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记者走基层

跨越三关润荆楚

——湖北小农水重点县建设之道


    
    本报记者 彭理 周瑾

“这是小农水养出来的果子,你们一定要尝尝。”湖北秭归县王家垭村村民宋士恒,喜不自禁地捧着一篮刚摘下的新鲜柑橘,逐个塞到近日前来检查小农水建设的工作人员手中。日前,湖北省在建小农水重点县2013年度项目的中期检查全面完成,各地群众普遍反映小农水带来实惠,对新一批重点县竞争立项热情高涨。自2009年第一批小农水重点县立项至今,湖北省水利厅屡出新招,严把立项、建设与管护三关,在荆楚大地上打造出一百个精品项目县,成功突破制约农业发展的瓶颈。
    慎挑细选 好“钢”用在刀刃上
    立项,是小农水重点县建设的第一道关卡。名额有限,如何选择最适合的项目县,湖北摸索出一条新路。
    “我们的小农水重点县立项,采用电视直播评审全过程,不容半点弄虚作假。经过严格的竞争评分标准,任何一个环节的工作不到位,都会影响竞争成绩。”湖北省水利厅农水处副处长王煌介绍,根据2010年出台的《湖北省小农水重点县竞争立项暂行办法》,评委团将各地绩效考评、年度验收结果与竞争立项、资金安排等直接挂钩,以综合评分的方式择优定点,并引入激励约束机制,严格把握立项关口,杜绝鱼目混珠。
    首创电视直播评审,使小农水重点县立项更加公开透明。2013年8月28日,湖北省电视台记录下第五批中央财政小农水重点县竞争立项全过程,通过专家综合评审打分,最终确立22个重点县。然而,此次势在必得的宜昌远安县却榜上无名。
    远安在2010—2012年作为第二批重点县试点,获得财政投入近6000万元,小农水项目做得扎扎实实,这是新一批重点县立项评审的重要指标。本以为再度入选问题不大,结果却出人意料,工作人员甚至怀疑分数统计失误。经过核查,才知道原因出在工程计划书上。专家提出,计划书不够翔实,缺乏说服力。远安县代表不好意思地说:“汛期太忙了,计划书仅是几个水利局的同志临时加班拿出来的。疏忽了这个环节,我们输得心服口服,第六批一定争取上。”
    “遴选环节的谨慎和严格,不仅仅是规范建管程序的问题,还增强了资金的投入和使用效率。”王煌对竞争立项机制带来的效果较满意,“竞争立项提升了地方领导的重视度,许多地方以县委、县政府名义出台一系列建管、宣传等政策措施,(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从政府层进行谋划,为重点县的建设打下好的基础。全省各县更是积极争取每个得分环节,狠抓实干,形成你追我赶的热闹场面。”
    火眼金睛 工程建设不走“形”
    湖北随州灌区的一条在建的田间主水渠边,省水利厅检查组突然前来,发现水渠的垫层厚度不达标,理应返工整改,然而表层混凝土刚刚浇灌完成,此时返工,将造成很大浪费。考虑到并不影响使用,检查组决定允许其继续施工,但扣除部分拨款作为惩罚,扣减下一次立项申请时的评分。
    2012年,鄂南某县入选第三批重点县项目,获得财政投入1600多万元。一年后,在年度项目省级验收中,检查组发现其资金管理、材料采购、工程质量存在问题。“检查组立即提出整改,并几次现场督办,作为惩罚,此县最终与重点县资格失之交臂。”王煌说,“严格考评验收机制,首先要求对年度项目出现的问题整改到位,该罚的绝不手软。”
    工程不是花架子,建设不能做样子。类似这样不通知业主的突击“飞检”,在近年来的湖北小农水重点县建设中已成常事。各地都见识到检查组的火眼金睛,工程质量与进度丝毫不敢松懈。
    小农水项目普遍规模不大、施工现场分散的实际,促生出由群众、政府、专业监理构成的三级质量监督体系,并充分发挥群众作用。例如,由受益村推选出群众监督员,每天在施工现场“挑刺”,项目资金拨划也须先由群众监督员签字。
    每次项目审查,湖北省水利厅、财政厅组织规划、水工、概算、资金管理、建设管理等各方面专家,对技术方案和标准文本进行认真审查,修改完成并经专家签字确认后,才能正式上报,并督促各地做好三年建设规划、当年技术方案编制等工作,确保了设计质量。
    对重点县建设暴露出来的各类问题,湖北省水利厅逐一建立台账,跟踪督办整改。2013年验收后,便对4个县发出整改通知。数月后,再次组织6个检查组,对全省第一至第四批重点县的资金使用管理、遗留问题整改情况和项目实施情况进行检查和督办,确保重点县建设不变样走“形”。
    产权“移”民 管护优先效益长
    “这件事情办对了!”秭归水务局局长向阳认真地跟记者算着一笔水利帐,“实行以奖代补后,农民更积极了,每建一口水池,除国家补贴外,还吸引农民投资约3000元,建管问题也解决了。”
    原来,早在2011年,湖北秭归县入选为第二批重点县,政府通过统一招投标,使大力气“集中办水”,为农户修建雨洪积蓄池。每建一个20立方米的田间水池,材料、人工,包括配套管网,投入近7000元。然而“建水的不用水,用水的不管水”,农民参与积极性不高,管理主体不明确,政府建管过程中矛盾多,水利设施综合效益低下。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转变农户意识。第二年,秭归县开始想办法,实行奖补政策,政府铺设管网,由农民自己投工投劳修建自家小水池,验收达标后每口水池财政奖补3000元,并将产权移交给农民,引导农民自主管理。小农水建设真正变成农民自己的事,这样一来,受益主体就成了建设主体,彻底解决了建管分离的矛盾。
    湖北省在全国率先出台了农村小型水利设施管护机制改革意见,并将每年由省财政筹措4亿元资金用于管护,同时将工程管护和运行情况与每年的验收、立项直接挂钩,关口前移,进一步确保了工程项目的长效运行。红安县、宜都市坚持“先建管护机制,后建工程”,通过土地流转,建立起“企业+合作社+农户”的利益链接机制;武汉市蔡甸区给水利专管员统一配发“蓝马甲”制服,落实了管护责任。
    “经过四年多的探索和实践,我省小农水重点县建设成效明显,但也存在投资规模和三农需求相比差距较大,建后管护任务繁重等问题。”王煌表示,湖北将继续拓展重点县覆盖面,充分发挥工程整体效益,实现小农水重点县建设的更大跨越。

文章作者:彭理 周瑾责任编辑:张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