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记者走基层

【“聚焦驷马山引江工程”系列报道之三】敢叫江水高处流

——安徽省驷马山引江工程管理处服务灌区侧记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安徽驷马山引江工程以长江乌江镇附近的乌江站为渠首,沿途多级提水,实现“水往高处流”,将长江水提送到扬程达41.8米的江淮分水岭和东部的丘陵高岗区,解决了安徽省最缺水地区的农业灌溉和农村饮水问题,实现了灌区服务百姓的承诺。

一个能吃苦的集体

驷马山引江工程为皖苏两省4市10县区农业效益提升提供了保障,而实现这种保障的却是灌区的守护者们。驷马山工程自运行以来,滁河几遇超历史的特大灾害,但严格的工程管理制度,规范的操作程序,不仅确保了水利工程的安全,更保证着滁河的安澜。

“防洪抗旱是我们水利人的责任,汛情旱情就是我们出发的命令!”全国水利优秀干部、驷马山工程管理处原主任丁吉岷说。

2008年7月,滁河流域遭受特大暴雨袭击,突如其来的洪水,使滁河干支流发生各类险情167处,险情最大的大同圩龚庄堤段滑坡长达200余米,宽阔的堤坝被洪水泡松、拍散,滑坡塌方不断,堤坝最窄处竟然只剩下一米宽。为了减轻滁河下游的防洪压力,驷马山管理处及时调度,关闭襄河口闸,滁河洪水向下游泄洪流量从315立方米每秒减少到126立方米每秒。

为保证上中游安全,驷马山管理处水情测量做到一小时一报,并派专人24小时观察巡视闸门,随时调整启闭高度。科学的调度,使滁河上中游来水量的五分之四经驷马山分洪道得以分泄,乌江节制闸共下泄洪水6亿立方米,约占襄河口闸以上总来水量的80%,分洪直接减灾效益约8亿元。

一个乐奉献的集体

“我奉献,我快乐”。这快乐,融化了几代驷马山水利人的艰涩与辛劳。

每到春灌急需用水时或抗旱关键期,驷马山灌区不坐等各县上门要水,而是多次主动派人深入灌区对灌区水源、农作物结构、地方配套水利设施等情况进行全面的调查和指导,及时发现并与有关县市方面解决属地方管理的涵闸、堤坝严重跑水、漏水问题,多的时候能减少10多个流量的供水损失,大大提高了水的利用率。

根据农民的用水需要,他们还指导缺水严重的地区成立农民用水者户协会,并以低于供水成本的优惠水价首次向会员户直接供水,缓解旱区的燃眉之急。

张家友是驷马山引江工程管理处一名普通的工人,多年从事防汛抢险工作。他不只是下雨天往外跑,而且是哪里危险去哪里。1991年长江大水,根据工作需要被派往安庆处理江堤险情、抢险堵漏,一去就是40多天,囫囵吃饭、囫囵睡觉,而手里的活计却是那么扎实。

2013年大旱期间,抗旱第一阶段结束后,职工们已十分疲劳。为完成抗大旱抗久旱任务,管理处不惜承担违约损失,在抗旱第二阶段关键期紧急调回外派从事多种经营人员,充实抗旱力量。职工们说:“我们自身虽受点损失,但能了却农民盼水等水的焦渴心情,值!”

驷马山工程管理处主任杨月明说:“支撑住灌区一片天地的是我们的基层工作人员,他们凭借着一份责任,守护着灌区每一寸土地。”

一个爱钻研的集体

技术就是生产力,依托技术革新和科学实验工作,驷马山引江工程管理处轴流泵叶片改型、断流装置的研究和改进、切岭滑坡治理、清污机研制等科研工作开展的生气勃勃,可持续发展之路越走越宽。

围绕科技创新,一批青工在实践操作中成长为技术骨干,“全国技术能手”、“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孙国永就是近年来快速成长起来的青年技术员之一。孙国永是驷马山灌区乌江站的一名普通技术工人,1992年由安徽省水利技工学校毕业后到乌江站工作。2006年2月,他获得安徽省泵站运行工技能竞赛冠军,5月又获得全国泵站运行工技能竞赛冠军。10多年来,他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勤奋学习,努力工作,乐于奉献,在乌江站技改工作中勇挑重担,迎头赶上,快速成长为支撑泵站健康发展的技术能手。

“传、帮、带”是完成技术接力最有效也是最基本的方法。乌江站赶在老师傅退休或离岗之前,采取一系列的办法,让他们把积累的工作经验传递给青年工人。每位老师傅带一个青工,签订师徒合同,承担帮教任务,同时指定要实现的具体目标。

通过长期培训和教育,职工素质不断提高,形成“上下一条心忙生产、比技术、创增收”、“处兴我荣、处衰我耻”的风气。

文章作者:陈松平 王春夏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