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一条江的人生

一条河的源头,就像一个人的籍贯一样,即使它东奔西走、颠沛流离,但若追根溯源,都是有故乡的。只不过河水的胸怀宽广,走到那里都乐善好施、广结人缘,拥有追随者。就这样,原本一条山间溪流便汇成了一条浩浩荡荡的江河。

嘉陵江便是这样一条河,它和汉江一样,源自秦岭,只不过汉江往东南,嘉陵江往西南,但它们却不约而合地归入长江。为什么嘉陵江不汇入近在咫尺的汉江,却舍近求远地去四川,往重庆跑向长江上游,带着这种困惑,我们从陕西宁强开始了嘉陵江寻源之旅。

山是一座座青翠,树是一棵棵葱郁,水就在山脚蜿蜒,路顺着水在山间盘旋。因为树木阻隔和山路弯弯,很多时候我们都看不到水流,当然水声也是隐晦的。站在高处,远眺嘉陵江,她如同娇羞的女子,躲在缭绕的云雾背后,羞涩地看着我。在阳平关镇,车绕了一个弯,顺着一个斜坡冲下,在一条长龙卧波的桥头停下。平缓的河势让嘉陵江在此如一面绿色镜子,荧光闪闪。50多个桥孔如一排圆月镶嵌在一字形的桥墩上。那镂空的圆月没能挂上天空,就把身影深深地印在水中。那清亮的水流,穿过桥洞便如孩子调皮吐出的舌头,充满情趣。河岸上的树木如一个个二八姑娘似的婀娜妩媚,一朵朵马兰花开的更是惊艳脱俗,清雅迷人。没有河堤的约束,任水自由伸展,也让人能沿着沙滩一直走进江水。

行程的紧张,让我们无法醉情山水,只能继续溯流而上。江水时清时浑,完全打破了嘉陵江在我心中的形象。我不知道那浑浊是因为河道里的施工采砂,还是它本身就是浑浊的。带着疑问,我们挨个寻访了嘉陵江的支流安乐河、广坪河、燕子河、清河、韩家河、黑水河、乐素河,直到略阳县。可惜每一个汇河口,都是清浊分明,支支清流都没能将嘉陵江的身份漂白。

但我知道,被水抛弃的人,始终找不到朝天的门。浊者自清,流水自有品性,仿若沿江两岸的花蕊,向着水纹回旋的方向,穿山越岭,一路向前,终成清流。

秦岭的坚硬,将嘉陵江在略阳束成了一条城中河。橡胶坝的烘托,将县城彻底变成了一座滨水城市。江水幽幽,碧波浩渺。两岸高楼林立,市井喧嚣,群山环绕。天还没有完全黑,但江堤上深蓝的灯带已经全部亮起,踩在江面如瀑布流泄般朦胧。一排排江水跪向夜晚,波浪迭起的台阶仰头朝天。贩卖夜色的人,将一天的辛劳完全抛却。堤岸上的路灯、城市的万家灯火都次第张开了眼,与江水辉映,流光溢彩。站在大桥上看去,被蓝的光、黄的光、红的光包裹的嘉陵江如一条多彩的天河,光怪陆离。虽然岸边的广场上,歌舞升平,人声鼎沸,但江水默然不语,在府首顺从中,迎送着朝夕往来。

我们跟着嘉陵江出陕西入甘肃,最后再次回到陕西凤县。虽然越接近源头,嘉陵江越细小,但心情却越激动。当我们攀上2800米的秦岭,进入嘉陵谷,顺着木板铺成的小路,穿过一片水域开阔的湖面,看到那座两人多高的嘉陵江源头巨碑时,我很难将眼前从原始森林里窜出的尺把宽溪水,与朝天门一碧万顷波涛汹涌的嘉陵江相媲美,但无可非议的事实,却证明着这里就是嘉陵江的故乡。那水清澈透底,就连河床亿万年前的脉络都能看清。

抬头看天,一条长带似的浓云正在密布,并往岭南弥漫开去。云是带水的,这岂不是秦岭上的一条河?河在千山万山之下流过是自然的河,河在千山万山之上流过是意念的河。地下的河与地上的河结合,就是天人合一的上善若水。正在思忖间,豆大的雨落了下来,跌在嘉陵江里,便是一片宠辱不惊的波澜。那波澜既有湍急的命运,又迎纳着万物的俯仰,在秦巴山间树写出一条江的人生。

文章作者:秦延安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