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孤江不孤

孤江,又名泷江,是长江流域赣江东岸最大支流,流经江西省永丰县、吉水县、吉安市,主河长148公里,流域面积3084平方公里。

到永丰县龙冈畲族乡采访孤江河长,是此前一个骄阳似火的日子。一下车便如置身火炉,阳光耀眼,蝉虫嘶鸣,风止树静,一会儿就汗流浃背。由于久晴少雨,一路上,一些河溪几近干枯,而孤江一河却清水荡漾,未见河床裸露。行走在孤江河畔,湿润的河风徐徐拂面,耳边鸟鸣声声,倍感凉爽惬意,孤江河畔的廊亭绿树掩映,长椅上坐满了休闲消暑的畲民。

乡政府水务站的同志说,这是孤江流域生态治理和孤江河长管护得力的成果。各级河长为了孤江一河清水荡漾,倾尽全力,贡献着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这其中,龙冈畲族乡两位河长的故事,就是这一群体的缩影。

罗先祥,龙冈畲族乡孤江表湖村河段的河长。作为村河长,岸上的源头污染防治是最令人头痛的事情,有的村民习惯了任意排放生活、生产污水和倾倒垃圾。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阻止他们排污如果操之过急,红起脸来,就不好相处。罗先祥摸索出了一条卓有成效的治理之道,既落实好规定动作,又有自创动作。

一直以来,长期无规划的畜禽养殖,畜禽粪便已成为农村的主要污染源,对水生态环境安全和群众正常生产、生活、生命健康带来了严重的影响。为此,按照政府的要求,今年表湖村制定了畜禽养殖禁养区、限养区及宜养区划分方案,对拆除养殖场的农户给予经济补偿。限期整治通知传达到养殖户,大部分人都表示支持,并按照方案落实到位。但有的养殖户因为养殖场地理位置好、经济效益好,养殖设施拆除迟迟不见行动。

罗先祥急了!他磨破了嘴皮子,说尽了好话,但工作效果还是不理想。养殖户说应该拆,却找各种理由恳求缓一缓,每天还是照养不误。几天后,罗先祥不作声了,拒拆的养殖户心中窃喜,以为老罗就此罢休了。岂料,之后,罗先祥天天带着工具,顶着烈日,为拒拆的养殖户清理畜禽粪便,不让污水流出养殖场。养殖户有些过意不去,但心中暗想:只不过是装装样子逼我拆吧?我倒要看你罗先祥能够坚持多久。

那段时间,正值盛夏,烈日炎炎,室外温度超过40度,畜禽粪池异味刺鼻,但罗先祥天天挥汗如雨,默默地坚持清理畜禽粪便。燠热的天气,过度的劳累,一天中午,罗先祥突然双腿发软,趔趔趄趄,双眼一黑,扑通一声,栽进了粪池。拒拆户听到响声,急忙冲过来,看到昏厥在粪池里的罗先祥,惊叫一声,赶紧将他救出,清除掉他耳鼻和嘴里的粪便后,用农用车将昏迷不醒的罗先祥送到医院抢救。

经过救治,罗先祥苏醒过来。几天后,康复出院的罗先祥,又带着工具来到养殖场,准备清理畜禽粪便。然而,他看到的是,养殖场已被拆除,场地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短短几个月,表湖村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全部拆除,限养区内的养殖场也得到规范。

保护好流域生态,河长不仅要当好“河神”,还要当好“山神”。畲民的母亲河孤江,即便发生洪水,河流也不会浑浊;即使有时稍浑浊,雨停后也能很快恢复清澈。这要归功于两岸茂盛的植被。

庄金传,江头村孤江段河长,他的日常工作就是河中清污、山头护绿。易毁一片林,难造一片绿。护水累,护绿也苦。庄金传笑着说,下水打捞垃圾、上山保护林木,都是体力活,正好可健身减肥呢!

有一天,正在巡山的庄金传听到砍树声,因山高林密,一时看不到砍树人,砍树的咚咚声还在继续。庄金传循声找去,发现正在埋头砍树的汉子不是江头村的人,他大声喝道:“住手!你偷伐树木还这么气盛,我要抓你去派出所!”那汉子做贼心虚,猛然听到庄金传的叱咤,惊得手一抖,扔下柴刀,拔腿就跑。

气恼的庄金传紧追了上去,脚下没有路,他在齐身高的柴草、荆棘中往前冲。还未跑出20步,前脚踏空,重重地摔进一个大坑,左手掌被荆棘刺穿,鲜血直流。逃离庄金传不远的偷树汉子听到惨叫声,意识到庄金传遇到危险了,于是急忙回头,找到受伤的庄金传,为他拔除了荆棘,嚼了一把草药止血。

“我又没有偷走一棵树,你这样玩命地追,何苦呢?”汉子说。当他听完庄金传的身份介绍,不由竖起了大拇指,表示今后再也不会盗伐树木了,还要劝告其他人不能破坏水土保持的生态林。

在“河神”们的精心管护下,龙冈孤江流域山色青翠、河水清澈、空气清新、家园清洁。

幸哉!孤江,不孤!

文章作者:刘浩军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