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河长唤醒的乌沙河

时已入夏,从青山湖畔出发,地铁,公交,再转公交,历经两个小时的周转颠簸,一路将我牵引至南昌境内赣江下游的乌沙河。同行的司机师傅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新建人,得知我一大早跑来看乌沙河,便兴致勃勃的跟我聊了起来。

“以前的乌沙河就是臭水沟,这附近的人窗户都不敢打开。现在政府极力整治,情况好多了,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神秘一笑,眼里仿佛溢出光来。我转头向窗外望去,生怕错过了乌沙河的每一个角落、每一种变幻和每一帧美态。

车行越来越快,远处的乌沙河愈发变得清晰起来,她宛转玲珑地在昌北的大地上流动着,带着满城的风雨与润意。走近后一看,高高的岸堤下,长长的木质栈道伴着这条河在大地上流动着,带着浓浓的江南气息,诗意而朦胧。

“这就是乌沙河。”师傅颇感欣慰的告诉我,满眼笑意。

行走在河边木质栈道上,此时此刻的乌沙河,缓缓幽幽。岸边点点翠绿,一串一串连成碧色的蕾丝边,镶嵌在河道两旁,美丽而别致。他们告诉我,这条乌沙河源起于北方的梅岭山脉,是赣江下游北岸一条支流,是昌北地区主要河流。

我突然想起在展览馆看到的那些触目惊心的照片,沿岸村民乱搭乱建、乱堆乱填,两岸杂乱荒芜,河道垃圾成堆,畜禽尸体发臭腐烂,碧色的水像墨汁一样乌黑……乌沙河,曾明艳动人的她,一度竟也慢慢地老了、颓了。昌北心间的朱砂痣,竟生生地变成了帐子上的蚊子血。。。。。。

“你看,那是白鹭”,小陶的声音将我从回忆里拉扯出来。我抬头望去,三两只白色的点儿像朦胧的月光般洒落在乌沙河里,随着波光粼粼的摆动着。那可爱的鸟儿仰着头,一副傲然独立于天地间的模样,用细小的腿儿轻踮着水,恍若冰上的舞者,一抬头、一回眸、一旋转、一踮足之间尽是惬意和随性。

“那些白鹭,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见,这么多年了,它终于又回来了。”小陶颇为感慨地说。 白鹭、灌木、绿草、叶儿、芦苇、还有那一泓碧水。这里是“野渡无人舟自横”的隐境,是天地自在从容的剪影。

一阵风拂过,心中被眼前的这幅悠然自得的画面填塞得满满的、暖暖的。幸好,如今的她,慢慢恢复了以前的模样。

乌沙河没有被抛弃,真好!

2015年,南昌市新建区心怡广场,人声鼎沸。

《保护乌沙河倡议书》《致城区沿河两岸居民群众的一封信》做成了展板,展示在偌大的广场上,分外醒目。宣传图册也不断散发到居民的手中,几位河长站在广场中央,庄重持旗,与上千名群众一起,向乌沙河、向新建区人民宣誓,要构建“人与水和谐相处,水与城和谐相应,城与人和谐共生”的生态文明现行示范区,实现“水清、河畅、岸绿、景美”。

沸腾的誓言,依旧在乌沙河的上空飘荡着,誓言下的努力和改变,正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悄悄地上演着。

春江水满,绿意如蓝。河上的木船,把眼前的河水搅得绿水汩汩,一位穿着橙色救生衣的工人站在船上,约莫五十岁左右,戴着草帽,皮肤晒得黝黑,阳光照着他的脸,显得格外健壮,像极了白洋淀芦苇荡里巡逻的红军。

他的名字叫老万,是这个河段的保洁员。

只见他手持一根捕捞杆,双手握着杆子伸向不远处的垃圾,熟练地将杆子一转,一捞,将垃圾死死的钳在杆上,再用力一拉,把杆头伸向身旁的垃圾袋里,垃圾就这样一点点打捞到了船上。

老万不顾我们的招呼,一路向前。看到漂浮的垃圾,就驱船过去,连树叶、树枝都不放过。熟悉老万的人说,他就是这样认真,不管谁来,只要在巡河,谁都不理,巡河为大。

像老万这样的保洁员,新建区有207名,自从“河长制”在全省铺开以后,新建区迅速建立了“河湖长制”区、乡(镇)、村三级体系,在全区安排了404个河道巡查员和保洁员,负责全区江、河、湖、库的巡查和保洁。河长办的夏小强告诉我。

这些保洁员和巡查员基本上都是新建区本地人,有许多像老万这样的,以前就住在乌沙河边上,对这条河有着浓浓的乡情,岸边远远看到了垃圾,会一路小跑过去捡起来,也总能碰见拎着垃圾袋、握着火钳的父老乡亲、小孩子还有许多青年志愿者,大家都不说话,却同样有着某种割舍不断的默契和希冀。

“现在大家都喜欢去环境好的地方,我也希望孙子看到这里变样了,能常回来看看玩玩,也看看我。”老万颇为动情地说。

我也坚信,终有一天,老万们的用心守候,将会换来水的清澈、鱼的欢腾,换来子孙绕膝、岸边嬉戏。

乌沙河畔,欣悦湖旁。早上八点,河长办总巡查乌文胜开始例行巡查。

熟悉乌文胜的人都知道,他是最了解乌沙河的人,他几乎每天都会沿着乌沙河进行巡查,并详细地做好巡查记录,风雨不改,从未间断。这个上过《焦点访谈》,皮肤晒得黝黑的总巡查做事就是这样,一丝不苟,认真严谨。

“上《焦点访谈》的感觉怎么样?”我饶有兴致地问他。“乌沙河在我身旁,比我好看多了。”他哈哈一笑,幽默地说。

自从李克强总理到欣悦湖考察、《焦点访谈》栏目播出乌沙河整治成效后,这条河彻底火起来了。乌文胜刚刚接待了来自广西的考察队,这一年多来,他接待过许多这样的考察队,他们到乌沙河来学习河长制先进经验,学习新建区治水、护水新模式。

“他们觉得我们的河长制模式非常值得借鉴。”乌文胜说,“分工非常明确”,他把“非常”两个字咬的很重。他指了指岸边河段界址标志牌,又指了指河里的那些红旗。那是每个河段的分界线,河段以此为界,有专门的保洁员、巡查员,负责自己的河段,像街道一样来管理河道。一旦发现问题,必须及时整治,整治不到位,要进行问责和追责。

乌文胜拿出自己的手机,把“乌沙河河长巡查微信群”翻了出来。前段时间连续降雨,乌沙河的河水变得有些浑浊,看到这一情况,乌文胜在区里的河长微信群里发布了信息,请求相关部门对水环境展开即时整治。在河长的调度下,水务、城管、环保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十五分钟内便先后赶到现场作业。

“在河长制没有实行之前,可能我调不到一个人,为什么呢?因为没有明确责任。”乌文胜告诉我们。过去一下暴雨,上游漂来死鱼,臭烘烘的,大家都绕着走,可就是没人来管,城管讲这河道不归他管,水务部门说淤泥是城管管,环保部门说他只负责水质检测,交叉的地方,有时候就会指望对方去管,这样互相推诿自然陷入“九龙治水”的困境,附近的居民有想投诉的,也不知道该找哪家部门,似乎找谁都不对,找谁都尴尬。

责任不清,分工不明,乌沙河成了典型的“三不管”地带,久而久之,这条河就成了有名的臭水沟。

现在好多了,新建区区长担任乌沙河河长,明确环保部门管检测水质、环卫部门管岸边卫生、城管部门管整治堤岸秩序,而职能交叉的部分则由水利部门牵头协调,整个乌沙河的管理几乎没了死角。一旦发现哪里有违章建筑、乱堆乱弃、乱侵乱占、污水口排放等问题,只要拿出手机,把照片发到河长微信群里,在河长的调度下,相关部门很快就会到现场处理问题。

“权责明确了,管理的积极性也有了,经过了系统治理和精心保护,乌沙河里的水更清了,岸边的树也更绿了。”乌文胜感慨万分地说。

乌沙河,人人是河长。

到过新建的人,都喜欢到这乌沙桥上看看,这条昔日的“龙须沟”,如今正在融为南昌新城的桥头堡。

伫立在桥头,长堎镇邹家村村民老邹感触很深,他怎么也忘不了,2015年5月18号首批还建房封顶的动人情景,“看,这房建得多漂亮,这可是我们邹家人一直追求的梦啊。”

“乌沙河的整治以水利为重点,水环境为内涵,水景观为特色,对8.95公里的河岸景观进行打造,融入居住、慢行、绿地、文化等元素的休闲服务。”新建区水务局推进“河湖长制”工作情况汇报材料里赫然写着。

这是新建区的承诺。几年来,他们也是这样做的。

极目望去,乌沙河两岸,一栋栋商品房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昔日的乱搭乱建不见了,臭水黑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顺畅的河道和屹立的社区。老邹们怎么也想不到,昔日的“臭水沟”竟然摇身一变,变成了河景观,河体水生态环境好了,还带火了“河景房”,沿岸商品房价一路看涨。

在乌沙河的北岸,伫立在河旁的仿古电排站格外醒目。电排站是深灰色的,典型的江南园林式小亭,玲珑而精致。这亭子虽小,却是别致的,妙趣横生的静,与幽静的香樟树,碧波荡漾的乌沙河,组成了引人入胜的秀丽景色,静谧而安好。

潜心画栋亦雕梁,恍如隔世散古香。古人千年前的情怀,竟从遥远的天空中,纷至沓来。

“我们相信,通过‘河湖长制’的实施。新建区一定能将乌沙河打造成‘中国水都 鄱湖明珠’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成为镶嵌在新建区与红谷滩之间的蓝宝石项链。

一路走来,我们也深信,这条宝石项链,必将绽放光芒,耀眼而夺目。

文章作者:冷园园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