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愿书卷之气传承

我家历代生活在鄂西南平原地区,虽无诗礼传家的骄人身世,却也时常氤氲着书卷之气,让我于耳濡目染中获益良多。

父亲性格仁厚,勤于耕读。除了劳作,他愿意把业余的时间全部用来读书。这对于年幼的我来说,既构成了一种浓厚的文化氛围,又提供了便利的学习条件。父亲几乎把藏书对我全面开放,记得中学时代我就先后读了《西游记》《红岩》《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等。当碰到疑难去问父亲时,他总是认真解答,从不让我失望。在我看来,这种教育是行之有效的,读书没有成为一种负担,在书海遨游感知逝者如斯夫,是何等惬意的一种享受。

在我家中,家庭成员之间平等气息浓郁。父亲不重父权,从不将自身的意念强加于我,即便我有过错,父亲也是晓之以理,循循善诱,父子之间亦师亦友。和我下棋时,他常常会轻描淡写地说上几句:棋盘上没有常胜将军,除去和局,便是你输我赢或者我赢你输。在我损坏邻里财物后,父亲携我登门致歉赔偿,以最大的诚意请求对方原谅,并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我男子汉要顶天地、敢担当。

母亲虽不精通文字,但得益于幼时良好的教育,能写得一手漂亮的小楷。家人聚在一起,除了谈一些家务事之外,偶尔也会谈古论今,以问学求知为乐。每年春节期间,在一串爆竹声后,母亲总会取出早已备好的红纸、毛笔和墨汁,执笔写一幅春联。正是这样一种氛围,使我们从小养成对文化的强烈尊崇,并视之为最大的生活乐趣。时至今日,虽然社会生活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但我们家依旧沿袭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在笔墨之香中融洽和谐相处。

父亲素好垂钓。气定神闲,从容淡然,鱼来不喜,鱼去不悲。若有鱼收获,或赠人或烹之,怡然自得,让幼时的我便感受到了坦然面对得失的心境。

母亲善于持家。洗衣洗菜之水必留存,或冲洗喂禽、或浇花浇菜,一水多用,日复一日,惜物惜人,年复一年。“衣贵洁,不贵华。”儿时衣物很多由母亲缝制,特别是新年时从内而外的毛衣毛裤、棉袄棉裤,母亲一针一线钩织,让童年的我就感受到了慈母手中线的温暖。

父母相濡以沫,相敬如宾,几十年来鲜有争吵,即便遇家庭锁务纷争,双方也能及时化解,后退一步,心平气和处置,从不在子女面前大动干戈,他们以无华的言行春风化雨般滋润着家中孩童的心灵。

家风,是吾国之民风。如今,我已为人父,深知书香传家的重要,更要继承和延续家人之间相亲相爱、和睦共处的传统,身体力行,于点滴间传承淳朴家风。

文章作者:王凡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