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他们是蜀水的砥柱

    发源于井冈山的蜀水,以其清澈温婉被人们称为“江西最美丽的河流”。去年年初,吉安市召开河长制工作会,明确我为这条河流的市级河长。首次巡河,我便被河流生态和百姓的护水情结深深震撼和感动,写下了长诗《我是河长,蜀水河长》。
    一年来,我十多次走近她,见证过她春天的烟雨缠绵、夏天的碧波汹涌、秋天的五色倒影、冬天的清明如镜,一切都是那样美好。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美丽的蜀水最近却展现了她桀骜不羁的一面。这一次,当我来到她身边时,发现她竟是如此暴烈……
    五斗江乡的转移速度
    受台风“艾云尼”影响,蜀水沿线的井冈山、遂川、万安、泰和等地普降特大暴雨,遂川县五斗江点最大降雨量高达215毫米。6月8日7点30分万安林坑水文站报:蜀水超警戒水位4.46米,流量1890立方米每秒。同行的老水利曾志明告诉我,蜀水多年平均流量28.1立方米每秒,此次降雨比有水文记录以来的最高警戒水位高出1.62米。蜀水正经历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
    雨还在下。蜀水沿线的公路多处冲毁,无法正常通行。我们从遂川绕道井冈山下,前往降雨量最集中的五斗江乡,一路有道路塌方,滚石不断。经过两个多小时辗转,来到了五斗江墟镇。乡党委书记康小强两眼湿润地告诉我,幸亏转移及时,否则不堪设想。7日下午,乡里原来准备召开村支部书记会,但雨势越来越大,乡里当即启动防汛预案,所有干部挨家挨户动员群众转移。
    家住三和村的叶诚生夫妇还在屋里收拾东西,转眼间大水就漫上了厅堂,副乡长陈大洋硬是把他们拉了出来,不到3分钟房子就轰然倒下。
    水位在快速上涨,圩镇附近有两位老人和八个小孩被困,乡长王亮带着几名年轻力壮的干部用安全绳作牵引,趟着过肩的水把他们转移出来了。
    天黑时分,洪水肆虐,道路农田冲毁,电力通信中断,蜀水一江两岸昏天黑地,一片狼藉。此刻,全乡3000多名依山傍水而居的群众已全部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这一夜,五斗江乡政府机关集中安置了300多名群众,所有干部职工的房间全部打开,供老人小孩休息。而所有乡村干部都在雨中巡查,彻夜未眠。
    湾洲村的灾后之幸
    蜀水的左江右江在双桥乡汇合,巨大的洪流冲毁了全乡唯一通往山外的百米大桥。我们走小路来到灾情严重的湾洲村,在村口的滩涂上,与邻村联合投资200多万元建设的光伏发电扶贫项目损毁严重。群众围拢过来,没有流露出刚刚经历大灾之后的痛苦,而是向我们诉说在乡村干部带领下,逃过生死劫难的庆幸。
    湾洲村地势低洼,蜀水环村而过。下午乡村干部就上门通知转移,世代依水而居的百姓认为洪水不可能涨到家里来。没有灯,一些老年人早早睡了觉。
    天黑以后,水势汹涌,通信和道路已全部中断,湾洲村成了与世隔绝的孤岛。蹲守在村里的第一书记张发苗、村支部委员林钱兵和乡干部曾秋华、陈冬明涉水挨家挨户把40多户群众叫醒,组织到地势较高的村委会避险。一遍遍搜查,一个个对号,直到把最后一个耳聋的老人背出土坯房。
    凌晨2点多,村头的湾洲大桥轰然倒塌,低洼地的土坯房被夷为平地。躲过一劫的村民说:“幸亏危难时刻有党派来的干部和我们在一起!”
    高陂镇的执着坚守
    见到万安县高陂镇党委书记赵军华时,她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
    此刻,虽然洪峰已过,上游漂来的树木横在桥洞,江面泄洪缓慢,多座跨河大桥危机四伏,随时有中断交通的危险。她蹲守在现场调度。当地的武警、消防官兵和森林救援队正在清理堵塞桥洞的大树,乡村干部挨家挨户分发防疫消杀药品,救灾现场紧张有序。
    汅坑村四面环水,是高陂镇受灾最严重的村。突如其来的洪水使浪双洲村小组40多户群众困在家中,消防、武警出动冲锋舟、橡皮艇将村民转移到山边。镇里派出十几名干部,翻山越岭4个多小时,才把几十名群众带出山外,安置在镇里。
    而山的另一侧,汅坑村三组的十几户群众则围着我们夸赞他们的好邻居高正海。洪水来袭,是他联合兄弟高正峰、高正兵以及邻居王春生用竹排将被困的村民接出来,安置在自己家里免费吃住。这几天,每餐30多个人在家里吃饭,年过八十的老母亲陈桃英忙前忙后,烧水端茶。
    泰和县的扶贫政策
    蜀水洪峰到达临近赣江出口的泰和县苏溪、马市镇,这里已是一片泽国。
    习惯了江边潮涨潮落的百姓怎么也没有想到洪水会来得如此迅猛,3000多名群众被洪水围困在家里的二楼和房顶。危难时刻,全县各级干部紧急动员,公安、消防、武警紧急出动,来自全省各地的蓝天救援队和市内多家社会救援组织快速到位,将群众全部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沿蜀水察看灾情,洪水所到之处庄稼一扫而光,公路、桥梁、电力、通信等设施损毁严重。尤其令人震惊的是,蜀水两岸的土坯房,水浸后无一幸存,所幸无一人伤亡。
    在遂川县新江乡,我查看了6栋房屋倒塌现场:有4栋户主已建新房,倒塌的土坯房之前已是工具房;有2栋土坯房经改造后有人居住,乡村及时进行了人员转移。乡党委书记吴映红告诉我,近几年通过扶贫资金奖补,多数群众已拆除或者闲置土坯房,住进了新建的砖混结构房屋。
    联想起一段时期以来有关土坯房改造的各种声音,正是广大基层干部顶住“拆除记忆”的骂名,以扶贫政策为引导,鼓励群众拆除土坯房,才使他们在洪灾中留下了赖以生存的家园,留下了对这片家园的永久记忆。
    见证过蜀水的美丽,再目睹蜀水的灾情,感慨良多。蜀水因百姓和基层干部的护卫而美丽。面对灾难,那些不顾自身安危的乡村干部,临危上阵的武警官兵,伸出援手的乡邻,奉献爱心的救援组织,他们是屹立蜀水的中流砥柱,是浊浪滔天中捍卫生命的坚强力量!
文章作者:徐明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