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那些年,那些水利人

闲来无事,走在风景如画的水边,思绪不由得也飞了起来。

联想起我初到江西省水利厅参加的一次演讲,叫水利事业需要综合性人才,似乎在为我洗尘接风。那时,我对水利行业颇感陌生,对水利技术专家充满敬意,厅里那些河海、武水等名校毕业的专家领导令我敬慕。打从那次演讲后,我好像明白了水利其实也需要管理、法制、文学、生态等综合性人才。术有专攻,一人一生能且只能干好一两件大事,我不自卑自己的“一技之长”“一孔之见”。水利人才队伍应该是一个特别的生态系统和群落,应该是一座高耸的“金字塔”,长河堤坝划出宽阔的骨架和蓝图,也需要“乔木”“灌丛”“小草”点缀期间,群策群力,万众一心,方可安水、美水、护水、涵水、洁水,为什么要妄自菲薄呢?

那年,我和两个水利专家带着一大堆项目驻京七日七夜,第一天文字报告就在水利部一炮打响,获得盛赞,可是那十几张工程数据、投资和效益连环表却三起三落,项目被挤到跌落的悬崖。情急之下我向身边的黄河水利委员会一位中年女会计师求救,她欣然答应,无私相助,只见她在手提电脑的电子表格上迅速翻页,让人目不暇接,表格单元横黄竖绿,左拉右扫,让人眼花缭乱,两个小时,一气呵成,连环表全部做平,我惊叹这时间2:168的效率,惊叹眼前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不让我再思“天外有天楼外楼”的深意。后来得知她是黄委的“神算子”时,这个“神算子”的字眼淹没了她的尊姓大名,在我脑海里跳动了20年,促我发奋,令我敬畏。

那年,厅里来了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少女,就像水边忽开一朵蔷薇,红艳而灿烂。她是中文系研究生,却深情地爱上了水、选择了水。她成长于风雨兼程和惊涛骇浪,时不时就从报刊杂志上见到她发自水边最清丽的文字。那些司空见惯的水利工作,在她笔尖下流淌出的是“论语”“尚书”、子云、诗曰;那些水利一线的常人、常事和常情,在她的思索里生长出的是新闻、诗歌、散文、誓言。每年的水利节日,她执笔为省和厅领导撰写纪念文章,发出水利呼喊和强音;每年的水利桂花节上,总见到她书之不足而歌之,歌之不足而舞之。文字、文学与水利的结晶让这朵蔷薇开得深情,成了众多小伙心中的“女神”。当她听懂了水的声音、神会了水的韵致之后,芊芊手指拨出的是水的交响,让人驻足,让花开颜,让泉流铮铮沁入人心。

那年,厅里来了一位飒爽英姿的女兵,就像水边伸出的一枝茉莉,洁白而馨香。她在部队是英文专业研究生,转业选择了水,爱上翻译水的密码。楼道里从此多了一曲高跟鞋踏出的“得得”之歌,那是她每天楼上楼下传递着领导和同事们静静等待的水消息;每次电脑合眼前,都要再看一看她发出的明天起步召唤的嘱咐才肯放心离开;每次会议,她都早到晚退,一条线的茶杯之经,一条线的文件之纬,是呈现给与会者最美的图画,让见者起敬轻步屏息;每次外事交流,她传递中外水利人的真知盛情。不知者谓她可惜,知己者谓她有为。当她流利的英文在大厅、课堂上回响时,人们起立、艳慕和惊叹。而她只是厅“海陆空混成旅”的一枝朴实的茉莉,这些转业到水利的军中娇子,都身怀绝技,胸怀壮志,在抗洪抢险的危急时刻不甘留守,在集体请战书上,人人按下梅花般的血迹,做不了专家做石块,何惧风高雨急。

这些年,水利敞开胸怀拥抱人才,响亮提出“不求拥有但求所用”的人才观,一大批生态、法律、经济、管理、财务、文学人才,全国两院院士、国外专家博士教授,各行业的精英骨干纷纷垂青水利、助建水利、歌颂水利;硕士培养基地、博士后工作站、水利生态学会、土壤研究站、江豚研究所等如雨后春笋,如水边丛林,茁壮成长,美丽了水利独特的生态群落、水上风光、人才智库。

一位水边园林师说:“水边植物群落,不能太拥挤,不能太整齐,不能太高大,不能太单一,离岸植物要色彩纷呈、曲折迂回;驳岸植物要以柔和与垂线掩饰土石的硬冷与横亘,水面植物要稍低视线、稍散稍聚,以便突出水的空阔、水的主体、水的娇颜、水的和谐。”既然选择了水,就不在乎身份地位的变化,谦卑而不卑贱,谦逊而不无为,争气而不争锋,争先而不争功,多少佼佼者不惜血汗,成长为水利尖兵。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水,原本深邃而壮阔,原本洁净而能容,愿水以海般的胸怀,让高山环绕,飞舟竞渡,群鸟翔集,万物皈依。

文章作者:孙礼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