,“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让每一个洪湖人感到无比激动、自豪。屈指算来,今年我已足足五十有八,最感动、最难忘的,还是家乡道路的“四级跳”。

1965年,还是小娃娃的我,每逢爷爷奶奶、父亲母亲走亲戚“赶路”时,都要赖着去。那时,我们家乡的人走亲戚大都是驾船走水路,因为房前屋后均是水,真可谓白茫茫,浪打浪。

1965年后,上级决定实行河湖分家,就是在洪湖大湖北岸挽起一道堤子,开挖一条四湖总干渠,挡住“四湖”(三湖、长湖、白露湖、洪湖)渍水,好让沿湖人民群众生产生活。于是,经过三个冬春开挖修筑,沿湖1万多名劳动力战严寒、斗风雪,凭着一条扁担、两只竹箕、一把铁锹和勤劳的双手、坚实的双肩,在湖坑洼地筑起了一条长31.5公里、堤面宽4米、堤顶高22米的四湖围堤,开挖出了河底宽40~50米的四湖总干渠。由此,家乡就有了无数条土路,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泥巴路,走亲戚或串门时,大家便穿着布鞋或胶鞋在土路上往来,慢慢地告别了水路。

11年后,也就是1978年,家乡发动群众修路,每家每户修100米长4米宽的砖渣路面。我作为当年村民办教师也加入了修路行列,每天早上7点钟前和下午5点钟放学前,组织学生拣砖渣一小时,整整坚持了一个月。家门口建成了砖渣路,这是几十年来我们湖乡草地的第一条砖渣路。每当看到手扶拖拉机在路上“突突”行驶时,我总有一种自豪的感觉,因为家乡的路在发生变化,比走水路、土路要强好几倍,既节省了时间,又提高了效率,也缩短了距离。

前些年回家乡时,走在砖渣路上,我欣慰地笑了。同行的堂侄好奇指出:“叔叔,你的笑容可以看出你高兴的心情。”“是啊,我是当年这砖渣路的建设者之一。虽说是砖渣路,可对于我们这‘水窝子’的地方可是不容易啊!这也是路进步的象征啦!”我感叹道。

2015年,家乡赶上了国家建设乡村公路的大好机遇,搭上了全国公路建设的快班车。不到一年时间,修起了一条长35公里、宽7米、厚30厘米的水泥路,连通了沙口、汊河两个乡镇,那动力农用车、小轿车、客运车等在门前黄观公路上疾驶,上集镇、逛县城可在家门口“招手停车”,湖区农渔民享受了路的方便和实惠。特别是各家各户的电动车、摩托车在乡村水泥路上往来自如,风驰电掣,装运着稻谷、棉花、黄豆等农产品,手扶拖拉机等农用机械开到田头地边装载,省力、省工、省钱,家乡彻底结束了水路、土路、砖渣路的历史。

今年4月5日,狂风夹着倾盆大雨疾驰而来,我乘坐的小轿车在水泥路上行驶,前去老家寄托我的乡愁和思念。如果没有水泥路,我的愿望也只能是隔地祭拜而已。

这路之变,要感谢谁呢?正在我寻找答案之时,乖巧的孙女说出了四个字:“改革开放”!

文章作者:陆剑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