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青春流淌在三峡

 从三峡工程1992年开始建设以来,长江流域水环境监测中心的同仁们就一直在三峡水库水环境监测战线默默耕耘着,至今已经二十多年了。蓦然回首,搜忆这些年监测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倍觉鲜活。当年的我们,挥洒着青春,奔波在三峡千里,为三峡工程建设添砖加瓦;满腔的热血,化作源源不断的动力,为守护“一库清水”而努力。

“赶水头”的人

2003年上半年,三峡工程二期建设进入尾声,当时确定在6月正式下闸蓄水。蓄水期间,水位上升快,类似于中等程度的天然洪水期,此间水库水质受影响因素多,易出现突发水质事件,需要密切关注这一非常时期水库水质变化状况。当年4月至7月,流域中心“长江水环监2000”马不停蹄地穿梭在三峡库区的干、支流间,完成了蓄水前、蓄水过程和蓄水基本稳定后的全过程监测。特别是在135米蓄水的第三阶段,为掌握回水范围内水质变化情况,监测船不停地在坝前至回水段往返动态监测。这期间,取样检测工作强度特别大,一天下来要采集、检测100多个水样。工作人员通常是早上天刚亮、匆匆吃罢早餐即开始工作;等一天所有的监测任务结束,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了。仅在这一阶段,“长江水环监 2000”监测船在库区回水范围往返就有5个航次!也正是在这一阶段的监测,发现了在某些支流口发生“水华”。任务结束返汉,参加这次行动的20余个同志中不少竟然出现“晕陆”!

“赶水头”是个古礼,就是在堤坝放水后由官员骑快马赶在水头的前面,向下游的最高长官报告。开展三峡蓄水过程监测,是我们紧跟蓄水的脚步,去追赶回水的“水头”;通过赶,去掌握在水文情势变化过程中水质变化的规律,是为壮丽三峡水生态环境质量变化把脉。在其后,我又亲身经历了三峡水库2006年156米高程蓄水、2007年165米高程蓄水、2008年172米高程实验性蓄水及之后的175米高程蓄水的生态环境动态监测过程,到现在每个工作场景还历历在目!

游山但不“玩”水

一般人去三峡旅游,一定会兴奋异常,但如果是我们从事监测的同事,却是另一番滋味。水质监测是一个“苦”差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点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味道;水质监测也是一个“幸福”的差事,却可以“免费”旅游。自1992年开展三峡工程施工区生态环境监测工作开始,我的“前辈”同事们的足迹就印在了三峡库区的每一个沟沟坎坎。和这些“前辈”同事们一起去三峡出差,他们会突然指着大宁河的某一段说“喏,那个地方原来一脚可以跨过去”,或者当监测船行驶在长江干流瞿塘峡段时会告诉我们“唉,蓄水了,没以前看的过瘾了”。一句话就能勾起了无限的遐想!自我加入到这个队伍至今,三峡水库干流及大大小小几十条支流,我也“游览”了不知多少遍,一到朋友聚会吹牛,羡煞不少闲人!

三峡水环境监测就是这个样子,“苦”与“幸福”同在,但有一次却让我对我们从事的事业有了更深的一层理解。摸清库区潜在的污染源,特别是三峡蓄水后,就是一个非常迫切的课题。2007年,我参加了三峡库区重大潜在污染源分布及排污量调查、监测工作。在2个多月的时间内,我们几乎跑遍了库周二十多个市、区、县,有很多地方甚至跑到了村一级,跋山涉水,不曾懈怠。这项工作基础比较差,为了掌握第一手的信息,很多地方我们就是靠一双脚去寻获具体位置;为了分析污染源的特点及潜在危害,通常我们早上出发时背着一个装满水的大背包,晚上回酒店时就变成了满满一包各色的水样了!外业调查结束,我一双皮鞋厚实的牛筋底也磨损殆尽,完美体验了一把“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的神奇。

从“被跟踪”到“主动参与”

记得在2007年五六月间,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和央视法制栏目一起做了一组节目《长江行动》,节目主要就是聚焦节能减排,重点的工作范围是对长江干流沿线入河排污情况的明察暗访并予以曝光。这档节目在当年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

2009年,我们的“长江水环监2000”在库区的一次巡测中,再一次发现当年一处被曝光的排污口正在排放污水,而且排放量很大。船上负责监测的同志立即请船长在江心停船放冲锋艇靠岸取样。但是,就在船舶停稳放下冲锋艇的时间里,我们从望远镜中观察到那个口门排污量正迅速减小;等我们的小艇靠岸时,口门中已经没有污水流出,只看到口门附近河岸有些土灰色泡沫。工厂“应急响应”能力和水平不得不让人叹服!傍晚,监测船夜泊洛碛镇边码头后,我们突然发现岸边隐约多了很多人影,甚至当劳累了一天的船员工作完上岸散散步、或去镇子里补充食物的过程中,发现有人一对一的跟踪!后来才了解到,因我们2007年的那期节目影响太大,长江沿岸一些企业对我们的防范之心非常重,所以才有这些反应。联想到在库区,我们的监测船那段时间经常被拒泊的情形,也就不难理解了。

近年来,我们的监测船也持续在三峡库区长江干流开展水质巡测工作;但遇到的这些“突发”事件越来越少,主动为我们的工作提供便利和线索的变多了。这种改变,一方面随着节能减排进程,入河排污口得到整治,排污行为也逐渐得到规范,企业也愿意接受监督;另一方面,公众对于水资源保护重要性的认知也在加强,参与度也在加强,让企业不敢随便排。从“跟踪”我们,到关注、参与我们的行动,我们十分乐于接受这种转变!

近几年,流域中心最初参加过三峡水环境监测的同志已经一个个地退休,我们这些后来的同志也从而立到不惑。一路走来,我们感受到了前行路上肩负的重担,但也收获了沉甸甸的果实和理解,我们的工作已经在大江两岸公众心中注入一湾活水、撒下环保的种子,为青山绿水的未来播撒下希望!

文章作者:卓海华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