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记者走基层

碧水青山映三峡

——秭归水土流失综合治理走笔

编者的话:11月中下旬,本报记者随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水利报、湖北日报等多家媒体,深入三峡库区、丹江口库区、革命老区等地,回眸湖北省“十二五”水保巨变、展望“十三五”美好前景。

湖北省水土流失状况在长江流域19个省份中排名第三,其水土流失面积占区域国土面积的五分之一。“十二五”期间,湖北省投入资金90亿元,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2万平方公里,并将水土保持工作与共抓长江大保护、确保一库清水永续北送、帮助贫困山区群众脱贫致富、建设生态湖北紧密结合,涌现出了一批生动案例和先进典型,人民长江报特开辟“重塑青山看荆楚”栏目,开展系列报道。

 

秭归——三峡库首第一县,自古就有“八山半水一分半田”之说,秭归人在人均不足1亩的土地上辛勤劳作,换来的是严重的水土流失和仅能果腹的当家粮。

穷则思变,差则思勤。“十二五”以来,为切实做好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修复长江生态系统,助推长江经济带开放开发,秭归县按照创新发展的理念,将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与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精准扶贫、旅游发展等相结合,不仅有效改善了库区水土流失状况,更为当地百姓插上了脱贫致富的翅膀。

五指成拳 统筹山水林田路

11月23日,记者来到秭归县郭家坝镇,只见在三峡库区岸边一片整齐的梯田上,一个个诱人的脐橙挂满枝头,一条条整齐的道路穿梭田间,一根根微润灌管道深入根系,好一幅醉美田园图。

秭归县郭家坝镇党委副书记覃德富介绍,记者所在的烟灯堡村,原来是一片坡地,村民常年以种植脐橙为生。由于坡度大,植被覆盖差,一遇暴雨,泥土裹挟着肥料直接进入山下库区,不仅土地肥力明显下降,更严重威胁库区水质。

2010年,秭归县水利水保、农业、交通等多部门整合500万元资金开展综合治理,由水利部门投资开展坡改梯,把坡地砌成石坎地,修建蓄水池、布设沉沙池、建排水沟,并铺设了林间微润灌设施,进行施肥和精准灌溉;农业部门联系华中农业大学,提供优质脐橙苗木品种,将原来的“罗脐”品种改为反季节品种“伦晚”;交通部门负责修整道路,改善运输条件……各个部门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使村里的种植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由于实施了综合整治,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控制,土壤肥力明显增强。”据秭归县水土保持局局长周祖新介绍,郭家坝镇以往一平方公里水土流失达3500吨,现在已降到500吨以下。特别是微润灌设施让水肥精准直达根系,有效避免大水漫贯引发的水土流失和面源污染。

也就在同一年,村里成立股份制合作社——丰悦合作社,将200亩坡地从70户农户手中流转到合作社,变碎片化管理为集中式管理。除了每亩1000元的流转费之外,合作社所得收益的50%分给农户。农户还可以在合作社打工,有效减少了对周边山坡林地的扰动。

丰悦合作社理事长刘国华告诉记者,目前种植的“伦晚”脐橙,每年4月成熟,每斤可买到4元,相比传统脐橙,每斤高出3元。“按照每亩5000斤的收成,现在一亩地可收入2万元,超出过去收入的3倍!” 看着满园的脐橙,刘国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喜悦。

据介绍,“十二五”期间,面对水土流失严重、国家投入有限的困局,秭归县探索出了“政府主导、规划引领、项目集合、社会参与”的治理模式,整合财政、发改、水利水保等部门项目资金,按照“山水林田路、拦截蓄排灌”整体规划、综合治理的思路,治理区基本形成了乡村公路与田间路、生产路相连的立体交通网络,排(灌)水沟与蓄水池、灌溉管道相通的综合排灌体系,水平梯田与植物篱、经济林互补的科学防治模式。

据水土流失动态监测数据分析,实施多部门综合投资治理的小流域,当年植被盖度可达5%左右,进入丰产期经济林植被盖度可达70%以上,水土流失量每年净减少200多吨。与此同时,群众生活水平也显著提升,2015年,秭归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达8062元,与2010年相比增长了1.9倍,年增幅达13.87%,治理区74%的村每年人均纯收入高于全县平均水平。

变废为宝 弃渣弃土循环用

11月23日,记者在秭归县三峡库区岸边看到,一个废弃的水泥厂里,堆放着3万立方米弃土弃渣,为香溪公路大桥建设项目的五个弃渣场之一。

总投资约21亿元的香溪公路大桥是湖北省公路领域首个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建成后将把长江三峡、神农架、武当山等黄金旅游区以最便捷的路线串为一体。然而,香溪公路大桥开工建设没多久,有群众举报工程建设单位把工程弃渣抛入三峡水库之中,影响了库区水环境。引起了宜昌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在年度电视问政中,勒令严肃整改。

香溪长江大桥建设协调领导小组随即下令禁止各施工单位不得随意倾倒、挖掘、堆砌土石,同时请长江委长江流域水土保持监测中心站对工程水土保持方案进行优化,通过“绿色施工”打造“绿色工程”。

“由于受地理条件限制,周边并无宽敞的弃渣场地可供容纳较大方量的工程弃渣,这成为工程建设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据工程建设方秭兴公司董事长王勇介绍,在秭归县领导多次协调下,最终寻找到5处合适的弃渣场地,同时积极探索弃土弃渣分类处理、再次利用。一方面,将弃渣提供给周边乡镇和工矿企业,用作水泥生产等工业原材料;另一方面,将弃渣运往下游城市,用于堤防护坡建设。“整个工程总弃渣量将近100万立方米,工程本身回填使用约30%,资源化利用占了55%。也正因为这种科学利用,设计方案中选定的5个弃渣场,总共也只用了3个!”

在执法过程中,当地水土保持部门也充分认识到,对于三峡库区的建设项目水土保持工作,不仅要建立有效的巡查制度,严格监督水土保持方案的落实,还必须因地制宜,有序引导,为破解人为水土流失难题提供科学方案。秭归县水土保持局局长周祖新介绍,目前,该局针对库区建设项目水土保持工作,建立了重点巡查制度。如针对香溪长江公路大桥及其配套项目,每周巡查一次,每月进行一次情况通报。

据悉,“十二五”期间,秭归县将水土保持方案审批作为发改部门项目立项审批的前置要件。五年间共审批方案76家,方案审批率达100%。对不主动承担法律义务,不及时缴纳水土保持补偿费的业主,启动行政执法程序,付诸法律手段强制执行。五年来,秭归县水土保持补偿费征收年年上台阶,今年又新增审批方案6个,征收水土保持补偿费达152万元。

治山治水 富裕三峡百姓家

作为三峡库区重镇,“十二五”期间,秭归县被国家确定为新阶段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国家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县。

面对长江经济带开放开发和国家扶贫开发攻坚重大机遇,秭归县确定了“治山、治水、治贫”的总目标,先后开展了“长治”、长防林、天然林保护等水土流失综合防治工程,按将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与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旅游业发展和精准扶贫相结合,实现了降低水土流失与区域经济社会协同发展的目标。

据统计,“十二五”期间,全县综合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00多平方公里,水土流失治理度达90%。据卫星遥感解译,1982年,全县水土流失面积2030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83.6%,年水土流失量达1244万吨,截至2015年底,全县水土流失面积1116.96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46%,年水土流失量为266万吨,年泥沙进入三峡库区量减少978万吨。

2013年,三峡工程后续规划实施,3年来在秭归投资达3800万,已对4个乡镇3000亩坡耕地开展了高标准建设。据介绍,在建设过程中,秭归县将项目区水土流失治理与群众生产生活愿望有机结合起来,如在坡改梯中,除了布置排水沟、沉沙池及人行通道以外,还专门设计了部分横向田间运输通道,以方便柑橘采摘后运输,节省了人工背运的成本,帮助项目区群众实现企盼已久的心愿。

项目区村民王祖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往他家柑橘成熟后,经人采摘送到销售商手中的采摘及背运人工工资就花去5800元。项目实施后,修通了他家柑橘田里的作业道路,节省人工背运工资至少在3500元以上,再加上农药肥料运输等,每年至少节约开支在4000元以上。

秭归县水土保持局综合治理股长吴勇前告诉记者,居住在秭归县水田坝乡的姜从枝一家,原本准备放弃村里十几亩脐橙地,到深圳子女家去养老,后来看到交通条件得到巨大改善,各项基础设施得到显著提升,毅然决然留在当地继续种植脐橙。吴勇前感慨地说:“我们深切地体会到,水土保持项目在规划治理水土流失的同时,只有紧密结合治理区群众的需要和利益,才会呈现勃勃的生命力!”

三峡库区的水土流失状况,直接影响着三峡工程的可持续运行和良性发展。库区城镇只有按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抢抓国家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的绝佳机遇,科学开展水土流失综合治理,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才能使这片绿水青山产生巨大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永葆三峡水库的生机与活力。

 

文章作者:杨亚非 贺俊 覃勇 王军责任编辑:贾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