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赣鄱应无恙

    7月1日,江西全省主要河道共15站超警戒,长江中下游干流,洞庭湖、鄱阳湖水位持续上涨,形成“长江2017年第一号洪水”,江西省防总启动防汛‖级应急响应。7月2日下午,省防总抽调宣传采访人员,赴防汛抗洪一线展开报道。负责同志征求意见,想去哪里?我没多想,只问他,哪里灾情最重、险情最险?第二天一早,我和其他四位同志便出发赶往九江。

路上,我突然有些后悔。九江,这个占尽人间好山好水、文脉底蕴深厚悠远的地方,当长江要津,揽匡庐奇秀,临鄱湖浩淼,我最该领略的应是山河无恙、岁月静好时,可此时,我又是最该走近九江的,江到浔阳九派分,九江防汛责任重、任务艰,尤其今年的这一场大水,事关众多百姓安危,各级领导的心牵挂在这儿……

当洪峰来临,九江,你准备好了吗?

心安不惧

九江市防总值班室,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人员往来穿梭,电话调度,雨水情监控,灾情险情汇总,人员物质调配,忙而不乱,紧而不慌。

市水利局办公室傅主任告诉我,九江一直是江西入汛最早、出汛最晚的城市。入汛以来,历经15轮强降雨考验,如今,长江、鄱阳湖全线超警,倘若水位居高不下,长久浸泡,堤坝压力将很大。现在九江防洪重点已由山区转为沿江滨湖,由泥石流转为堤坝。刚刚,14个防汛工作组全速开拔。

堤坝安全吗?市局建管科李科长的回答听来踏实:去年九江总投资2.6亿元的填塘压浸项目,在今年主汛期来临之前,已完成385公里,通过对河堤内地势低洼及水塘处,进行宽度不低于20米的压浸台处理,可有效解决坝脚泡泉、管涌等险情出现,降低圩堤渗透破坏风险,险情规模和数量实现“双减”。

九江长江大堤永安堤,多次牵动国人目光的地方。高位的江水将长江防护林淹得只剩下树顶,但堤坝内外,事物安详。无边阔大的水域,流动一抹抹明亮的红。红旗、红标语、红袖章,分别属于党员抢险突击队、值守单位哨棚、巡查除险人员臂弯。一个单位守一个堤段,一个堤段扬一面红旗、六七个党员干部土专家组成一个队,每小时巡查一次,记录、汇总、上报,24小时不间断。

高家柱是永安乡滨江村的村民,也是入选巡查值守工作组的“土”专家。我问他,水位那么高,担心吗?老高说,不担心,填塘压浸,做得好哇,虽然不敢说“固若金汤”,但永安堤目前确实非常坚固,出现的个别险情都是可控的。现在,踏实多了,告诉大家,没事哈。

不远处,有许多村民在清除堤坝杂草。挥动的镰刀,淡定从容。面对险情时,正收割着最为难能可贵的四个字“心安不惧”。使人们心安不惧的,除却脚下坚固的堤坝,更有来自堤坝上那一抹抹流动的中国红吧!

抚平疮痍

接着赶赴修水,这座迄今为止江西境内我最为喜欢的小城。

我一直为那个溯河而上的早晨深深着迷。河面开阔,修水温婉,两岸幽深,扶在木质的栏杆上,望一眼江上的浮桥,再望一眼江心抛晒渔网的船夫身影。最美好的人间,就是这里了。

可是今年,短短一周时间,大雨狰狞面孔,在她美好的身体里三进三出,肆意蹂躏,扬长而去。重创之后,修水,我念念不忘的修水,能涅槃重生吗?

杭口镇下杭村。每幢房屋外围刻着两到四米多不等的水渍淹痕。地面还有来不及清理的近一尺深的淤泥。村民陈桂花忙前忙后在洗刷屋子。她双脚泛白,白中又有无数溃烂的粉红存在。

我问桂花家里损失大吗?她说水势汹,什么东西也来不及处理,除了家人和一群小鸭子,其它全都冲走了。“那可怎么办?”我问。她爽利地笑笑:“起先吃饭在高处的邻居家。现在,政府发了大米、还有其他物资,自己张罗。衣服呢,自家亲戚第二天就给我送了不少。有得饭吃,有得衣穿,有地方睡觉,有地方看病,点点滴滴收拾,家也慢慢有了样子,一切会好起来呀。”从始至终,桂花没有开口诉过一声苦。

我问桂花高龄的婆婆,希望政府为她做些什么。老人家摆摆手,说不需要,政府要做的事还很多,被洪水冲走的匡书记到现在还没着落。他实在为老百姓冒了大险啊,政府不要担心我们,多腾出精力,去找他们。

这次洪灾,下杭村桑园、养蚕大棚和小蚕无一幸免,村里蚕桑产业损失惨重。村主任邓高明心痛极了,农技人员在一旁鼓励他:“尽快扶正桑树,用好土培实根部。桑树长出新梢后,加强水肥管理,促进生长。只要下半年多产叶、多养蚕,损失还是可以追回来。”一席话将老邓鼓荡得风火,他转眼去了蚕商户家中。

周志军是上杭乡负责人,正在水毁修复施工抢修现场指挥。他告诉我,上杭被冲毁的堤坝长约3公里,泥沙冲积了1000多亩农田。必须趁晴好,修堤筑坝,及时排水搁田,冲洗稻叶泥沙,进行水伤肥补,逐步恢复生产。西港镇,不少灾民戴草帽在田里忙活,抓紧翻新补种禾苗、豆角、玉米等农作物。

也许洪灾肆虐的疮痍来不及完全洗净,但生活已然在情绪稳定中开始。

灾后温情

武宁位于修河中游,接二连三的强降雨,村庄、农田大面积被淹、公路桥梁损毁、房屋浸水倒塌、电力通讯中断,群众受困,武宁灾情严重。

澧溪镇临江村村支书张友斌,刚从县上回,带来200余公斤的农作物种子。顾不得喝上一口水,快马加鞭赶往村子边,哑着嗓音张罗几台轧田机帮助村民抢种。村民心疼他,连轴转了十余天,每天睡不到三小时,让他坐下来歇歇脚。他不肯,只说自己有愧,24日洪水突然暴涨的凌晨,由于经验不足,光顾着转移安置人员,却没来得及转移家具、家电和粮食,对不起大家。

其实,110多个被妥善转移安置的村民都打心眼里感激他。如果不是他提前防汛、迅速动员,当洪水以一分钟数百立方流量狂飙而来的时候,每个生命都是慌不择路、带不全一片瓦的。身边的范姑娘不自觉地掩着胸口说,那个晚上好吓人,自己在二楼刚接完村干部的询问电话,说没事,不到三分钟,水就淹进家中二米多高。

佛山波萝救援队、武宁长跑协会都是主动投入九江抗洪救灾队伍的志愿者。他们自带了近十万元的设备,驻扎武宁清江乡,整整13天,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除却在水中长时间搜寻修水两名失联的抗洪英雄,他们还帮助当地政府转移群众、协助电力部门抢修、转运在交通事故中受伤的母女……熟悉专业搜救的人都知道,每天16个小时的工作量是超负荷的,最多坚持一周就要撤下休整,然而,波萝救援队的王队长告诉我,他们不会撤,会一直坚守到最后。他说,修水匡书记那样一心装着群众的干部很难得、江西上下抗洪救灾的万众一心很难得、武宁百姓的温情尤其难得,许多不认识的武宁人买来菜烧饭给救援队吃,帮队员义务洗衣缝被补鞋子,他和他的队员被感动了,他们要和这座有温度的城市在一起,不抛弃不放弃,直到险情消除。许多人被波萝救援队感动,陈林就是其中一个,所以他领着他的长跑协会来到清江,志愿做后勤保障。

采访是有限的,抗洪抢险也是阶段性的,可洪灾背后,许多东西是无限的,像滋养生命的水,像煨热心灵的光。此刻,太阳开在天空,像一朵绚烂的花。大地出发到远方,所有损伤过的,都将被阳光治愈,再也不露端睨。

九江,你好。江西,无恙。

文章作者:罗张琴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