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盛世兴水 润泽神州

我国加快建设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纪实

盛世兴水,润泽神州。

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我国水利事业进入了大投入、大建设、大发展的新时期。

2015年,全国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加快推进,新开工项目28个,超额完成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再开工27项”的任务。

一年开工28项重大工程,新增投资规模1187亿元,这在我国水利发展史上是少有的。

至此,国务院确定的172个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已开工85个,在建工程投资规模8000亿元以上。其中12项工程基本建成,并开始发挥效益。

立足国情,加快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建设 

我国水资源时空分布极不均匀,水旱灾害频发,这是自古以来的基本国情水情,它决定了治水兴水对中华民族生存发展和繁荣兴盛至关重要。

当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大力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加快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期,对水安全保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然而,现实中我国人多水少、水资源短缺、洪涝灾害频发、水环境污染等新老问题越来越突出,水利设施薄弱成为国家基础设施的明显短板。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保障国家水安全发表重要论述,明确提出“节水优先、空间均衡、系统治理、两手发力”的新时期水利工作方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又把“水利”列为基础设施建设之首,把防范水资源风险纳入风险防范的重要内容。

重大水利工程是水利基础设施体系的骨干和关键,在保障国家水安全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基础性作用。

2014年5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在继续抓好中小型水利设施建设的同时,集中力量有序推进一批全局性、战略性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分步建设纳入规划的172项工程。

这是中央深刻认识我国基本国情水情做出的重要战略部署,也是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发展、补齐水利基础设施短板采取的一项重大举措。

它是保障国家防洪安全的需要。我国大江大河中下游防洪区涉及4.8亿人口,经济总量占全国的50%以上。经过多年建设,防洪能力明显提高,但一些大江大河及主要支流防洪控制性枢纽工程尚未建设,一些河段堤防防洪标准低,迫切需要建设一批江河治理和防洪控制性枢纽等工程,增强防御洪涝灾害能力。

它是保障国家供水安全和生态安全的需要。目前,我国资源性、工程性、水质性缺水并存,全国657个建制市中近一半存在不同程度缺水,还有一些城镇供水水源单一、保障程度低,迫切需要建设一批引调水和水源工程,提高供水保障能力,同时退还挤占的农业与生态用水。

它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需要。为保证“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需要在升级改造现有灌区的基础上,在东北平原、长江上中游等水土资源条件较好地区,新建一批大型灌区。同时,我国目前的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为0.532,农业节水潜力较大。

在这样的现实需求下,重大农业节水工程、重大引调水工程、重点水源工程、江河湖泊治理骨干工程、新建大型灌区工程等建设全面提速。多年想干而没有条件干的工程能够干了,几代人企盼的梦想和愿望可以实现了。

统筹协调,以全新理念建设现代工程 

重大水利工程,事关全局,影响长远,如何建好至关重要。

既要加快进度,更要确保质量。工程建设时间紧、任务重,各级水利部门将其作为重要政治任务,举全行业之力,各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全力支持。

精简审批,加快前期,严格执行“三制”,强化质量管理,实行终身负责,建设按月调度,加强现场督导,关口前移、源头治理。

以全新理念建设现代工程。每一项工程从前期规划论证,到工程建设管理,都认真践行新时期水利工作方针和“确有需要、生态安全、可以持续”原则,统筹把握好节流与开源、水资源开发与保护、流域与区域、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并在规划设计审查、工程建设监理和竣工验收等各环节严格把关。

节水优先。将节水、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作为实施重大水利工程的前提,特别是引调水工程,受水区首先要落实节水措施,务必做到“先节水后调水,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

民生为本。工程建设在强调水资源综合利用的同时,注重以人为本,把民生放在突出位置。总投资186亿多元的贵州夹岩水利枢纽工程,上世纪50年代开始规划,主要以发电为主。如今考虑当地群众生活生产用水困难、生活比较贫困,将工程规划目标调整为以城乡供水和农田灌溉为主,兼顾发电。

注重生态。兴建每一个工程,都确保生态安全,尽量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和破坏。如所有枢纽工程都考虑留有河流生态基流,有的还设有鱼道等生物保护设施,有的工程本身就是以生态功能为主,如牛栏江—滇池补水、引嫩扩建工程等。

创新机制。水利工程具有很强公益性,建设周期长、盈利能力弱,必须坚持政府主导,但并不等于政府包办。坚持政府、市场“两手发力”,加强银政合作,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拓宽融资渠道。2015年3月,水利部联合发改委、财政部出台了《关于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运营的实施意见》,对建立健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机制作出明确规定。

新思路,铸就新工程。筑坝建库蓄水,固堤建闸拦洪,修渠挖洞引水,改造灌区节水——一个个项目加快实施,一座座工程拔地而起,功能综合,生态良好。

惠及民生,工程综合效益初步显现 

重大水利工程,堪称“水利巨人”。待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全部建成后,将带来巨大的预期效益:

——新增年农业节水能力260亿立方米,相当于新建260座库容1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

——增加年供水能力801亿立方米,相当于4个多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的水量。

——新增总库容约565亿立方米,其中防洪库容约226亿立方米,比三峡水库的防洪库容还多。

——新增灌溉面积约7876万亩,相当于再造7个都江堰灌区。

虽然还未全部开工,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已经带来实实在在的现实效益。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全社会水利管理业固定资产完成投资6461亿元,同比增长23.3%,比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幅高出10个多百分点。

在国家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形势下,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对扩内需、稳增长作出了重要贡献。

扶贫惠民助推贫困群众全面奔小康。已开工的85项工程,有60项在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青海“引大济湟”工程,新增“旱改水”农田100多万亩,解决了青海东部城市群300万人饮水安全以及工业、农牧业和生态用水。

改善生态实现人与自然和谐。滇池是昆明的名片,为整治滇池黑臭污染,国家实施了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目前已累计向滇池补水10.71亿立方米。稳定优质的水源,配合环湖截污等措施,有效促进了滇池水环境的改善。

促进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以2014年开工的新疆喀什地区叶尔羌河防洪工程为例。千百年来,叶尔羌河沿岸240万各族人民饱受水患之苦。每年汛期流域内 90%以上的农村劳动力上堤砍树防洪。自中央投入140多亿元根治千年水患后,沿岸各族群众告别了砍树上堤防洪的日子。

加快推进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任务依然繁重而艰巨。“十三五”期间,还要开工87项,而且很多工程前期论证更为复杂,建设难度更大。

随着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的如期建成,届时我国将形成布局合理、生态良好,引排得当、循环通畅,蓄泄兼筹、丰枯调剂,多源互补、调控自如的江河湖库水系连通网络,为国家防洪安全、供水安全、粮食安全、生态安全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和保障。

文章作者:张雪 周文凤 张粼粼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