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大河品性

自从我参加水文工作之后,每次遇到大大小小的河流,都要跑到河边看看,盯着河水心里发狂地喜欢着,看着河流目瞪口呆地思索着。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因缘而起,因情而暖。

我是水文职工,工作了二十多年,在基层水文站就呆了十二年。我观测过乾佑河,监测过麻街河,施测过板桥河,也从小在丹江河岸边光着屁股长大。我是看惯了水涨水落,水来水去。在我未到西安来之前,我认为丹江就是我此生见过的最大的河了。然而,在看过黄河和长江之后,我真的要说天外有天,河外有河。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了韩城。办完事情,我让朋友用车送我去看黄河。在韩城和河津的交界处,我老远就看到了禹门大桥。从上游往下游看,黄河的龙身从两山的夹缝中蛇形而出,从禹门口一泻千里,冲破束缚扬长而去。站在桥上,水声如雷,感觉桥身在颤抖。往桥下看,浊浪滔天,黄河水在翻滚,在咆哮,在呼喊。黄河就像是一个潮气蓬勃、真诚坦率的小伙子,他精力充沛,热情高涨,没有丝毫的懦弱卑怯,敢于冲破层层阻力,能与不堪的山路周旋。黄河又像一位春秋鼎盛、年富力强的大力士,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力气,在禹门口这里奔泻流淌、粗犷强悍,如同围困已久、急于挣脱樊篱桎梏的洪水猛兽般令人生畏,这就是“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的黄河,这就是诗人所吟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

又一次机缘巧合,我去了湖北武穴市。那是湖北最东南角的地方。我一大早就奔到了长江岸边,看见长江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发出几声尖叫,这是多么震撼的画面啊!长江的河口足足有十多里,在宽宽的水域里,几百米的大船就像一片树叶漂浮在上面。那些大船一艘又一艘的经过,不时地发出鸣笛声,场面何其宏伟博大。极目远眺,长江的水不像我想象中的清澈,泛白而浑。但是深水静流,很沉稳,很淡定,很安静。我在想,一条河流是要走过很多路,经历征途中无数突如其来的繁华和苍凉之后,才会变得如此从容和成熟。长江就像一个有本事的人,越有本事越没脾气,素质、修为、涵养、能力汇成了这条河流的品格。

古人云:望之俨然,即之也温。河流的魅力来自丰富、内敛、温情、善良,由内向外散发的一种高贵。不论是黄河,亦或长江,她们示阔于万物,只是想告诉每个生命,走出自我的峡谷,不必为一事一物所拘泥,心无拓动,世界自风烟俱净,这才是大河的品性。

文章作者:杨永平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