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长江报社主办
首页收藏联系我们
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长江 > 水与城市

神秘的拉斯梅朵

  长江源头美丽的青海玉树草原,有一个叫拉斯梅朵的神秘之所。未见拉斯梅朵之前,就听到了许多关于她的许多传闻。7月中旬的一天,终于来到这里。拉斯梅朵,藏语的意思是鲜花盛开或仙女下凡的地方,是青南高原一个古老的藏族村落的名字。传说中的拉斯梅朵像一位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处子,蒙着朦胧的面纱,在那遥远的雪域净土静静地守望了百年。

拉斯梅朵的魅力来自大自然的特别眷顾,也来自一个高贵灵魂的格外呵护。这个有着300多户、1300余人的古藏族村落,在雪域高原一隅,演绎了颇有传奇色彩的百年历史。

拉斯梅朵地属称多县拉布乡,通称“拉司通”,距玉树州和称多县城均为70余公里,是国家3A级旅游景点、县上重点保护和打造的民俗文化村。这个村古老的砌石建筑艺术和民族民间歌舞堪称一绝。2002年,被国家文化部授予“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称号。

溯通天河而上,沿途风景别开洞天。河两岸花草茂盛,鸟雀鸣啭,使人感受到青南高原上一种少有的温润和清爽。依山而建的村舍皆以石板叠垒而成,古朴别致,久经风雪侵袭,愈加稳健、执著、淡定。忽见一座古老碉楼雄踞山巅,转过山嘴,就到了拉斯梅朵。

站在村头仰首北望,见一道逶迤若游龙的山脊上,经幡飘曳,几处古堡遗址的断垣残壁,见证着历史的风雨,岁月的沧桑。这使人很容易联想到欧洲一些地方山巅上的古堡遗址,透射着那种苍凉浑厚、穿越时空的古典美。

走近拉斯梅朵,走近了一方雪域绿洲。蓝天,白云,河流,绿野,村落。拉斯梅朵依山傍水,安宁祥和,静卧在八月午后的阳光里。南北山岗如两扇打开的绿色屏风,山坡河谷野花缤纷。紫堇草紫气氤氲,革叶蒿白如雪浪……村庄内外,杨柳掩映。尤其是那一棵棵挺拔的白杨,像一片温馨的襁褓,呵护着拉斯梅朵那个古老的向往绿色的梦。南面山脚下,坐落着建筑风格独特,至今已有近600年历史的格鲁派寺院拉布寺。峭壁上一处石堡,据传是拉布寺十三世活佛闭关修行十多年的遗迹。山下,近千米的经桶长廊,堪称拉布寺一绝。寺院对面山峰酷似一头大象,象鼻正好垂落在拉布河畔,呈大象吸水的瑞相,被奉为拉斯梅朵神山。拉布河波光粼粼,一路欢畅,带着花香鸟语,奔向山外的通天河……

这一抹美丽的绿色,还源于100多年前拉斯梅朵的一位绿色使者,他就是人们至今还在念念不忘地传颂着的一位德高望重的活佛——嘉央·洛松尖措。

一百多年前,嘉央·洛松尖措就任玉树州称多县有名的拉布寺寺院住持。据说这位活佛当年赶了500头牦牛从800公里远的西宁、湟源等地驮来了树种。当时,一头牦牛驮着四株树苗。每一株树苗、根须用泥土包着,然后再裹一条牛毛毡把它捆绑起来。白天驮在牛背上,晚上扎营休息时,浸泡在水里。说是一个驮队,但只有5个人。荒草野滩,路途遥远,为防御路途中土匪和强盗的袭击,每次出行,总管都要带着一把长枪和一把短枪。护送人员的任务繁重,一个人要看管好100头牦牛。就这样,活佛和喇嘛们风餐露宿,步行100天才把这些树苗驮到了拉布寺。活佛曾有过两次这样破天荒的壮举。或许是寺僧们的诚意打动了上苍,从西宁驮来的2000株树苗竟奇迹般地在第二年里吐出了新枝嫩芽。拉布寺当时有800僧众,活佛说了,种树是造福后代的大事,为此特令众寺僧每人每年种树15棵,并形成制度沿袭至今。从此,白杨树才在玉树草原安家落户,繁衍不息。当时,也有人在埋怨说,别的活佛从外面回来带给寺院的是金银财宝,而我们的活佛却从外面带回来的是烧火棍。可是过了若干年后,感念这位活佛的信徒才感慨地说,嘉央·洛松尖措活佛带给他们的是子孙后代享之不尽的活财宝。

自从嘉央·洛松尖措活佛在拉布寺种下第一棵白杨树后,寺僧们再也没有中断过植树造林的习惯。包括拉布寺所属的教民们也始终保持了种树的传统。解放后,政府号召植树造林,玉树地区几乎所有的树种都是拉布寺提供各地的,因此拉布寺便有了“绿色宝寺”的美称。

人们为了纪念这位高贵的绿色使者,在村上还新修建了江雍洛桑尖措的纪念馆,里面陈列着他和他的驮队当年驮运树苗时使用过的驮具和生活物品。这些物件记录了那次超常的创举和旅途的艰辛。

阳光下的拉斯梅朵,静如处子。这座藏族村庄淳朴的气息可闻可触。村道两旁,百年古杨粗可盈抱,树叶在微风中絮语,好像叙说着久远的故事。古道边残留的青石板路面依稀可辨,上面叠印着岁月的屐痕。赭红的石板垒砌的院墙,汉式泡钉门扇,藏式石屋碉楼、绘彩窗户,看上去俨然一幅质地粗粝、色调浑厚、寓意隽永、时光久远的版画,令人回味无穷。

文章作者:孙爱霞责任编辑:彭理