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水与人生

守“德”云开见月明

 山体雄峭,莫过西南;水势浩荡,无及金沙。古人云:“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润江流于无形。”金沙江水千里奔腾,万步激荡,赋鲲鹏之态,循自然而游;日移月迁,深切千米高陡河谷,世易时移,述说亿年沧海变迁;终获山水之形,孕天地藏水能!

20世纪50年代,长江设计院,暗蚌识珠,与金沙江一见钟情;2003年,与金沙江之下游乌东德机缘巧合,誓把乌东德建成世界级绿色巨型水电站,以福泽众生,不负苍天之馈赠!一声令下,乃扎根乌东德山野村陌,厮守黄水金沙边,恍惚间已14年之久。那严酷的自然环境,远古复杂的地质条件,工作中严谨的理论分析,缜密精准的勘察……仿佛历历在目,它突显的无畏艰辛、科学思维与工匠精神,我们岂能忘记!

封闭于大山内的乌东德,隐逸世外,河谷干热,无水、无电、无交通;陡崖边,登高视水眩晕欲坠,临水望山漫然无际。

不过,这些哪能难倒英勇睿智的长江设计人。干热季节,就光膀干活,偶尔冲凉聊以安慰;山路崎岖,运输困难,就人扛马驼;陡崖直立,无法通行,就开凿栈道;河流湍急,就因地制宜,用油桶架设浮船……

长江设计人,就这样默默地承受着大自然的考验,反复行走于石径,攀爬于陡谷,艰难地、有序地推进各项勘察。

陡崖上,终于出现了一条30多公里长、如玉带盘亘的多层勘探路;山体内,267条、约26000余米的平洞上下纵横交错;加上450个、约46000余米的钻孔慢慢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

漫长的地质历史,造就了乌东德坝址高陡的地形地貌特征、多变的地层岩性条件、复杂的构造环境、诡异的岩溶特征,还有近坝高台跳水式的巨型滑坡……

乌东德水电站地质勘察始终将实物勘探与理论分析相结合,犹如层层剥茧,步步揭开她隐秘的地质内涵。由宏观入微观,由区域到枢纽,由地表及深部;或眼看或仪探,或洞挖或钻孔,或室内小件试验或原位现场测试;有时勘探先导,分析同步,有时理论指导,勘探验证;直至乌东德坝址区附近关键和重大地质条件或问题近乎透视、全方位地展现出来。

忆及往昔,坝址下游仅900米的巨型金坪子滑坡,曾以一夫当关之势扼住金沙江咽喉,以亿方规模迫使金沙江绕行,其稳定问题直接决定枢纽成立与否;长江设计人以卓绝的毅力与雄厚的技术力量,查明其主体为深嵌古河床的稳定古滑坡体,不影响枢纽成立。乌东德坝址好岩体少且分布形态极不规则,科学勘察结合严谨的理论分析,精准查明优良岩体的范围,使大坝与地下电站能安然坐落其上,枢纽建筑物布置精细合理。还有千米级高边坡的稳定性、邻坝K25大溶洞、厚达80余米的河床覆盖层、深藏地下的施期料场灰岩……这些水电行业罕见地质现象或问题释疑、解惑的背后,是长江设计人14年科学勘察分析的心血结晶。

大坝与地下电站接连开挖,展露的关键地质情况与前期高度吻合:大坝坝基优劣岩体分界线位置、河床覆盖层基岩顶面高程、调压室附近工程地质性状差的岩体分布空间等与前期勘察成果仅相差不到一米!如此精准勘察,是枢纽布置科学合理的关键,也确保了大坝与地下电站位于优良岩体,突显了长江设计人追求卓越的精神。

如今站立于河床坝基,仰望千米高边坡、凝视270米高坝基、远望百米多高围堰,穿行于迷宫般的地下洞室、环视近百米高的地下厂房,往昔烈日炙烤下攀爬峡谷的身影、江心冲锋舟上水浪飞溅的影像、平洞内稀薄空气下的赤膊而战的情景,仍历历在目,长江设计院人就是在这样险象环生的条件下一点一滴地搜集、整理、分析、研究各类地质条件,以工匠精神进行精准勘察。

追忆往昔,14年似白驹过隙,匆匆而去,但抬眼一瞥,大多韶华渐逝两鬓染霜,似蜡炬成灰渐入暮年,怎不动容?乌东德水电站以地质勘察之精准、评价问题之科学、选定坝基之优良、枢纽布置之合理而广受赞誉,张超然院士在坝基验收会上曾说:“长江设计院地勘工作非常出色,现在揭露的地质现象与原来前期工作,非常吻合!”每每想到此,设计院人莫不欣慰而又感慨良多。

文章作者:刘冲平 魏雨军 黄孝泉责任编辑: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