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勤俭节约 “慰”之家风

我的爷爷周慰祖,在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成为水利电力部特招学员,后成为了山东省戴村坝水文站最年轻的站长,任职期间戴村坝水文站被评为全国模范站,部委奖励爷爷连升两级工资。爷爷每月只给自己留一点生活费,将辛苦所得寄回补贴家用。

1957年,爷爷参加了高考,去南京华水读书,即便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日子里,还时常接济家境更贫困的同学,一分钱能掰成两分用。凭借优异成绩和良好品格,爷爷深受教授喜爱,在校期间担任了一年的助教。

毕业后,爷爷去了水利电力部南京水文仪器研究室,勤于钻研的他很快就成为了厂里的骨干。在那里,爷爷遇上奶奶。奶奶家里条件也不好,从小过着苦日子,但自从跟了爷爷后,脸上永远挂着笑容。

我爸出生没几年,爷爷奶奶所在的厂子就组织三线建设,全家人都内迁到了重庆市澄江镇,在穷沟僻壤里一呆就是十年。所幸,爷爷继承了父母的勤俭品德,很会持家。在这个山沟沟里,粮食用品都紧张。爷爷每次都趁着赶集,走几条街去采办家里日常所需,用粮票换一点猪肉,给正值青春期的我爸补充营养,自己就吃剩饭剩菜。

直到现在,爷爷仍然坚持不浪费粮食的习惯,吃不完的菜从来不倒,也从来不在意剩饭剩菜伤身的那些话。“我吃了一辈子剩饭剩菜,不也活到了八九十岁吗?粮食来之不易,倒掉多可惜。”只要有人劝他,他都会这么说。

见过爷爷的人,都说他有儒雅风气,一看就是知识分子。1979年,长江委水保局刚成立,受聘的爷爷携一家人到了武汉。尽管有着多年水文工作经验,爷爷仍旧勤奋学习新知识。为了尽快上手,爷爷不惜花钱买来很多专业书籍,经常一看就忘了时间。有几次奶奶睡到凌晨,发现爷爷还在挑灯夜读,催几次才休息。

后来,爷爷去了水文局。为了组建水质分析室,爷爷四处忙碌,有一次出差,裤子挂破了也就这么穿回来了。“又不是没钱,破了就买一件新的呀!”奶奶看着又好气又好笑。“补一补,还能穿,扔了多浪费呀。”对爷爷来说,有钱也不应该铺张,那些商场里的时髦衣裳和普通小店里的棉衬衫并没有什么区别。

退休至今,爷爷就买过两次新衣服,一次是他过八十岁,另一次是前年出席我的婚礼。平日里,爷爷穿的都是我爸爸穿旧的衣服,有些T恤衫都洗破了,有了小窟窿,他也照穿不误。爷爷还特别“斤斤计较”,有次看上了一双鞋,硬是从原价等到促销,从半价等到三折,才买回家,棉袄羽绒服这些大件要等到换季处理的时候才会舍得买。

节约用水,就给自来水龙头加个塞子,洗手洗菜只出一点水;低碳环保,出门从不坐的士,一年四季靠自行车和公汽代步……在我家里,爷爷有一个外号,叫“小儿科”,奶奶告诉我,这是因为爷爷对自己特别“小气”,特别舍不得花钱。在我小的时候,爷爷也从不给我买零食买玩具,我常学着奶奶的模样喊他“小儿科”。长大以后,我才知道,爷爷其实并不小气,他将省下来的钱供我读书,替我交学费,在我读高中那年,爷爷还用自己省的1万元钱给我买了一台电脑,他说,能够学到知识,这钱才花得值。

爷爷用他的一生告诉我,在我们家里,唯有勤劳节俭才是值得骄傲的事。如今,我已为人母,深知勤劳节俭不只是一个人的美德,更是一个国家兴盛强大不可缺失的民族根基,我将秉承爷爷的教导,将勤俭家风代代传承。

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