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洪湖再现“浪打浪”

“洪湖水,浪打浪……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这首清脆嘹亮、悠扬婉转的动人歌曲,曾经让多少人对洪湖心驰神往,也让人们记住了荷莲斗艳、碧水连天、鱼虾相逐、鸭雁嬉戏、湖光水色的洪湖。

作为湖北第一、中国第七大淡水湖的洪湖以其丰富的湖产,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岸边人,成为洪湖渔民的“聚宝盆”。那一湖碧波的神韵,承载着洪湖人的深情与眷恋,几乎每个洪湖人的“乡愁” 中都有那一汪清澈潋滟的湖水,那里荡漾着他们儿时无尽的欢乐。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逐利者” 纷至沓来,上世纪60至90年代,无限制地大湖围网养殖,洪湖水“浪打浪”变成了“竿连竿” ;化肥、农药、上游工业污水不断充斥湖中,湖体富营养化,水质接近v类,洪湖遭受污染之殇……一湖碧波黯然失色,洪湖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生态危机。

特别是70年代,“以粮为纲”“插到湖心” “收到湖底”,沿湖农渔民大搞洪湖开发,大发水财,由此引来一场“圈湖运动”, 且越演越烈。渔民插旗为标,争水面、抢地盘,江浙老板纷纷到洪湖包田,更为甚者黑恶势力也纷纷涌进洪湖,圈湖面积少则三四十亩,多则几百亩上千亩,有的甚至达数千亩。由此,洪湖像一块“蛋糕”随人们任意分割。

变化发生在2005年7月,湖北省委、省政府痛下决心,对洪湖进行抢救性整治,并成立了“荆州市洪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理顺管理体制。随之“洪湖生态保卫战”打响,第一次大规模“拆围”开始。随后两年多,大部分围网被拆除,洪湖赢得喘息之机,各项生态指标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拆围”开始成为开展生态治理、恢复天然湿地的标志性举措,洪湖也因此荣获了2006年世界生命湖泊大会‘最佳保护实践奖’。然而,那两次“拆围”,政府拿不出足够的土地来安置渔民,只能给予每户20亩水面开展生态养殖,作为经济性补偿。对于以湖为家、岸上无房无业无收入来源的渔民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洪湖生态治理根本性的问题——渔民上岸没有解决。

作为洪湖水利局的一员,我们亲历了“洪湖生态保卫战”的一次次深入推进。2016年10月5日,洪湖“拆围”战役再次打响。在前两次“拆围”的基础上,此次目标为:洪湖围网一亩不留,围网竹竿一根不剩,渔民全部上岸。洪湖市,从市政府到乡镇、村场都成立了以行政“一把手”为组长的工作专班,层层签订“拆围”工作责任状,确保围网全部拆除,一亩不留;渔民及其生产生活设施全部撤离,一户不漏。

“当时也有渔民思想不通,不愿意上岸,还想再等几年翻本,”洪湖市大湖“拆围”工作领导小组的负责同志说,工作小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上门反复给渔民做工作,帮他们算长远账、算利益账、算生态账……“绿水青山是最好的金山银山。绿色决定生死。人给水出路,水还人健康!我们是在给子孙留水面,给后代造福祉,为社会积德!《湖北省湖泊保护条例》中明确规定,严禁湖泊水质污染,坚决取缔非法养殖,制止破坏生态行为!政府为上岸渔民建公寓,安排上岸渔民到企业工作。”一句句动情的话语说在渔民的心坎上,一条条明确的政策、法规让渔民打心眼里明白,一件件政府为渔民办的实事好事让渔民从心灵深处感激。

2017年3月,洪湖境内10余万亩大湖围网被永久性拆除,1997户渔民成功转型上岸,得到了政府妥善安置。

在洪湖市政府大湖“拆围”指挥部,市政府党组成员唐忠红扳起手指算了一笔账:渔民到城区购房,每户补贴7万元,报销契税,并给予购房配套设施费。再加上平均每户5.8万元的渔船收购款,和每户2万元左右的“拆围”设施补贴,3口之家进城购房平均可拿到24万元的补助,足够安家。政府还为上岸渔民办理养老保险,争取“拆围”过渡费。另外,上岸渔民免费进行劳务培训,优先安排到企业上班,还可以再凭捕捞证到湖里从事天然捕捞,也可以到生态养殖场或交易公司务工。洪湖市目前正在探索引入生态旅游项目,到时候渔民可以先选择岗位。政府还特为渔民开辟了一条交通环城线路,渔民可直接乘环城车到新堤城区办事、上学、就医等。这些举措保证了渔民的生活稳定、工作稳定。

在螺山镇新联村和泽园公寓前,来自江苏的渔民胡广华指着在新堤大桥旁新建的别墅式渔民上岸安居工程说:“一家三口有房住,劳动就业有出路,教育医疗有保障,社保政策能落实,岸上交通能畅通。”一种兴奋的表情,流露在他又圆又黑的脸庞上。

洪湖大湖“拆围”终于成功了!如今,洪湖已由“竿打竿”变成了“浪打浪”,“芦苇丛丛望无边,水草青青把湖盘”,碧波荡漾,连天荷莲,湖鸟纷飞是“拆围”后的洪湖呈现给人们的美丽新颜,更是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幅人与自然、人与水和谐相处的美妙画卷。

文章作者:陆剑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