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世间荷婷婷

荷站在池塘之上,池塘站在古老中国之上。荷是乡土中国承载的最诗意、空灵的意象。

我时常忆起,童年月夜,蛙鸣声声,池塘泛起细碎的月光,几片新荷跃然水上。一个人的生命从此面向未知打开,荷塘边独坐的孩子,背景冷淡,神情安静。那时,幻想和忧郁都是美的。当我长大成人,一切又都留给了池塘,留给了池中生灵。或者说,我生命中的那一池月光和荷花被池塘收走了。

荷塘,是中国人优雅生活的一个久违的象征。它代表了乡村社会的私有化精神领地,包含了太多的个人情感。祖国的江南,是故乡,是自然,是大大小小的池塘,是荷花,是日常生活里最细微的事物。

荷的香味,是木质的,有历史感。朴素、清新、明媚却不甜腻。悄无声息,绵延不绝。荷的形态,随着四季星云变化,生生不息,在秩序中井然轮回。春日娇柔羞涩,夏时袅娜蓬勃,秋至静敛深沉,冬日枯瘦如禅。生死相依的水,捍卫着它清洁的灵魂。它秘密生长的果实从不轻易示人。直到终有勇者不惧污泥毁誉,径直面对并走进它的另一端。它总可以在及物的世界里发现乌有,在柔情中现出一股侠气。它经常走到世界的背面,在一个渺远的方向上出神。

荷,在某种意义上启蒙并提炼着人类的情感。它始于诗经,在屈原的《离骚》里着墨添彩。“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让荷贴上他的肌肤,慰藉他的理想,他第一次将荷高高举过世俗的头顶。荷在李白的诗中徜徉,在杜甫的诗中踌躇,在王维的诗中禅定,在李义山的诗中超脱,在李清照的词中沉醉。当它移步北宋,闯进周敦颐的心中,收获了更盛大的尊重和疼惜:“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溢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这个出生于桂岭荷塘边、后投奔衡阳舅父终成大器的才子,钟情于荷的清灵品质,卓尔不群。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荷映照着中国人的精神生活。那一弯明月照着祖先的池塘,照着池塘上古老又鲜活的荷。我们都是那个站在荷塘畔、沐浴千年月光的人。我们在月光的引导下走进了历史,走在了荷塘的水波之上。当西风多事、摧荷折柳,酒冷云寒、繁华落尽,看残荷依然倔强、折而不朽,便是我们获取智慧的起点。

世间荷婷婷。当它浓郁的傲骨里渗入了深沉的济世情怀,它静观世间善恶纠葛的同时,抵达了尊贵与救赎的精神高度。

文章作者:何红霞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