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童趣故乡河

有条小河一直缠绕我的心田,她叫赤溪河,在鄂西枝城汇入长江。

春夏时节,河滩边、堤坝上生长茂盛的野韭菜,雨后这一堆那一垄生出许多肥肥胖胖、像黑木耳一样的地皮菜。童年时,母亲常带我去挖野韭菜、拣地皮菜,有时我也会瞒着母亲去戏水。

河对岸半山腰有个猴子洞,我一直幻想那里藏着花果山,渴望看见美猴王。一天终于爬到洞口,原来这个神秘之洞不过是巨石上兀、下嵌一方仓库大小的空穴而已,猴散洞空,寂静无声。美猴王呢?搜遍石缝,连喊带叫,连根猴毛都不见。所有的传说都是为孩子编织的故事,一可唬住童子的哭闹,二则显出大人的智慧,而善意的哄骗也常常为孩子们想象的翅膀增添美丽的羽毛。欲见猴王的梦幻飘散,但我还是深信那里曾有猴群聚集。水是生命之源,我们的祖先类人猿依水而居,猴子又何尝不是呢?

后来,在毛主席畅游长江的鼓舞下,学校计划组织游泳活动。长江浪大,担心孩子们的安全,校园后有口大堰塘,风平浪静,但体现不出“到大风大浪中去考验”的壮志,流动的赤溪河自然就成了最好的去处。河上有个石拱桥,胆大的孩子爬上跳下,有半空张牙舞爪的,有冰棍直插入水的,引来女学生阵阵尖叫。异性刺激的本能,让我也捏紧鼻孔,紧闭双眼,勇敢一跃,入水刹那,肚皮被拍红一片,浪花掀得老高。

高中毕业后,我在生产队放牛。牛在河滩吃草,我在堤坡吹口琴,琴声悠悠,河水哗哗,音符在河畔跳跃,浪花在我心头陶醉。河水甘冽,清澈见底,河草藏鱼,河滩虾戏,大小相间的鹅卵石如河水哺养出的代代子孙,石上的纹路流淌母亲的乳汁,图案印有母亲的吻痕,它们仿佛都是会说话的生灵,浅唱低吟中与我对歌……青春期的热潮拍打萌动的心灵,我感受到河流不只奔腾着欢乐,也渲染着美景。

晨曦朝阳,傍晚余晖,斜泼河面,波光粼粼。河畔叠落的农家在鸡鸣中眨眼,在狗吠中欢笑,在炊烟中掌灯。朴实的庄稼汉,善良的农家女,他们每天踩着露珠,滴着汗珠,在水边浣洗,在河畔劳作,躬倦着腰身,摇荡着倒影,吆喝着乡音,牵引着牛犁,还给伢子们点上一盏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油灯。河湾里的贺姑娘要出嫁,唯一贵重的嫁妆是深红色的衣柜,柜门要配幅字画方受看,贺家人请我去“锦上添花”。初学绘画人胆大,一对喜鹊登梅图拙笔挥就。主人喜上眉梢,盛情留饭。腊肉飘香,白菜清淡,辣酱咸萝卜都是菜……煤油灯下的农家晚宴胜似一幅油画,我的心在醉意中摇晃,生平第一次端杯问酒。

不久,我进城读书,那美丽如梦的赤溪河,留下我难忘的童趣和抹不去的乡愁……

文章作者:李广彦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